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露哈爾濱勞教所的陰暗與邪惡

【明慧網2001年9月23日】從我們了解到的情況,江氏犯罪流氓集團對大法弟子的破壞,是有步驟有預謀的。他們先由警察打罵大法弟子,逼供迫害,第二步是把人投入監室,教唆犯人打罵弟子,在監室中挨打挨罵是家常便飯,第三步把大法弟子勞教,送入集訓隊,在集訓隊折磨你,第四步才由勞教所,使用偽善的轉化騙局加上殘酷折磨,最終達到他們摧毀人意志的目的,即讓大法弟子寫出所謂的「決裂書」。

一、萬家勞教所集訓隊的迫害

通常來說,男法輪功學員在送往長林子勞教所之前,先要到萬家勞教所集訓隊進行第一步折磨,大約十多天。由於接受集訓前已在拘留所被關了三、四個月,體重一般下降30-50斤,有的甚至已經骨瘦如柴了,長期遭受非人的待遇,走路都很困難。可想而知這樣的身體還要集訓,強化折磨會是甚麼樣!這裏沒有管教甚麼事,由牢頭說了算,居住擁擠,定時方便。這裏根本吃不飽,早晚是很稀的半碗大渣粥,實際上連一兩糧還不到,中午吃發霉玉米麵做的窩頭,裏面還有灰渣子等髒東西,這種難以下咽的東西,吃下去就會拉肚子,大法弟子個個餓得面黃肌瘦,惡人還變著花樣折磨弟子如強迫高強度的跑步、做操等等。

因為拘留所蝨子很多,牢頭就讓把衣服扔掉,所以到集訓隊時只剩很少的衣服,又趕上初春季節,風很大,十多天集訓下來,覺得渾身發冷,即使是飯後也冷,哆嗦得很厲害,若有同修說冷,管教就把窗戶打開使屋子更冷,更強迫在座位上背著手背誦監規監紀,人在裏面常常是走路打晃站不穩,可這一切絲毫動搖不了大法弟子修煉真善忍而形成的堅定的信念。

二、長林子勞教所管教設計迫害陷阱

集訓結束了,長林子勞教所用大客車將集訓隊的大法弟子押回長林子,在車上,管教讓戴著手銬的大法弟子蹲在汽車過道上,路程很遠,有的學員勞累加上幾個月的疼痛支撐不下去,警察看見就吵罵,還在大法弟子的身上來回走。

在司法局610辦公室和勞教局的雙重授意下,為迫害大法弟子,設下陷阱,這個勞教所有五個大隊,主要由楊所長和石所長主管,後來又增加個鞏處長,他是石所長的助手,楊所長主要幕後指揮,一般不直接插手,而石所長是一個迫害大法弟子的急先鋒,表現得極為險惡,用高壓和欺騙手段來欺騙大法弟子。

其中一大隊是偽善大隊,表面寬鬆實際險惡,受到一把手指示,四大隊的管教一般都比較年輕,是石所長直接指使的大隊,五大隊沒有隊長,實權在某所長信任的管教身上,二、三大隊基本是勞動大隊,各隊均有不同的迫害辦法。如一大隊偽善地在精神上摧殘你,二、三大隊用強化勞動摧殘你,四大隊用大排(刑事犯)嚴管你,五大隊強迫大法弟子看誹謗大法的電視要收錢,喝水要錢,利用類似的經濟剝奪手段搜刮大法弟子的錢,每個大隊都有大法弟子,各隊經常輪換,其目的是讓你承受不同的折磨,每隊大法弟子和刑事犯各佔一半左右,一個隊一般有50-70人,最多可達到90人,在管理上分強管、普管和寬管三種,對大法弟子規定嚴管和普管,沒有寬管,他們認為寫「決裂書」的就算放棄修煉了,可進入普管,沒寫的就嚴管。

