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1年9月24日大陸綜合消息

【明慧網2001年9月24日】
1. 揭露齊市雙合勞教所的邪惡
2. 揭露黑龍江省戒毒所的醜行
3. 邪惡準備在威海加大迫害
4. 衝出魔掌
5. 大法弟子家屬機智爭取減少破壞
6. 長春大法弟子矯紅被抓
7. 據悉新疆今年七月份傳達一份文件要將鎮壓「疆獨」置後於迫害法輪功
8. 四川成都簡陽市大法弟子葉順英絕食被放
9. 重慶大法弟子王治海被非法判勞教
10. 燕郊公安分局非法抓捕大法弟子
11. 荒唐之極─ ─ ─抓不著父親抓兒子,抓不著母親也抓兒子
12. 天津消息
13. 煙台消息
14. 廣州又開始新一輪對大法弟子的迫害,在黃埔區戒毒所又開始舉辦新一輪的罪惡「洗腦班」


揭露齊市雙合勞教所的邪惡

1、根據司法通(2001)058號文件,被非法勞動教養的大法弟子到期就應該釋放,恢復人身自由。但雙合勞教所只釋放一部份人,還有一部份以「思想加期」為藉口,找理由不放。有的一年期甚至被以種種藉口加期至近一年。直到現在到期還不放。原來雙合勞教所一大隊的大法弟子也有勞動減期,但現在它們把減期都給推翻了,而專門執行加期,以達到它們加重迫害堅修大法弟子的目的。

2、雙合勞教所幹警專幹挑撥大法弟子與其家屬關係之事。每次家屬接見時,它們就說大法弟子不要家,不管家。而有一名大法弟子的丈夫去世時,家屬到雙合勞教所要求其回去為丈夫送葬。但雙合勞教所的幹警沒有告訴該大法弟子,反而告訴其家屬她不肯回去。使家裏人對其產生誤解,並由此而痛恨其修大法。如此卑鄙下流的行為也只有它們能做得出來。

雙合勞教所在今年六月份開釋放邪悟人員大會,當有邪悟人員的發言嚴重違背大法時,有很多堅修大法的弟子站起來告訴她們「錯了"。當即就有五名大法弟子被帶出會議室,然後又用所長找其談話為由騙出被送到齊市看守所進行迫害,聲稱要判刑。這五名大法弟子是劉守榮(99年12月7日進所,一年期,早已到期)、石淑芳(99年12月7日進所已到期)、沈子力、許紅梅(2000年7月進所,已到期)還有一名弟子不知姓名。直到現在她們還在齊市看守所受迫害,而雙合勞教所竟然連行李都不給拿,家屬也不知道內情。


揭露黑龍江省戒毒所的醜行

齊市雙合勞教所在今年6月23日送6名非常堅定的大法弟子崔學敏、楊淑蘭、許家玨、王金花、張繼秋、盛義到戒毒所進行迫害。這6人下車後,戒毒所的領導說:沒事兒,幾天的事。然後就把每人送進一個屋裏被那些與法輪功已「決裂」的人(叛徒們)圍攻。

戒毒所還利用叛徒們下迷魂藥欺騙大法弟子。一名叛徒拿一塊月牙兒式的糖自己吃了,又一名叛徒拿一塊金魚式的糖給齊市去的許家玨吃了。一小時後,她們讓許家玨躺在其大腿上,拿筆、紙還有一張「決裂書」讓許家玨照樣寫。許家玨拿起一看是「決裂書",特別清醒,就撕了,從而打破了她們設下的圈套。

這6名大法弟子在戒毒所歷經38天的圍攻、洗腦,堅修大法的心金剛不動,徹底打碎了邪惡之徒妄想逼迫大法弟子放棄正信的企圖。


邪惡準備在威海加大迫害

邪惡準備在威海加大迫害,在新一輪的打壓下,威海的邪惡勢力為阻止大法弟子十月一日進京,妄圖通過組織洗腦班的方式對大法弟子進行邪惡的鎮壓,達到他們的險惡目的。對於一些即使曾經向他們妥協但他們認為是重點的人,他們也組織所謂的幫教小組,一旦該人出問題,幫教的人也要負責,希望威海的大法弟子,識破舊勢力的陰謀,打破他們的安排。


