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蘇常州安家地區的邪惡

【明慧網2001年9月28日】1、 安家派出所用法西斯手法迫害大法弟子

(一)

大法被非法取締一週年之際,大法弟子蔡建華於2000年7月18日到北京上訪護法。安家派出所發覺後,會同鎮政府共6人乘飛機去北京尋找,在22日上午10時許在天安門金水橋旁發現大法弟子蔡建華,後連夜乘火車於23號回到安家派出所。派出所所長洪建新──瞎眼所長(有開了天目的弟子看到其是一隻瞎了眼的狐狸精)連夜刑訊。蔡被逼脫光衣服後,被打被罰跪在水泥地上。蔡說我們去北京上訪護法沒有錯,是證實法輪大法是修真、善、忍,叫世人做好人,不做壞事,並不收任何人錢財,何邪之有呢?向中央政府說句公道話,是每個大法弟子必須做的事,是修煉人要走的路。審訊時,瞎眼所長用皮鞋打耳光及頭部,達二小時多,晚上將蔡用手銬銬著雙手在鐵門上折磨一夜。到第二天7月24號上午8:30過後,瞎眼所長伙同魏村刑警中隊的劉光平等人,由劉到留置室把蔡提出來,一邊打耳光,一邊扭轉著被銬的雙手。本來雙手被銬在身前,後被扭轉銬到後身去了。就這樣,拖到二樓會議室後,他們用尼龍繩扣在手銬上吊在門的頂端像盪秋千一樣邊打邊踢,左右開弓打耳光。這時蔡心在想:有師在、有法在,怕甚麼,就這樣被折磨了3個小時,到中午要小便時,被放下來就昏迷過去了50多分鐘,醒過來發覺小便在褲子裏,中午吃了一碗稀飯,在吃的過程中還被恐嚇要寫甚麼保證書等話,蔡說任何保證都不會寫,隨你們的便。因蔡近60歲,惡人怕折磨時間長出人命,到了下午辦了手續就把蔡建華送去武進看守所非法關押一個月。

(二)

到10月初,安家地區10多名大法弟子去北京天安門廣場和平請願、證實法輪大法是正法修煉,是修真、善、忍的一部宇宙大法。因被叛徒出賣,10月8日在天安門廣場上就被乘飛機去的當地政府和派出所發覺帶回安家。10月10日上午帶回後以洪建興瞎眼所長為首和手下人,強迫大法弟子10多人脫掉衣褲,只穿單衣赤著腳,把弟子們剩下的二千多元錢、物等全部充公。就開始所謂的私設公堂審訊,強迫全部跪著講,是誰策劃組織去北京,審訊後瞎眼所長親自動手並指使手下一幫人用電棍、皮帶抽打他們,所有大法弟子被打得體無完膚。下午,瞎眼所長和劉光平及戴世尼一夥叫手下人把水池放滿水,然後把男弟子芮臘苟、蔡建華二人用手銬銬住雙手雙腳倒懸在水池裏嗆水來回好幾次,然後再灌二人吃冷水並叫女的在旁看著,後也強迫她們每人吃5杯冷水,不肯吃的就撬其嘴硬灌,並用冷水從頭灌到腳,有的嘴被撬出血來,用法西斯手段折磨所有弟子一下午。

到晚上強迫男弟子芮臘苟、蔡建華兩人脫光衣服只許穿短褲跪在天井裏水泥場上兩小時(當時天氣冷,兩人年紀均近60歲)。芮臘苟、蔡建華人凍得像篩糠一樣,但心裏都背「論語」及師父經文等。過了一天在10月12號晚上,派出所又用法西斯手段令其跪凍兩小時後和其餘10多名弟子關到派出所對面的私人旅館。每人每天只給吃兩頓稀飯,不准講話整天坐著,發現講話就拳打腳踢或強迫站幾小時,晚上還不給被子蓋,弟子們和衣睡在水泥地上。在17號晚上開始重演一幕前二次的折磨達15天之久。同時瞎眼所長還用欺騙手段欺騙家屬交錢後就可放人。結果有的交了三、伍仟元不等仍沒有放人。瞎眼所長還用香煙燙芮臘苟右鼻樑,燙了黃豆大塊黑記。在其非法關押弟子們15天後於10月24號下午就把10多名弟子送去武進看守所。

(三)

在2000年12月26號晚瞎眼所長下令手下把安家地區20位煉法輪功的弟子非法關押到派出所後又轉關到私人旅館折磨大法弟子。在2001年元月3號大法弟子王玉英早上3時在地鋪上盤腿煉功,被看守的惡人工浩波發覺後就左右開弓打10多分鐘耳光,並到上班後告訴派出所所長就用竹片條打王玉英的耳光,並強迫赤著腳站立在水泥地上凍一上午,後因支持不住就倒地昏迷過去。後來弟子們把她放到鋪上用被子蓋好保暖達一個多小時才甦醒,在這種情況下,惡徒們還一天不給她吃東西。就這樣被折磨一天。

