朱鎔基在愛爾蘭的言論辱沒了「清官」二字

【明慧網2001年9月6日】在江澤民當道的中國,貪官遍地,暴吏橫行,穢行泛濫,而江澤民本人可以說是貪官、暴吏、和穢行的三個代表。在如此的政情世態中,飽經滄桑的朱總理已不復當年的意氣風發,慨然嘆曰:將來卸任後能被人民稱為清官,余願足矣。

可是朱總理日內在愛爾蘭關於法輪功的言論實在是辱沒了「清官」二字。

所謂清官,不僅要為政清廉,不貪不佔,更要為民作主,不畏權貴。在史冊的循吏列傳中,不乏清官為了一方百姓的疾苦和冤屈,私自減免租役或嚴懲污吏劣紳。他們為民請命而不惜身家性命的行為才真正配得上「清官」二字。

在今天的中國,嫉賢妒能的江澤民因為對法輪功和李洪志先生的巨大道德感召力的恐懼,對信仰真、善、忍的無辜百姓大打出手,時至今日,已造成至少270人被迫害致死,數萬人被非法關押在勞教所遭受酷刑折磨,難以計數的人被綁架到洗腦班遭受迫害。江澤民對法輪功群眾的迫害是自文革以來最大規模的一次殘害百姓的政治運動。我們想請問朱鎔基先生,作為反右和文革的受害者,作為一國政府的總理,當如此多的善良百姓受到如此殘忍的迫害的時候,你應該保持沉默嗎?你難道沒有責任為百姓的冤屈而大聲疾呼嗎?可是此番出訪愛爾蘭,你不但對殘害百姓的犯罪行為視而不見,反而對兩年來受盡殘害的法輪功百姓惡言相向、落井下石。當這些普普通通的百姓聽到你在海外的高談闊論時,在他們質樸的心中,你更像包青天呢,還是更像秦檜那樣的惡徒奸臣呢?

當兩年前4.25萬名法輪功群眾向你申訴他們遭受的不公正待遇的時候,你聽取了他們的要求並立刻給予解決,你當時做了一個大國總理應該做的。可是當這件事成為你和江澤民的權力鬥爭的一個籌碼時,你為了個人權爭的一時得失,逃避自己的職責,對文革式的害民運動默不做聲。這難道是一個謀求「清官」聲譽者之所為嗎?近日當你重複了江澤民對法輪功的詆毀後,在愛爾蘭受到了當地一些非法輪功民眾的「漆淋蛋雨」的「歡迎」,你是不是應該想一想這是為甚麼? 你難道能問心無愧嗎?(‘漆淋蛋雨’指此番朱訪愛爾蘭期間發表誹謗法輪功言論後,朱的座車遭到非法輪功抗議者投擲紅油漆蛋及生雞蛋。)

當然,我們都清楚,朱鎔基總理有自己的苦衷。在日本訪問期間,朱總理也曾訴苦說:我所遭受的不公非人所能想像。在法輪功這件事上,朱總理一定也承受著來自江澤民的淫威。心虛的獨裁者犯了罪之後,總會強迫別人加入犯罪的行列,從而分擔並維護自己的罪惡。然而在強權和壓力面前,每個人仍有自己的抉擇,這抉擇完全是當事人自己做出的,將來也必須完全為自己的抉擇負責,不可能有任何其它的藉口。特別是在這個歷史時刻身居總理之位而面對大善大惡之選擇者,或同流合污罵名千古,或拍案而起名傳青史。

如今,江澤民的政治生命已行將結束,他對善良百姓的犯罪一定會使他在不久的將來受到正義的嚴厲審判。而法輪功經過這場魔難洗禮之後,一定會成為一個全球性的信仰而傳之久遠。這個時期每個人的善與惡、正直與卑劣都將真實地被歷史記載。請朱總理仔細權衡一下:為了一時一世的權力鬥爭得失而侮辱自己的人格和良心,這樣做值得嗎?莫非江門權貴一般黑,區別只在五十步?

其實江澤民強迫別人犯罪是從生命的本質上毀滅著他們,因為對宇宙大法的一念就會定下一個生命的永遠。大法弟子們不惜身命地向世人講真相就是在捨盡自我地挽救世人,包括你朱總理。當你重複著對這些正在挽救你的修煉者的誹謗時,你在將來有何顏面正視自己的作為呢?

朱總理在愛爾蘭保證要過問被非法關押、摧殘的留學生趙明的情況。中國江澤民政府中是否還有言而有實、言而有信者,全球法輪功學員及所有關心支持法輪功學員信仰自由權利的政府、組織和善良人們對此事拭目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