衝出魔掌

一天晚上,我與兩位同修發送真相資料,就要離開時,有兩個警察要搜我的包,並說「有人舉報你發傳單",我堅決制止他們的行為,同時心裏默念正法口訣。這時見另兩位同修已經走脫,便開始向他們洪法,告訴他們大法的偉大和善惡必報的天理,一個惡警叫道:「你別跟我說這些,快跟我們去派出所!」我拒絕配合邪惡,僵持一會兒,一個警察去找幫兇,另一個看著我,我對他說:「我沒做錯甚麼。不能跟你走。」說完我轉身就走,惡警急忙來拉我,我掙脫了,急速的跳上了一輛出租車,惡警也拉開車門要上車,我迅速從另一車門下去跑到了路對面,他跑過來一把抓住我威脅道:「你敢拒捕,再跑我就揍你,你老實點還可以從寬處理。」「我沒有錯,你憑甚麼抓我?」他拽著我用力的往一家歌廳裏推,我大聲喊著:來人哪──!路上很多人看著我們,惡警有些害怕放開了手,我飛快的往前跑,心想讓他追不上我並在心裏一遍又一遍的念著除惡口訣,跑到十字路口,上了一輛出租車,回家後得知另兩位同修也安全返回。

第二天與同修切磋,A說:當時看惡警追你只隔半步,可很快就拉開了距離。B說:「你當時為甚麼不發正念讓他定住,為甚麼讓他追你哪?」是啊,為甚麼我沒想到呢?通過這件事,我看到了我作為正法弟子的差距,平時修煉基礎不紮實,遇事心態不穩,只想他追不上我,這念頭一出不就認可邪惡勢力的存在了嗎?不讓追上本身不就是允許他追嗎?師父說:「作為大法弟子是全盤否定一切邪惡的舊勢力安排的。」我的差距太大了,所以被魔鑽了空子。這使我感到修煉與正法的嚴肅,每時每刻都站在神的角度對待一切,關鍵時刻才能體現出正法修煉者的純正。


大法弟子家屬機智爭取減少破壞

南方某省一大法弟子,老阿姨,老兩口相依為命。她老伴七十多,老阿姨經常出去作些事情,發發資料,講講真相,等等,一旦老阿姨給惡警抓住,她老伴馬上到公安領導處,講明自己需要老阿姨的照顧,如果公安不放人,他聲明馬上住公安家去,公安一聽,老人七八十了一旦有甚麼事情哪裏擔當得起,再說用良心想想,誰家裏沒個老人,這社會怎的,連七八十好人老人都要迫害? 於是就放了她。

我聽了真高興,家屬的努力起到了減少迫害的作用。


長春大法弟子矯紅被抓

長春大法弟子矯紅(女)在外地被抓,現在下落不明。請與之有聯繫的弟子注意安全。


據悉新疆今年七月份傳達一份文件要將鎮壓「疆獨」置後於迫害法輪功

據悉,新疆在今年七月份傳達一份文件,內容是:將歷年強調的鎮壓「疆獨」為第一重點置後,而把迫害法輪功提到最重要的位置上來。

新疆邪惡勢力為了迫害大法,不惜重金雇佣地痞無賴。七月下旬,有弟子在烏魯木齊「橋頭」貼大法真相材料時,被4名雇佣來蹲點的維吾爾族無業人員抓到公安局。他們領到了3000元獎金。

新疆庫爾勒市的邪惡勢力瘋狂迫害大法弟子,令人髮指。我們嚴厲警告市公安局局長楊建中,立即停止作惡。繼續助紂為虐,下場可悲!


