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惡必報是天理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1年9月28日】我是一名修煉三年的大法弟子,今年66歲了。

看了明慧網的心得材料後,我非常激動。那些修得非常好的同修,能用神的一面來主宰自己,在正法中發揮自己大法粒子的作用,能隨心所欲的用神通助師世間行,用正念鏟除邪惡。大家真的是按師父對我們的要求「用理智去證實法、用智慧去講清真象、用慈悲去弘法與救度世人」。現在是正法修煉,與過去修煉不同,師父在「正法時期大法弟子」中說「大法弟子不能做到維護大法的作用是無法圓滿的,因為你們與過去和將來的修煉都不同,大法弟子的偉大就在於此。」

我在這三年中,只是按照個人修煉的路在走。努力在家堅持學法煉功,並根據自己的情況去跟人面對面的講清真相,但比起別的同修來說,就差得太遠了。看了同修寫的心得,我非常的羨慕,覺得他們對法的認識那麼深刻,對大法堅定的心那麼堅不可摧。真的了不起。而我自己,關過得不太好。

記得幾次縣組織部找我去談話,我都堅決表示,一定堅修大法,而且還把師父《洪吟》中的「分明」及「善惡已明」背給他們聽,就這樣惹惱了他們。在今年的元月15號,它們「勸」我退黨,並在會場上就把我抓到了拘留所。而我家中有患腦溢血癱瘓在床三年的丈夫,還有一個患精神分裂十多年的兒子,及一個10歲的孫女(她父母都是聾啞人,離婚了,從小由我帶),邪惡勢力根本不管這些,也根本不講良知。就這樣讓他們祖孫三代無人照顧,無理關押我43天。

我們幾十個大法弟子於元月15日被統一抓進了拘留所,去北京的被關在看守所。邪惡勢力在全縣全面的攻擊迫害大法與弟子。一時間天昏地暗,滿城的黑標語。從工廠到農村、從街道到企業、從機關單位到小學,全是鋪天蓋地的邪惡浪潮。真是像天都要塌了一樣。而拘留所的邪惡之徒們公開宣揚「你們還要煉功,我們就是鎮壓的工具,對你們沒有政策可講。」還說「你們要是再煉,你們子女就不能上學,不能參軍,不能考大學,在職的要下崗……,對你們是不需要政策的,可以想怎麼處理就怎麼處理。」

簡直是無法無天。邪惡確實這樣做了,「留置審查」的沒審查出結果也有被非法關押三個多月的;去了北京的學員受盡了種種酷刑折磨;還有就是叫家人每人拿一萬元所謂的「保證金」領人回家過年。而去北京的大法弟子每個單位被要1萬元作為「保證金」,這挑起了單位群眾對大法和大法弟子的仇恨(因為還涉及單位職工不能提級、取消獎金等),用心可謂極其險惡。

他們本想從精神上、經濟上、肉體上摧毀大法弟子的意志,但大法弟子們回去後更加努力、更加清醒、更加堅如磐石。我們大家都在同一時間發正念,鏟除邪惡。正如師父在「大法堅不可摧」中說「目前所有對大法犯過罪的惡人,在對大法弟子所謂的邪惡考驗中沒有利用價值了的已經開始遭惡報,從現在開始會大量出現。」我們縣鎮壓大法弟子的公安局長張勇作惡多端,現已被抓,兩個刑警隊的隊長也被抓了,這真是惡有惡報!

師父還說:「告訴大家,中國大陸上所有發生的一切天災人禍,已經是針對那裏眾生對大法犯下罪惡的警告。如其不悟,真正的災禍就將開始。」今年上半年天旱,莊稼都種不下去了;有的地方吃水都成問題;有的地方卻又下了冰雹。7~8月份又是洪災,緊接著,又是因連降大雨山體滑坡,全縣有15處山體滑坡,共有7個鄉14個村23個經濟社都出現了山體滑坡,影響了農業、林業及廣播線路和公路交通受阻。其他的受到波及的還有民房倒塌、農田被毀,有1150名受災群眾,損失嚴重。全縣直接經濟損失1280萬元。但邪惡之徒們還不悟,認為是自然災害,還在繼續迫害大法弟子,把五名大法弟子掛牌遊街、判刑,至今還有7名大法弟子(只是因為他們向人民講清真相)被非法關押著。但師父講的就是法,師父在《洪吟》中寫道:「天象大變,世人無善念。人心失控魔性顯,天災人禍憂怨。人人相見如敵,事事都難如意。世人怎知何故,修道者可知迷。」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