三、長林子勞教所陰謀迫害伎倆的實施

有多少人能想到這所謂的「決裂書」 他們是如何得到的呢?他們用偽善欺騙弟子,輪番圍攻,晝夜不停威逼大法弟子。在弟子未到之前,勞教所就把幹警、大排(刑事犯)等人和那些已向邪惡妥協的叛徒們集中起來做好準備,先採用假惺惺地讓新來的大法弟子吃飽飯、洗澡、給水喝等寬鬆方法,使身體已經被迫害的很虛弱的大法弟子感到這裏比拘留所和集訓隊都好,騙取你的信任與好感。然後,突然集中搞「轉化」,一幫人輪流圍攻你,先是讓那些已向邪惡妥協的叛徒們用邪悟來攪亂你的思想。大排(刑事犯)嚇唬你,說你不妥協不給你排鋪,讓你無法睡覺,用包夾辦法治你,不讓你吃飯還讓強體力勞動累死你,蹲小號整死你,不妥協便是無期關押,別想出去了等等,並耍流氓調戲你,有幹警找你談話軟硬兼施整治你,晝夜不讓睡覺。他們輪流折磨人。但大部份大法弟子都堅定自己的正念,沒向這些邪惡的小丑們妥協。

如果你堅定正信,他們就脫去偽善的外衣,採用高壓迫害,如處處包夾你,就是你無論甚麼時候,你前後左右都用大排監視你,欺壓你,也就是用座位包夾,站隊包夾,睡覺包夾,吃飯包夾,充份體現了勞教利用壞人整治好人的政策,還用長期罰站,(最多一天18個小時),走廊長時間蹲著。四隊高壓迫害弟子更狠,讓你長時間勞動不讓休息,睡覺又很擁擠無法睡,吃飯大排先吃,剩下少量才給大法弟子,根本吃不飽,警察訓斥你,特別是那個石所長動不動就威嚇說:「你離蹲小號不遠了。」確實他讓許多大法弟子蹲了小號,蹲小號比挨打還難受。他是用手銬子銬起來掛在頭頂上方,使你站不起來也蹲不下,晝夜吊著,睡不了覺,使你肢體麻木疼痛難忍,一般讓你蹲一星期,當然也有更長時間的,即使不用一個星期,就是三天下來,腿腫的很粗走路都很困難,蹲小號下來的人經常有虛脫,腸梗阻,心力衰竭,肺結核,心臟病,濃包疥等疾患。石所長的毒辣不但體現在讓你蹲小號上,他曾讓大排(刑事犯)將絕食期間身體虛弱不能蹲下的大法弟子在地上拖來拉去,不管你擦傷不擦傷,像拽死狗一樣的在地上拖,全都不顧人的死活。

他們看到許多大法弟子因長期關押不但身體虛弱,主要是因為長時間不學法精神受不了,確實都有想早日出去的想法,他們就用寫了「決裂書」可以減期提前釋放來進行欺騙,有的學員上了當。事實上不管你寫不寫都不釋放,超期也不放,就是向他們寫了「決裂書」出去他們也不放心,因為寫了「決裂書」的人被釋放後也大部份都在外面寫聲明「決裂書」 作廢,所以他們一律不放,還採用不讓探監,不讓和家人通話,不讓家人送東西等等卑鄙手段壓治你,雖然經常丟東西,他們還是經常搜身和搜查弟子家屬帶的東西,又經常找弟子所在辦事處,所在單位和家屬來給大法弟子施加壓力,雖然明知道用電視、錄像、「材料」毒化大法弟子沒甚麼效果,還是不斷的放、念。這個勞教所很黑,吃的多數是粗糧,特別是六月份,以改爐灶為名一天吃三頓大渣子,特別是中午的大渣子不熟,使很多人都吃壞了肚子,沒有蔬菜,早晚鹹菜是海帶,中午湯菜也是海帶,要說有蔬菜也只能是有少量的大頭菜腌的鹹菜,得各種病狀的人很多,放出來的人也多數是瀕臨死亡狀態,而且是因為勞教所怕家屬和社會追究,才將人放出來。

以上只是我在勞教所,集訓營的一些真實的親身經歷,只是邪惡迫害大法及大法弟子的冰山一角,也是我用事實揭露人權惡棍江XX的彌天謊言。

天理昭彰,善惡必報,請善良的人們支持法輪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