四川成都簡陽市大法弟子葉順英絕食被放

四川成都簡陽市大法弟子葉順英已經被放出來,現被家人看管在家。她到此已被關押了八個月之久,最近是通過絕食出來的。另外還有一名學員也是絕食13天,第14天就把她放了。


重慶大法弟子王治海被非法判勞教

大法弟子王治海,重慶鐵路分局西機務段職工,96年得法,99年722後,重慶鐵路不法惡警對王進行跟蹤、監視居住、關押、抄家。99年9月份,鐵路西站派出所惡警不帶任何手續,不穿警服,破門而入,搶走大法書和師父照片。2000年8月,綁架到小南海看守所,刑拘一個月,不法惡警與單位惡人執意想把他判勞教,但沒批(因鐵路沒勞教所,要地方批),放出後,搶去的私人財產手機叫歸還也不歸還,不法惡警還晚上到家騷擾。兩個月後,於12月份被綁架入洗腦班,幾天後用正念闖出了洗腦班,於2001年元月7日到北京天安門打橫幅,沒有配合前門派出所的要求、命令和指使,從前門派出所堂堂正正走了出來,從此流離失所,於今年7月11日在成都被青羊派出所綁架到成都二看守所關押一個月,現被非法判勞教一年半,關押在綿陽新華勞教所,希望善良的人給予關注。


燕郊公安分局非法抓捕大法弟子

9月14日,燕郊惡警非法抓捕冶金部下屬公司大法弟子柳勇,柳勇現在下落不明。9月22日,燕郊公安分局惡警竄至朱店村非法綁架大法弟子張鳳啟,帶至邪惡洗腦班進行洗腦迫害。

9月15日,燕郊公安分局楊福文帶領四五個惡警竄入東蔡各莊大法弟子李桂芝家,不由分說強行抬上車。李桂芝的丈夫上前盤問他們為甚麼抓人?楊說燕郊各村都是大法資料,懷疑是她幹的。李桂芝想要拿件衣服,楊騙她說沒有時間,上級急等你,明天讓你丈夫送去。第二天,家人去燕郊公安分局送衣服,他們說:」李桂芝不在這兒,楊福文也休假了,不知道李桂芝在哪呢?」後來去唐山才得知,李桂芝在唐山第一勞教所。

正告邪惡之徒:迫害大法弟子罪大惡極,無論是指使還是執行命令,再不悔悟,將受到天理的懲罰和人間正義的審判!

惡人楊福文:(警號)076956 手機:13303166554或13903166554


荒唐之極─ ─ ─抓不著父親抓兒子,抓不著母親也抓兒子

在1999年7月暑假期間,我們一家人外出旅遊,途中聽到取締法輪功的消息,就改道進京護法,通過正常渠道向國家信訪局反映情況,用自己修煉身心受益的實際情況證實法輪大法是正法,是受人民群眾喜愛的好功法。可是信訪局的工作人員竟是警察扮成的,大法弟子去反映情況都被抓、被遣送回當地進行迫害。我看到這一情況,不想跳進陷阱,轉一圈就離京去外地了。回家後公安以了解情況為由把我們非法拘留,直到被關的第九天才下傳票,被非法拘留了36天,還被勒索10,000元。釋放後又由層層的組織包保監視,從市裏、教委、單位、片警、居委會到親戚、鄰居共計20幾人負責對我進行監視。每到節假日別人都與家人團聚之時,我卻被限制自由不許去這,不許去那。到寒暑假其他老師都放假時,615(現已改為610)卻強令單位不准給我放假。警察大白天就翻牆跳入院內闖進屋裏;春節前夕管區的領導夜裏12點入室探望;「610」的人經常去單位或家中幫教。街上一發現真相傳單,公安局就不管是白天還是黑夜開著警車到我家偵查,攪得四鄰不安。這難道是人民警察保一方平安嗎?從釋放後至第二次被抓前,一直處於公安、「610」的嚴密監視之下,限制人身自由、監視居住、監控電話、通信,經常受到騷擾。名義上在單位上班工作,其實質是限制人身自由。由此身心受到了極大的傷害。

