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煉「真善忍」何罪之有?!

一位85歲的老人致政府的公開信

【明慧網2001年9月4日】我是一名85歲的大法修煉者,五年前由於患多種疾病,如腰肩盤突出、股骨頭壞死、乳腺癌,特別是產後風留下的神經性頭疼,整整折磨了我數十年,數十載我度日如年,因此學了法輪大法。五年的艱苦修煉,由於我真正的按照師父的「真善忍」法理嚴格修煉自己,在任何環境當中去做一個好人,使我從病魔中真正解脫出來,身心完全得到了淨化(其中包括我的親朋好友也因此而修煉了大法,並在大法中受益匪淺)。我感謝我的師父,感謝師父傳的這部宇宙大法,是他給了我新的生命。

可是,我怎麼也想不明白,這樣一部能使人身心受益、道德回升、社會安定
的高德大法竟然會被邪惡之徒江澤民誹謗迫害。「人心的向善,道德提高後的修煉人對任何一個國家、任何一個民族都是一件好事。怎麼能把幫助人民祛病健身,提高人民道德水準的事說成是邪教?所有煉『法輪功』的人都是社會的一員。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工作和事業。只是他們每天早上到公園去煉半小時或一個小時的『法輪功』,然後上班去工作。沒有宗教的各種必須遵守的規定,沒有廟、教堂,沒有宗教儀式。想學就學,想走就走,沒有名冊,何『教』之有呢?至於說『邪』,是不是教人向善,不收錢財,為人祛病健身也屬於『邪』的範圍呢?不是共產黨理論範疇的就是邪的哪?」引自師父寫的《我的一點感想》。

為了能使更多的人了解大法的真相,為我的師父說句公道話,我去過當地派出所、公安局、當地政府,回答都是一樣的,「法輪功好,『國』家不讓煉,找我們沒用。」在沒有任何辦法的情況下,我也和成千上萬大法弟子一樣進京上訪,向政府,向世人講清大法的事實真相。可接待我們的是便衣、充當打手的警察,就連我這個小腳老太婆也不放過,那不堪入耳的羞辱、讓人不寒而慄的酷刑和讓所有的親人都難以承受的罰款,至今想起仍毛骨悚然。使我更加迷惑不解的是現在社會怎麼了,難道現在做好人都錯了嗎?何況這麼多人都要做好人,做一個更高尚的人。

當今社會有多少大案要案得不到解決,而且犯罪分子更加猖獗,作案手段更加毒辣,貪污受賄、賣淫嫖娼比比皆是,屢禁不止,國家辦案人員不去想辦法整治壞人,反而花費大量人力物力財力,反過來針對這億萬要做好人的煉功群眾,為甚麼?!堅持煉法輪功就被拘留、勞教、判刑,有的被送進精神病院被強行注射精神錯亂的藥品,甚至被毒打致殘、致死,失去了他們寶貴的生命。修煉「真善忍」何罪之有?!邪惡之徒的做法真是天理不容啊!師父在《精進要旨》《修內而安外》中有這麼一段話,「如解此憂,則必修德於天下方可治本,臣若不私而國不腐,民若以修身養德為重,政、民自束其心,則舉國安定,民心所向,江山穩固,而外患自懼之,」目前全國各地大小監獄竟然方法關押了數萬好人,我們要求無罪釋放。

我們不參與政治,也不會被任何政治勢力所利用,師父說,「弟子們切記,無論將來有多麼大的政治與權勢的壓力,也不可以為政治權勢所利用,永遠不參與政治、不干涉國事,真修向善,保持大法的純潔不變,金剛不破,永世長存。……」「一個修煉的人除幹好本職工作外,不會對政治、政權感興趣,否則絕不是我的弟子。」難道說正因為修煉法輪大法的人數多就往政治上牽扯我們嗎?師父在《我的一點聲明》中講過,「我們現在和將來都不會反對政府,別人可以對我們不好,我們不能對別人不好,我們不能把人當做敵人。」希望政府能站在公正合法的角度重新審視,作出公正的結論,制止並懲罰江澤民的犯罪行為。這也是億萬大法弟子的共同心聲。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