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所認識的趙明


【明慧網2001年9月6日】我第一次見到三聖學院的研究生趙明是在1998年7月。他給我的第一印象是非常聰明和善,於是我問他是否願意到愛爾蘭來讀書。在我從中國度假回來之後,他於1998年底被都柏林三聖學院計算機科學系錄取攻讀碩士學位。趙明於1999年3月17日到達都柏林,那天正是愛爾蘭守護聖徒日(St. Patrick's Day)-當時我想這是一個好兆頭。

到都柏林後不久,趙明便開始勤奮學習,他享受著西方豐富的信息和良好的研究環境。他也非常幸運地在學院結交了一些好朋友,比如同系的傑姆.道林先生(Jim Dowling)。傑姆是學院的冥想靜坐協會的一員,因為有著共同的興趣,傑姆將趙明介紹給靜坐協會並且還幫助趙明辦班教法輪功。所有見過趙明的人都說他是這麼溫文爾雅,總是面帶微笑。

我和趙明以及另外兩位朋友在查爾蒙特(Charlemont)一起分租格瑞菲斯大道上的一幢房子,我現在仍然住在這裏。我們建立了牢固的友誼,因為我們都修煉法輪功,並且在其他事情上也志趣相投。明也是個很好的廚師;他常常為我們大家做非常美味精緻的中國菜並且樂於助人。因為修煉法輪功使他受益如此之多,他願意與每一個人分享,使別人也可以同樣受益。他和我們其他一些人去過都柏林和考克(Cork)的「身心意展覽」;他曾去高維城(Galway)洪揚法輪功,他甚至每天中午休息時去麥瑞恩(Merrion)廣場教功。想一想,如果是一件沒有價值的事情他怎會如此付出呢。

然而,趙明突然聽說中國(江澤民)政府取締法輪功並開始迫害那些無辜的好人,其中許多人是他的好朋友,老師以及同事。他每天都閱讀那些有關酷刑折磨的報告,想到這些人受到如此殘酷的折磨,他心裏難受極了。他感到在這裏無能為力,於是決定回家看看到底出了甚麼問題。

明是一個非常誠實正直的人。他不相信政府會這麼殘忍,所以他去國家信訪處說明他所知道的迫害真象,以及他修煉法輪大法的親身經歷和感受。他可能絕沒想到他會僅僅因為向政府說真話而被捕,甚至被永遠監禁。他於2000年1月被拘捕,而且護照被沒收,後來他被軟禁在家。他不得不去北京謀生因為他已無法回愛爾蘭繼續學習。

2000年5月,明不幸在他的朋友家再次被捕;七月底,他被判在北京郊區的團河勞教所勞教一年。今年五月他應該被刑滿釋放,但是又一次出乎我們的意料之外,僅僅因為不放棄對法輪功的信仰,他被延長刑期十個月。

明所有的「罪行」就是他修煉教導人們真、善、忍,並使人更健康的法輪功。

明所有的朋友都非常想念他,因為他是這樣一個心地善良,誠實的好人。我依然記得他是喜歡吃肉的,記得他為我們和其他朋友作的美味菜餚,以及他儒雅英俊的微笑。我不能想像經過15個多月的殘酷折磨之後他是甚麼樣了。明是一個瘦高但很健康的年輕人,我不知道嚴重的睡眠不足,長時間的強迫苦役以及經常食不果腹(被關押者通常吃不飽飯)使他成了甚麼樣子。

這些年來我遇見許多友好正派的愛爾蘭人民。我發現西方人很難想像在其他地方,像中國,人們怎樣因為沒有自由和基本人權而遭受苦難。

湖北省的一個家庭,兒子(彭敏,2001年4月6日去世)和母親(李瑩秀,2001年5月去世)都被折磨致死,所有其他的家庭成員均被關押在拘留所或是勞教所(父親,另一個兒子,以及一個女兒)。王麗萱和她八個月的兒子在勞教所被虐待致死。還有其他許多家庭父母被拘禁,留下年幼的孩子在家中無人照看。

我幾乎不知道我應該再多說些甚麼來告訴世人伸出援手幫助那些無辜的中國百姓。也許僅僅是一句話你就可以將他們的生命從酷刑,殺戮甚至強暴中解救出來。

謝謝大家。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