在2001年5月23日上午9點多,我剛收拾完家務準備中午上班,政保科的科長王啟祥一行四人來到我家,讓我參加洗腦班寫決裂書,被我拒絕。王當時就叫另一警察拿出準備好的搜查證,對我進行搜查,抄走了我的法輪功書籍與大法宣傳品、光盤和江澤民罪行圖片。拿起東西就走,拒不出示清單。在我一再堅持下,王不得不勉強讓另一人寫了一份清單。與此同時惡狠狠地說:「你等著的!」同時又撥通了110叫來警車到我家為其助威。叫我跟去公安局。我不去,被警車上下來的和原有的十幾人強行綁架到警車上並拉到公安局。女警王偉力問:「資料哪來的?」答:「撿的。」問:「別人都撿不到為甚麼偏偏你撿到了?」答:「別人撿沒撿到我不知道,我是撿來的。」在春節前夕的傳訊中也是王偉力問:「你看到傳單了嗎?"答:「沒有"。問:「別人家的門上都粘了,為甚麼就你沒看到?"我答:「沒看到沒法談,我沒看到是事實。"由此可見,公安以甚麼為依據,以甚麼為準繩呢?就憑自己的主觀臆斷,說怎麼的就得是怎麼的。在沒有任何事實、沒有簽字的情況下將我非法拘留了21天,又非法勞教三年。在關押我的同時又對我丈夫下手,但因他不在家沒有抓到。他們就想當然的去北京抓人,沒有抓到就惱羞成怒地對我兒子下了手。於6月2日夜裏把他抓進拘留所非法關押21天後才放回。在我兒子被非法關押時,我的親人去要人,公安局長趙軍、政法委書記李士成拍著桌子喊:「抓不著他爸就抓兒子,啥時抓到他爸啥時放他!"面對這一切老百姓都要問「這樣的烏合之眾還配在執法機關嗎?這樣的人當權能為人民作主嗎?"他們還擅自把我的工資從4月份就掐掉了,在這之前曾經責令單位從我們的工資中扣留支付615進京抓人的費用。

我被非法勞教期間,身體患冠心病、血壓高達210,被送回當地修養治療。回到當地的當天就被送到單位24小時繼續非法關押。白天由2名男職工和一名領導看守,夜裏由4名女職工陪住,外加一名代班領導。在陰暗、潮濕布滿了蚊子、蒼蠅的房間裏整天整夜不得休息,身心受到極大摧殘。在19日晚,大法弟子把我從單位的嚴密看管之下救了出來,現在流離失所在外。有消息傳來說:由於抓不到我,他們又再次將我兒子抓去非法關押幾天後才放回。以上事實有力地證明了:這些邪惡者們真的邪惡至極!所以我警告那些作惡者要明白:「善惡有報"是天理!大法弟子堅不可摧!


天津消息

據悉關押在天津市北辰區雙口勞教所內的大法學員,在得知師尊華盛頓DC講法經文後,都堅定了修大法的信念,紛紛聲明以前寫的「悔過書"、「保證書"之類的一律作廢,重新修煉,並要求改善修煉環境。他們當中有部份弟子的勞教期已滿但尚未釋放。希望社會各界善良的人們給予援助。

近日天津市大港區、大港油田的大法弟子在所居住的居民小區內張貼大法真相的傳單、懸掛大法布標,向社會各界講清真相。據官方消息,此事已由天津市大港分局責成區、油田派出所、刑警隊及各小區居委會聯合偵破。並對法輪功重點人物進行監控、竊聽、晚間實行蹲堵,望大法弟子小心。

近日大港油田煉油廠的大法弟子馮鵬舉因在廠門口張貼一篇自己對法輪功的認識而被抓,關押在大港區看守所。望有關人士予以關注。

武清縣東浦窪派出所一民警大法弟子,7月間去北京上訪被關押在武清縣某看守所,具體情況不明。

6月間,關押在板橋女子勞教隊的一名塘沽籍大法弟子因在監室裏煉功被惡人打死,此事已引起公憤。


煙台消息

從5月28號以來,煙台的邪惡勢力瘋狂抓捕大法學員。它們利用各種無恥手段,或從菜市場抓人,或半夜撬門入室,把大法弟子從家中抬走。簡直就是一幫土匪。在這期間抓捕的大法弟子40餘名,多數送王村勞教。