到元月10號早上瞎眼所長帶領手下拿事先辦好的勞教書把芮臘苟、謝正英二人分別非法勞教3年、2年,連早飯都沒給吃就送去勞教。又以發傳單為名分別把孔建芬、江樹榮、劉志芳等三女弟子非法勞教2年。其餘折磨47天後到2月9號強迫寫保證書和簽字等才放人。

過了13天後在2月23日上午,邪惡瞎眼所長辦所謂的「洗腦班」,把堅持修煉的6位學員抓來關了一星期,其中有二位沒受住折磨。剩下王玉英、包美平、鎮祥英、蔡建華四人,瞎眼所長加大磨難折磨四人,在3月1號下午又折磨了幾人半天。3月3號上午指使鄒金龍用鐵管子打4位弟子。3月5日晚上,瞎眼所長指令手下王浩波、徐強等邪惡3人,拿著4尺餘長4公分粗的木棍問其還煉不煉法輪功,不煉不打並放回家,4位功友不動心,結果被一一打過,打斷3根木棍,每根一斷三段,並專打4人的左腳,打得4弟子左腳粗得像吊桶一樣,還被罰站二小時,過了12點鐘才准睡覺。起初20多天中痛得連覺都睡不著,走路都是一拐一拐被扶著走。其中鎮祥英痛得連腰都直不起來,弓著背扶著牆走。它們看到要出人命了,在4月13號晚上硬拖、拉著把她送回家,回家後弓著背痛了3個月才能下地。


2、 弟子們在魔難中的言行

2000年10月27日安家派出所瞎眼所長一夥,絞盡腦汁搜捕法輪功輔導員蔡文明。乘早晨7:30上班之時,在沒有任何手續,也沒有出示任何證件的情況下,在候車地點惡警非法強拉、硬拖、踢、打將其拖上警車。蔡文明一邊抗拒一邊說:「我犯甚麼罪拿手續來,憑甚麼非法抓我?」瞎眼所長等人說:「對你們這幫人不用甚麼手續,想甚麼時候抓就甚麼時候抓你們、關你們」。

到28號深夜,瞎眼所長一夥用法西斯手段殘酷折磨蔡文明,用手銬銬住雙手,然後用布蒙上雙眼,再用尼龍繩扣在手銬上,吊在門的頂上面,像盪秋千一樣,用電棍、皮帶抽打全身上下,然後再把自來水池放滿了冷水後把蔡文明銬好的雙腳,頭朝下, 腳朝上往冷水池裏按,折磨一段時間後,到下半夜就把衣服全部脫光後拳打腳踢強迫跪在天井裏水泥場上。

29號又用同樣的手段,殘酷折磨蔡文明,使其在折磨得忍無可忍的慘狀下,痛得直叫,尿弄一身,派出所周圍的老百姓都聽到了很刺耳的叫喊聲。在折磨的4夜5天中,逼迫蔡說出在明慧網上看到的資料及師父經文和10月初安家地區的10多名大法弟子去北京和平請願之事,其他功友上訪一事也硬強加在蔡文明身上,說是他一手策劃的,(其實蔡文明在9月中旬因單位需要出差去江西到10月8號後才回來)。硬要蔡承認,其實根本沒有此事。都是弟子在10月1號看到新聞聯播裏在天安門廣場無故抓大法弟子後,都是自願去北京和平上訪,從而證實法輪大法是正法修煉。在此期間蔡文明因不被邪魔帶動,於10月31號被押送去武進看守所長達9個多月。

2001年8月9號上午判蔡文明7年,在判刑這一天也沒有通知其家屬,都是邪惡私下裏做的,見不得天日。審判那天上午,下著大雨──弟子們承受著不該承受的苦難,連天也落淚啊!在審判中蔡面帶笑容,向他們洪法:「我在94~95年接連生了三次乙肝,到最後一次已發展病變,再障性貧血次於血癌,用去醫藥費8萬元後醫院無法醫治硬叫回來,到96年幸運得法輪大法,是大法救度了我使我獲得了新生。師父叫我們做一個真、善、忍的好人,何罪之有?你們把我打成這個樣子(指派出所刑訊逼供手段),到我家去抄10次家只有2次有抄家證」。審判員問是誰打你,蔡說:「我有證人」,審判員一夥就不吭聲,他們明知理虧,蔡說我生病後妻子離婚剩下一個兒子至今12歲。父母近60歲我被你們非法關押判刑,兒子上學和生活費誰來扶養承擔?法庭上一片默然。

一位30歲左右的女弟子孔建芬,從97年下半年得法以後,至今一直堅修大法心不動。接連三次去北京上訪證實法,每次被派出所捉回來之後,都被法西斯手段殘酷迫害。特別是2001年元旦最後一次去北京天安門護法,證實法後被北京公安局抓去後,也同樣受盡折磨。後被安家派出所抓回來,殘酷折磨3天4夜,被吊在門頂上像盪秋千一樣進行下流迫害,臉部和上下嘴皮折磨得像浮腫病一樣。

2001年元月20日號瞎眼所長把她押送去勞教2年,在勞教所邪惡強制逼迫她背叛信仰,她一直受盡折磨都堅修大法心不動至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