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者投書:法輪功你們多保重


【明慧網2001年9月5日】週末家人休閒一起到城裏轉轉,在街上看到了法輪功學員在遊行,忽聽到一句:「啊!法輪功要從悉尼走到布里斯本去,真厲害啊!」我隨手接過一張傳單看了看,上面並未有這個內容,上面倒有講絕食的,我們澳洲和一些其它國家煉法輪功的,正在絕食聲援國內法輪功學員。坎培拉還有一位絕食後體力不支者被急救車送進了醫院,怎麼剛絕完食又長途步行?正疑慮著看到一輛隨行亮閃燈的麵包車後寫著:注意前面有步行者Sydney(悉尼)──Brisbane(布里斯本),我發呆地望著他們的背影。

這兩年來無論在領館、國會大廈、中國城、市政府、大小公園無處不見他們的身影,在電視上也常看到他們的畫面,我也接到過多次他們的報紙傳單,從中我對他們有了一些了解,也知道了一些他們在中國受迫害的消息。以我在文革中領教的被整的苦頭,對他們今天的處境深表同情,同時我更佩服他們這種不屈不撓的精神,這些在海外本可以仍自由自在地煉法輪功的人,卻為了國內與他們煉同一種功的人的自由不停地奔走呼籲,幾乎哪個國際重大場合在電視上、新聞中都可看到煉法輪功的。這使我想起了以前曾轟動一時的評劇《楊三姐告狀》。講的是楊三姐的姐姐和孩子在其夫家被害而死,當時年齡不大的楊三姐從其姐夫的哄騙中看出破綻,一心要為蒙冤的姐姐伸冤,她不畏權貴,一次次找「包青天」,最後在她真情的感動下驗屍官講出她姐姐和孩子遇害而死的真相。我看這些海外煉法輪功的個個都像楊三姐,把國內煉法輪功的都當做自己的親人不停地奔走呼籲,如今這種為了別人,尤其又是為遠隔萬里的國內的人動真格的太少了,所以我佩服他們。每一次接他們的報紙、傳單,我都從心底裏向他們致謝,我感到他們不僅給了我一張傳單,還向我展示了一種像楊三姐一樣對親人的真情和不屈服於邪惡的精神。

氣功是中國文化淵源流長的一部份,習煉法輪功是繼承中國文化、是愛國的具體表現,也許這些人的愛國才招致這場災難。就像當年文革搞鋼鐵研究的我一樣,由於擔心全國提倡大煉鋼鐵會給國家帶來得不償失的巨大損失,就對全國大煉鋼鐵私下提出質疑,結果召致大禍臨頭,一整就是十幾年。後來反革命的帽子雖被摘了,但那恐怖的專政陰影,至今不能散去。這兩年法輪功的處境讓我感到文化大革命又來了。

其實翻開中國遠近歷史,清晰可見倒霉的總是愛國者,岳飛「精忠報國」被陷害;文革多少愛國豪傑被害蒙冤(彭德懷、劉少奇,張志新……);愛國學生熱血洒長安。今日法輪功洪揚中國文化,卻遭到關監獄、酷刑、虐殺的對待,令人心寒。我望著他們長途步行遠去的背影,心頭思緒萬千。剛剛絕食完,又踏上遠途征程,我的眼睛濕潤了,心裏在默默地祝福:法輪功你們可多保重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