針對煙台的邪惡勢力,大法弟子為了揭露邪惡、救度世人,在7月29日、8月4日、8月12日分三次集體行動掛出42個5米以上大橫幅,內容為「sos!制止虐殺法輪功學員」,「鏟除最邪惡、最流氓之徒江澤民」「立即釋放法輪功學員」「還法輪大法清白,還我師父清白」等等。在8月18日上午九時整同時在煙台勞動大廈、煙台房地產交易中心新蓋大樓上掛出了寬1.5米長15米的大條幅,上寫「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紅底黃字十分醒目,行人都駐足觀看,有力地打擊了邪惡,令邪惡膽寒。大法弟子再接再厲,8月24日上午7時~10時在南大街購物城、進德小區、西南台子小區高層建築上掛出二紅一黃三個條大幅(寬1.5米長20米)「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1.4米的大字閃閃發光,振奮了大法弟子的心。(明慧8月31日曾有報導)。隨著正法進程的加快,大法弟子緊跟師父正法進程,在8月28日、9月1日、9月20日三次集體行動,共掛出5米以上大條幅52個,內容以支援馬三家絕食弟子和窒息邪惡江澤民為主。在這期間大法弟子共掛出大條幅百餘個,有力地震懾了邪惡。


廣州又開始新一輪對大法弟子的迫害,在黃埔區戒毒所又開始舉辦新一輪的罪惡「洗腦班」

廣州又開始新一輪對大法弟子的迫害,在黃埔區戒毒所又開始舉辦新一輪的罪惡「洗腦班」,凡是它們認為不放心某個大法弟子,便可以隨心所欲地把人抓進「洗腦班」。有個學員幾次被抓進「洗腦班」,這次又被抓了進去。希望廣州大法弟子發正念抵制邪惡迫害。

原黃埔區輔導站站長將道平(女),30多歲,原是廣州港務局建港指揮部高工,工作、人品有口皆碑。7、20以來,她經常受到來自公安局、單位的壓力和騷擾,出門被跟蹤,電話被監聽。因其去北京為法輪功上訪,被單位接回後不准其上班,要求她待在家中,並要求其丈夫(非大法弟子)專門請假在家看著她。後因其曾參加了廣州天河集體大煉功,被非法拘留一個月。因其始終堅定修煉大法,被抓進「洗腦班」強行洗腦。從洗腦班出來後,她意識到自己所寫的東西不符合大法,於是發表聲明,在洗腦班的不符合大法的一切所寫作廢,並表明自己仍堅修大法。於是,她又被抓進「洗腦班」,因她在「洗腦班」中拒絕向邪惡妥協,於今年4月被非法勞教三年。

鐘穎璋,男,29歲,原是廣州港務局引航公司船員,是該公司船隊公認的好人。因其去北京為法輪功上訪,被港務局公安局接回後非法拘留十五天。出獄後,單位以合同快到期為名終止了他的勞動合同。後又因其去北京天安門廣場為法輪功喊冤被抓,遣送回廣州東山區再次被非法拘留十五天。因其始終堅定修煉大法,於今年初被非法勞教。

廣州黃埔區戒毒所是迫害大法弟子的黑窩,戒毒所裏雇佣打手專門迫害大法弟子。希望看到此消息的大法弟子發正念鏟除邪惡。黃埔區政法委「610」辦公室負責人江某某(主任)電話:82378728

正告廣州「610」辦公室和廣州全體公安人員,大法弟子人人都知道是好人,對法輪功的定性乃江澤民等少數為一己之私利用手中職權違背國家憲法倒行逆施而已,上至中央老幹部、下至百姓幾乎人人都知道是冤案,平反是遲早的事。文革平反後一大批在文革當中迫害老幹部的公安人員被從內部秘密清理,由萬里同志親自到刑場監刑。歷來的運動過後,總是會推出下面的人充當替罪羊。希望你們能明辨黑白,善待大法弟子,切莫充當殺人的凶器,為自己的將來留一條後路。

聖者曰:「目前所有對大法犯過罪的惡人,在對大法弟子所謂的邪惡考驗中沒有利用價值了的已經開始遭惡報,從現在開始會大量出現。」(《大法堅不可摧》)希望你們三思而後行,為自己生命的永遠留一條出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