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奇的力量使我堅定了對大法的信念

【明慧網2001年9月6日】98年夏天,我們全家回中國探親,見到我婆婆時,我發現她與數年前簡直判若兩人。過去的她,體弱多病,是有名的「藥罐子」。現在的她,面色白裏透紅,顯得比五年前還年輕。我驚訝地問道:「幾年不見,是甚麼改變了您?」她說:「是法輪功,這個功法太好了,你們都應該煉。」

我先生從婆婆那裏拿了一本《轉法輪》回來。他很有興趣地一氣讀完,立刻被書中博大精深的法理深深吸引住了。第二天清晨他去了附近的街心公園學煉法輪功。回美後他就開始修煉了,並常勸我與他同煉。我想起當年在南京時也練過氣功,由於沒恆心,沒堅持下來。因此對他的勸說無動於衷。他看勸我不了,就常帶我去參加一些弘法活動。一次是在當地的一家書店,另一次是在費城唐人街一家書店裏。在那裏觀看了一部台灣拍攝的有關法輪功的錄像,同時還聽了幾個學員談他們修煉的體會。其中印象最深刻的是一位醫生對法輪功的探討,他從醫學的角度出發,闡述了法輪功為何能使人身心健康的道理。使我第一次萌發了想煉法輪功的念頭,但並未向先生表明。那天晚上我悄悄走進他的煉功房,學著他的樣子將雙手舉過頭頂,一秒又一秒,這短暫的時刻感覺那麼漫長而難熬,堅持了三分多鐘,走出來對兒子說:「這功沒練頭,好長時間也沒變化,胳膊也舉得酸酸的。」從此將煉功的事丟在一邊。

去年五月,去醫生處體檢,說我血壓偏高,叫我一月後去複查,複查的結果比第一次還高,醫生要我吃藥,我一向討厭吃藥。先生說:「法輪功有神奇的效力,很多血壓高的人煉功後血壓降下來了,而血壓低的人煉功後血壓升高到正常了,你不妨試試。」我心中納悶:以往我血壓一向很正常,難道有一種無形的力量在驅使我走上修煉之路嗎?看來是我該開始修煉的時間到了。每晚我看電視對先生的煉功也是一種干擾,還不如和他一起同修吧,就這樣我正式開始修煉法輪功了。

開始時,僅是練練動作而已,偶而也看看書,對老師講的,要重德,做好人,與別人發生矛盾時,首先要找自己有甚麼不對的地方,這些道理我都很贊同,但也有許多東西我還不信。看到其他同修都如此堅定實修,也只是心中佩服而已。今年五月的一天,我下班回來,發現我家門前我的停車位被別人佔據了,無奈我只好將我的車停到離家稍遠處,臨下車時心想,「這人真不自覺,怎麼把車停在我的位置上?」這念頭剛一閃過,我的右手食指被車門重重地砸上了,那車門來得速度之快,力量之猛都是我措手不及,難以迴避的,這與我平時的行動極不相符。為甚麼會這樣呢?這力量來自何處?我立刻意識到我剛才的一念是不對的,我是修「真,善,忍」的,剛才那一念「善」又何在?低頭看見血從指甲縫中滴落下來,疼得鑽心,心裏明白「吃這一點苦頭,是為了讓我悟道啊!」雖然如此,這件事並未在我心中留下過多的思考。

過不多久,聽說法輪功要舉辦大型活動,具體時間尚未確定,先生並未提及我們是否去參加,我自己思想上也沒有重視此事。那個週六晚上,他很晚才回來,我已入睡。第二天早上,先生說:「吃完早飯我們就出發去參加活動。」我說:「甚麼?怎不早說!今天還有許多事要做,再說,甚麼也沒準備,我們不去了。」說完,我就趁他不注意,將他的車鑰匙及駕照藏了起來。臨上樓時,聽見他在勸兒子與他同行。當我在樓上洗漱時,越想越惱火,隨即我蹬蹬地跑下樓,對他們父子倆大聲嚷道:「今天誰也不准去!」話剛一出口,一股巨大的能量從天而降,將我定住了,我的左腿及左腳被能量緊緊地纏住。當時雖然看不見,感覺非常清晰,這能量就像龍捲風,一圈又一圈不停地旋轉著。在大腿部位的圈很大,往下越來越小。我使勁地想拔我的腳,動彈不得。那能量邊轉邊纏,越纏越緊,力量強大之極。此狀大概持續了十秒鐘左右,然後我的腳終於能移動了,但只動了一步,又被能量追上再次被纏住,接著是第三次,後兩次的時間和力量都較前兩次短而弱一些。過後,一切恢復正常。不難想像我當時是多麼的震驚,我立刻意識到,我犯的是多大的錯誤啊。我立刻拿上車鑰匙,對先生說:「我們快走吧,時間還來得及。」

晚上我將早晨發生的事告訴了他們父子倆,兒子說:「當時我看到你神情怪怪的,不知你在那幹甚麼。」先生說:「這是你的緣份,師父在點化你,想拉你一把。」那晚我想了許多,從小至此事發生前的我,從不相信神的存在。現在事實告訴了我,除了神誰能知道我所想的,聽到我所說的呢。偉大,慈悲的師父啊,對我這樣一個微不足道,只練動作而不信,不悟的人,還時時點化,教導,督促,不願落下一個有緣的人。除了神,誰還能有如此寬大,無量的胸懷呢!尊敬的師父啊,是弟子的不精進,忘記了史前神聖的誓約,愧對那千萬年的等待。我要努力精進,學法修心性,做一個真正的大法弟子,跟隨師父回歸那無比美好的家園。

(2001年8月5日大費城地區法會發言稿)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