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悉尼到布里斯本「SOS緊急救援」花絮(一)


【明慧網2001年9月23日】

多麼善良的澳洲人民

9月14日。進入小鎮區,邊走邊派發大法資料,一輛小汽車開過來,在我們面前停下,車門打開,一位西人老太太探出頭問我們是否在募捐甚麼?我們解釋說,不是的,我們不收錢,並遞給這對老人大法資料,老太太和藹地說:「最好的祝福伴你們遠足,一路順風!」

較窄的公路兩旁已沒有路可行了,步行弟子只得下到乾枯的水溝裏走,有的傾斜著身子走到陡峭的溝坡上。這時,從後面追上來一輛小汽車,一位西人女士從汽車裏探出身子向我們招手示意,我們返身朝她的汽車方向走去。原來,她是地方報《Camden Haven Covier》記者Ms. Carol,她已看過SOS緊急救援呼籲的資料,並非常感興趣,趕來想給我們拍照。我們和她在一起合影留念。她和我們一一握手,祝我們好運。她說,她會將相片刊登在法輪大法消息的下一期報紙上,按徵集簽名表上的郵政地址寄給我們。

9月17日。在太平洋高速公路上,朝著Macksville小鎮方向行進。前面路邊停著一輛小汽車,原來是當地報紙《The Mackleay Argus Kempsey》報記者Ms.Sue Paterick正在等我們經過,她告訴我們:公司的一位同事駕車駛過太平洋高速公路見到我們,這位同事即給報社記者打電話,這樣,她便趕往這裏巧遇我們。她給大家拍照,採訪中,她問了許多問題後才滿意地離去。上午10點多鐘,當地「ABC廣播電台」亦對步行弟子進行採訪並進行新聞播出報導。

同一天上午 ,弟子還拜見了一州議員的辦公室,那裏的工作人員告訴我們她們一直都很支持法輪大法,今天,他們還表示會寫封公開信,支持法輪大法。

中午12點鐘,我們去Kempsey鎮一個公園煉功洪法,幾個住在公園附近的當地居民見到我們非常高興。一位中年女士熱情地和所有大法弟子逐一擁抱迎接,並表示:非常高興能在這裏見到我們。另一位女士說,她的朋友們都不知道我們SOS緊急救援長途步行之事,希望我們能讓更多的人們知道這件事。並表示願意幫我們去發大法資料,她拿著一大疊大法資料說,她會告訴更多的人們。

「法輪功太棒了」

9月15日。我們到達Port Macquarie市鎮,在Town Green Park煉功洪法,悉尼亦有25名大法弟子趕來這裏與步行弟子一起洪法煉功。先後來了3位西人女士要求學煉法輪功。大法弟子當即給她們教功。有一西人女士Amenda說,今天在鎮上接到了大法資料,就感覺有一股力量將她帶著往這邊來。她來到了我們洪法的公園。一煉,就能單盤1小時。她驚奇地說:「煉瑜伽多年,一直只能盤坐半小時,法輪功太神奇了,比瑜伽高好多倍。」她拿了一本《法輪功》、《教功錄像帶》及一盤煉功音樂帶回家,並表示:明天(9月16日)早上6點鐘,她還要來學功。第二天早上6點鐘,Amenda果真又來了,她帶著錢來說:「《法輪功》這本書太好啦!我一定要買這本書。」早上,當她學煉第1-4套功法時,一直抑制不住地流著淚。煉完功,她激動地表示:「法輪功太棒啦!這正是我要找的功法。」她決定將信息告訴她的另外兩個好朋友,與她們一起來分享法輪功。她並主動提出想在Port Macquarie建立煉功點。

9月19日。一位弟子遇到了兩個法國遊客,送給他們一份資料,並介紹了法輪大法「真、善、忍」,他們對「真、善、忍」很認同,並說他們一直在尋找著甚麼,自己也不十分明確,從法國到美國,到英國,再到澳洲,已找了5年時間,一直在尋找。「今天聽到‘真、善、忍’這三個字,心裏一震,也許這就是我們要找的。」並說,「我們要把傳單帶回去好好研究研究……。」

物品被盜

9月15日當晚,我們住宿在海邊。像往日一樣,大家在一起學法、發正念除惡。學法結束,幾個男弟子回到房間,突然發現有兩個弟子的包不見了。大家分頭到外面尋找,結果在房間後面的小樹林邊找到了,包裏東西一點也沒丟。這件事引起了大家的思考和重視。

大衛的故事

9月16日。正往公路上走著,和迎面駛過的昆省西人弟子大衛的旅行車正好巧遇。大家都被他的汽車所吸引,黃色的汽車上面,寫著紅色的「法輪大法」,側面及後面寫著「法輪功」及法輪大法網址。這時,一個加入我們走一天的悉尼弟子給大家講起了大衛的故事。

半年前, 大衛賣掉了他那艘能環遊世界的遊船(這艘遊船是他的全部家產),他又買了這輛旅行車,從此,他便生活在這輛汽車上,汽車開到哪裏,便在哪裏洪法、講真相

沒有過不去的關

晚上學法後,大家坐在一起交流發大法資料的體會,阿春給大家講起白天發生的事:當她到小鎮的市中心派發大法資料時,碰到一些態度很不禮貌的人,後來又來了一位保安,也態度不好地不讓她繼續在這裏發資料……。阿春心裏很難過,她把車開到另一個地方,坐在汽車裏非常難過地哭了,人為甚麼這麼難度?今天的關和難沒有過好,以後再遇到這樣的事發生,應發正念除去另外空間控制人的邪惡的魔。

我們已完成了一半的路程。本來已經適應的腿腳又開始明顯疼痛起來,幾個弟子的腳今天又磨出了新的水泡。鄺先生的腳板心磨出了3個大血水泡,但他仍然不放過路邊的每一個郵箱派發資料的機會。步行弟子以苦為樂,大家把這批水泡稱為第二輪業力又攻上來了。

而護衛開車的弟子則過著難以放下的「情」關,總想找機會和腳上打泡的弟子交換,開車時憋得慌,全身不舒適,吃不下東西。大家開玩笑地稱:步行弟子是勞其筋骨;開車弟子是苦其心志。通過學習師父《在北美大湖區法會上的講法》,大家都認識到:作為大法粒子,無論做任何事,都是開創未來的一部份,自己都能在這件事情中得到提高,自己都應該盡心盡力地做好應該做的一切。因開車弟子不再執著於非要「走」了,全身乏力、不適、吃不下東西的現象也隨之消失了。再看到步行弟子因腿痛時,就給他們鼓勁、加油,而不是執著於一定要替換他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