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春洗腦班上演血腥暴力,大法弟子正念慈悲救人

【明慧網2001年9月5日】長春市興隆山洗腦班紀實 - 長春市洗腦班現位於長春市郊興隆山的農業學校內。這個洗腦班由市政法委牽頭,下由司法(從事精神洗腦) 、公安一處(從事暴力迫害),巡警(負責非法關押)三個部門組成。自春節前夕開辦,至今先後非法關押了200餘名大法學員。由於大法弟子堅實修煉,受到殘酷的迫害,至今還有幾十名大法弟子在魔窟中遭受摧殘。

公安一處的張征振是個打人凶犯,晚間,當人們茶餘飯後休閒之際,這個暴徒便帶著一身濃烈的酒氣來到大法弟子宿舍。張牙舞爪地向大法弟子大施淫威。用他那堅硬的皮鞋尖惡狠狠地踢向大法弟子的小腿骨。在一尺多長的小腿骨上踢了二、三十道深坑。他邊打邊說:「讓你們明天不能走路。」第二天這個學員的小腿是紫的,腫得如同原來小腿三倍粗。

張犯打人一次不過癮,過二、三天又來打,有一位年近花甲的女大法弟子,被他用皮鞋尖踢壞了兩條小腿後,第三天他又用大皮鞋跟,蹬在其大腿上用力地碾壓,造成大面積肌肉破裂,難以站立行走。上廁所只能由功友提來便桶在宿舍內解手,至今未癒。

當中央犯罪機構「610」要來長春視察時,他們更加瘋狂。夜半三更把幾名大法弟子從家中抓來充教,大顯淫威。他們逼問大法弟子喊不喊口號。大法學員不配合他們,張犯便大打出手。一連在一位女大法弟子臉上打了四十多個嘴吧。見其不動搖,又將其按在床上用腿壓住身體,把胳膊像擰麻花勁一樣的擰。邊擰邊往牆上用力蹭。使包括肘關節在內的胳膊肌肉撕裂,筋扭傷。數日後,這位功友的面部都青一塊,紫一塊,黃一塊,凹凸不平走了型。端著一隻胳膊抬不起放不下伸不直。連背心都得功友幫助脫。

一位男大法弟子,因為拒絕讀攻擊大法的書,被暴徒們揪著頭髮往牆上撞。左右開弓打嘴巴。頭上被撞出許多大包,眼睛充血,眼眶烏黑,面部青腫。

他們講「掐尖」,將一名堅定的年輕女弟子帶到樓上去毒打,打得渾身是傷,腳腫得連鞋都穿不上。

張犯感覺打少了不解氣。有一天,他帶來一名女惡警在一個宿舍中打六名大法弟子,然後又到其他宿舍去打人。他們用腳踢一名年輕的女弟子,然後又擰住這名弟子的胳膊,按倒在地騎在身上毒打讓她說出不煉了。她不說,女惡警說:「讓你當江姐。」用衣領勒住脖子。直到見這名女弟子一頭倒向一邊,他們以為出了人命,才肯罷手。張征振揚言說:「XX黨給我這一千多塊錢,就是讓我打人的,我打人如麻,無所顧忌。」

在魔窟中有4名大法弟子因為不看污衊大法的錄像片,不去配合邪惡,而被非法送去勞教。還有6名大法弟子先後衝出魔窟。其中有一人被他們抓住毒打致死後焚屍,不敢公諸於眾,還造謠說自焚死了。試想:誰會逃出魔掌後而去自殺呢?這筆血帳能賴掉嗎?

它們的暴虐行徑使學員的身心受到極大的摧殘。有的被打得腦積水;有的至今不能正常行走,胳膊活動受限……

然而張征振等打人兇手只是前台表演者,還有幕後指揮。從張惡警逼問的話中可以看出,晚上他所打的人,都是白天司法部門企圖迫害的人。他們前後配合,軟硬兼施。其罪惡目的,就是要讓大法弟子放棄修煉。然而這一切都是徒勞的。真修弟子永遠不會被征服,強制改變不了人心。洗腦班是地地道道的人間魔窟。開了天目的弟子,看到這裏的惡警在另外空間中是些低能的靈體和敗壞的生命。都是我們用正念鏟除的對像。

在魔窟中,那些正念尚存的幹警,被我們的大善大忍之心和堅定大法的壯舉所感動。另外,由於我們不斷地弘法和講清真相,他們對大法有了真正的了解。大多數人改變了對大法弟子的看法。並且他們經常私下議論張惡警他們做的不符合法律。有的見張征振來了,馬上到宿舍報信:「張XX來了,馬上到宿舍來了,專打老太太,注意啦。」有一名幹警看到被打殘的老年功友說:「如果是我媽被打成這樣,我一定把他(張征振)裝進麻袋扔到井裏去。」

由於我們利用各種機會不斷弘法和講清真相,使幹警們對大法和大法弟子有了新的了解和認識。有的幹警看到我們被邪惡折磨的不成樣子,就悄悄告訴我們一個看著門,大家打會坐。」負責看押的巡警一週輪換一批。每次才來接班時對我們很苛刻,不讓上廁所,不讓打水,不許開門通風。在我們力爭下才勉強能去。

一些幹警在和我們的接觸中,在我們的正念感召下,他們看到了大法的偉大和大法弟子都是名符其實的好人,是一個高尚的群體。他們開始佩服我們,公開說:「除了不能放你們走之外,有甚麼要求都可以滿足。」因此上廁所、打開水、打洗臉水方便了許多。他們的冰心被慈悲所融化。不斷向我們投來同情的目光,經常嘆著氣說:「唉,你們在這甚麼時候是個頭啊。」

善惡終有報。在大法弘傳之時每個人都在擺放著自己的位置。上蒼已經對惡人發出了信號,打人兇手張征振患肝硬化,幕後指揮王鐵剛患上腦血栓,現已雙雙住進醫院。在蒼天的警告面前,惡人們是否清醒了,在正法中對大法的一念就定下了你的未來。如其不悟,繼續迫害大法弟子等待你們的只能是在無盡地償還中被滅盡。

(長春大法弟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