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省農安縣巴吉壘鎮不法之徒迫害大法,給自己和當地百姓帶來災禍

【明慧網2001年9月3日】自99年「7.20」以來,吉林省農安縣巴吉壘鎮政府、派出所不法人員緊跟江澤民一夥採用各種手段迫害大法弟子,對堅持修煉的大法弟子採用看、守、誘騙、抄家、罰款等非法手段迫害,致使幾十人次被非法拘留,二人被送勞教,不法之徒們造下無邊罪業。

然而天理昭昭,善惡終有報,自去年秋天以來,政府、派出所迫害大法弟子的人員陸續下崗,有的重病纏身。近兩年來農安地區出現大旱,2001年7月20日,巴吉壘鎮又出現百年不遇的大面積蝗災。

1,吉林省農安縣巴吉壘鎮派出所長張志軍,現年約40多歲,自99年720以來,是迫害大法弟子的打手。某大法弟子為其親屬雇車,他以為有大法活動,把其抓到派出所,不容分說抓起笤帚劈頭蓋腦的打,一直把整個笤帚打飛了,仍惡狠狠地說,「我就看你生氣。」該暴徒對大法弟子搞人人過關,說煉功就抓人,先後有幾十人次被非法拘留,2人被勞教。大法弟子進京上訪要被罰款4000元,有的沒錢就強行抄家,把家中的電視機、四輪車,出租車、牲畜等搶走,如要回得用錢贖。有的學員因沒錢贖電視機,現仍擺在派出所看呢!真如黑社會一般!他在職期間有很多弟子被罰。

由於他一貫迫害大法弟子,已遭惡報,於2000年2、3月裏,突患腦血栓癱瘓,十分嚴重,生活一直不能自理,一天治病要花幾百元,嚴重時一天就花上千元。應了「善有善報,惡有惡報」的天理。

2,巴吉壘鎮派出所黃金村片警董福金,對待大法弟子極其兇惡,曾到大法弟子家搜書、抓人、強逼照相,誹謗大法。過後遭到現世現報,連遭橫禍。

2000年秋騎摩托車時與一轎車相撞,頭盔、摩托車被撞壞,人撞到轎車上受傷。2001年6月一天晚上喝完酒騎摩托車掉入深溝內,摔成重傷,現仍行走困難。

3,巴吉壘鎮派出所民警呂洪田,99年「7.20」以後,他積極迫害大法弟子,一次大法弟子趙某在街道路過,被他看見,把他拉到派出所打罵後,從包裏翻到一本大法書,當即拋到廁所裏。他在2000年秋被撤職。

4,另一民警叢某積極迫害大法弟子,時常到大法弟子家翻找大法材料,並總是用髒話罵大法。他同樣在2000年秋被撤職。

不法人員對大法的迫害,給當地百姓帶來災禍。近兩年農安縣出現大旱,2001年7月20日農安縣巴吉壘鎮又爆發百年不遇的蝗災。

據8月2日《城市晚報》報導「百年不遇的蝗災突然在農安縣巴吉壘鎮近百平方公里的波羅泡子發生!」「波羅泡子曾經是巴吉壘鎮的驕傲,長30公里,寬近15公里的泡子曾常年有水,裏面產魚,當地有些農民曾經靠打魚發過財」。「由於近兩年乾旱,波羅泡子裏的水越來越少,今年則滴水無存,泡麵崩裂一道道裂痕,這便為蝗蟲滋生提供了溫床。」「波羅泡子周圍已是衰草萋萋,大片的蘆葦只剩下光禿禿的桿了,這都是蝗蟲肆虐留下的慘景。在附近靠地下養魚為生的劉女士告訴記者,前幾天這裏的蝗蟲多的令人打冷戰。漫天飛舞的蝗蟲就像下雪,人騎著摩托車走在上面就會聽見「喀喀」的響聲,碾死的蝗蟲一堆堆,人身上、車上頃刻間會落滿蝗蟲,那情景太嚇人了。」蝗災使周圍許多莊稼被毀,還波及三盛王、伏龍泉等六鄉鎮,使本已乾旱的莊稼雪上加霜。

李老師在法中講「告訴大家,中國大陸上所有發生的一切天災人禍,已經是針對那裏眾生對大法犯下罪惡的警告。如其不悟,真正的災禍就將開始。目前所有對大法犯過罪的惡人,在對大法弟子所謂的邪惡考驗中沒有利用價值了的已經開始遭惡報,從現在開始會大量出現。」 (《大法堅不可摧》)

「特別是當人類社會的道德處於全面崩潰時,是偉大的宇宙再一次慈悲於人,給了人這最後的機會。這是人類應該珍惜萬分的希望,然而人卻為了私慾破壞宇宙給予人類的這最後的希望,令天地為之震怒。」(《再論迷信》)

善惡有報是天理,無論甚麼人在世上幹了壞事都得償還,奉勸那些對大法犯罪的人,趕快懸崖勒馬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