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秘魯除惡和洪法的體會


【明慧網2001年9月22日】幾個月來,我一直想寫大法活動的文章,就是寫不出來,腦袋空空的,時常還有「寫不好」的念頭。在正與邪的較量中,邪惡反映在有形與無形的表現中,使我認識到: 這是舊勢力利用我變異的觀念鑽了空子,是邪惡的干擾。我們寫文章是揭露邪惡,總結大法工作,吸取教訓,隨時清除自身後天形成的人的變異觀念,走好正法進程的每一步,這是邪惡所害怕的。師尊告誡我們: 「作為大法弟子,你的一切就是大法所構成的,是最正的, 只能去糾正一切不正的」(《大法堅不可摧》)


 2001.5.13,世界大法日秘魯大法弟子煉功秘魯2號電視台採訪
秘魯2號電視台採訪法輪功弟子在市政府洪法

下面談談我們在秘魯除惡,洪法的體會與教訓 。

一、清除邪惡、維護大法,興建煉功點的經過

五月十三日,是法輪大法世界日,又是母親節。秘魯大法學員一早集聚在戰士廣場公園(Campo de Marte)煉功點。煉功點被大法的小旗和彩球點綴的格外漂亮。學員們相互擁抱祝賀法輪大法。大家整齊地排好了隊,隨著煉功音樂緩緩地做著每個動作。煉功結束,遊行開始。學員們按捺不住興奮的心情,這是秘魯法輪大法弟子第一次上街遊行,向世人展示法輪功弟子的風采。學員們相互配合拿著橫幅走在街上。過路的人驚奇地看著我們伴隨著動聽的音樂喜氣洋洋的遊行隊伍。念著橫幅上「真善忍」「法輪大法」的每個字母。急切地想知道甚麼是「法輪大法」?甚麼是「法輪功」?傳單很快派完了。有幾個學員不見了,原來被路人圍住要求教法輪功。

第二天,我們決定在利馬市的烏瓜爾得公園建立第四個法輪功煉功點。這是開放式的公園,兩側靠居民住宅區,前後一邊靠中國駐秘大使館,一邊靠大街。

我們煉功觸怒了邪惡之徒。第二天來了一個中國人不准我們在此煉功,說中國大使館在這,不准煉。我糾正他地理方位的錯誤「中國的領地是在圍牆裏面,這裏是秘魯的領土不是中國大陸。我們煉功不影響任何人,並歡迎他參加一起煉功,看看感覺是否像大陸媒體所講的那樣。他尷尬地站在那兒說:煉吧,煉吧看你怎麼死在這裏。說完灰溜溜走了。不一會兒,來了巡邏警察,查了證件後說不準在此煉功,因為中國人打電話給他的上司了。我想,這些警察是無辜的,於是遞上大法的傳單,告訴他,利馬的公園是自由的,任何人都可以在此煉功。我們沒有違法,我們不會走的。

邪惡之徒無奈,又使一計。一天,公園前停了一車子荷槍實彈的防暴警察,五、六個警察圍住我們檢查證件登記名字。查明我們的身份,看了大法的傳單後,得知我們僅僅是在此煉功而已,表示歉意。告訴我們是中國大使館報的案,中國大使館謊說公園發現可疑分子、他們的安全受到威脅,云云,真是可笑到極點。堂堂駐外使節,竟然拋出如此不堪、一戳便破的謊言。師父說過:「這個邪惡它看到了自己要被清除的時候也是極其囂張的。它就是壞,它就是毒,它就是邪,就像那個毒藥一樣,你叫它不毒人,它做不到,它就是這樣的東西,那麼在清除它的過程中也要毫不客氣,就是清理掉。」(《在2001年加拿大法輪大法修煉心得交流會上的講法》)

邪惡之徒看驅趕不了我們又出第三招。一天,使館出來兩個人驅趕煉太極拳的人群,並說明因為法輪功在此煉功才趕走他們的,接著親自監督該區域市政府警察(片警)趕我們走,其理由是:市民到市政府反映不歡迎我們在此。我沒有動,這兩個使館的人躲在警察的後面,一個勁兒催促警察叫我走,還伸出腦袋叫喚著:警察趕你走了,你還賴著不走?!說我甚麼反政府啦,叛國啦,漢奸啦不是中國人啦等等,看著他們可憐的模樣,我對著他們發正念:法正乾坤,邪惡全滅。並告訴他們:「我天天來,你們趕不走我的。」聽了這些他們無話可說,走了。

市政警察說市政府需要一份在此煉功報告,待市長批准前,不得在此煉功。我們尊重他們的意見不煉功,只學法。學法中越學越覺得自己不對,犯了大錯。我們在此建煉功點,是讓更多的人了解認識法輪功。包括使館的人和來辦事的華人、西人。邪惡利用常人勸我不煉,我就不煉了。「修煉是超越常人的」,「人類的任何組織能超越於神佛之上嗎?批評氣功的人有能力指揮佛嗎?他說佛不好,佛就不好了嗎?他說沒佛,佛就不存在了嗎?」(《為誰而修》) 隱藏在我內心深處的根本執著迎合了舊勢力的安排,向邪惡低頭,「即使不是真心的,也是在向邪惡妥協」。(《大法堅不可摧》)我是堂堂正正的大法弟子,就要堂堂正正地煉功,誰也阻擋不了我。

第二天我煉功,片警不讓煉,我讓他出示不准煉的批文,他急了,指著大使館說:是你們中國人不准的。接著把我的煉功音樂關掉了。我不理他,接著自己喊口令,口令一出只見他倒退了幾步。隨後我打開音樂繼續做,當我睜眼看他時,他像欣賞一幅畫似的認真看著我做的每一個動作。我心裏感到歉意,真對不起這位老哥,他從開始就沒有看到完整的五套功法,怎麼能知道法輪功好不好呢?之後,我煉功他靜靜地看著。

「師父要挽救一切眾生,而邪惡勢力卻在真正地利用眾生對大法犯罪,根本目的是毀滅眾生。」 「作為大法弟子是全盤否定一切邪惡的舊勢力安排的。」(《大法堅不可摧》) 對照師尊的話,我向內找,意識到自己一開始就存有爭鬥心,對中國大使館的人用人的觀念、思維和他們爭辯,起不到講清真相,清除邪惡的目的。每次在這煉功時,就想今天不會有干擾吧?這是怕心,怕受到干擾。邪惡就利用這個怕心不斷地干擾,企圖使我不能煉。我深刻體會到:要正一切不正的,首先正自己。用最純淨的心才能做最偉大、最神聖的事。

二、正一切不正的,向世人、政府、媒體講真相

我們向世人洪法,講真相的同時,向利馬市所有30多個區政府,送去了印有煉功點的海報、大法資料和書籍。各市政府主管都非常樂意接受大法資料,紛紛把海報張貼在各自門前的宣傳板上。更多的希望是在他們的區域建煉功點。馬格達萊娜市政府立即邀請我們向該區的各部門工作人員展示五套功法。我們應邀參加,表演了五套功法後,大法弟子向在場的人士介紹了法輪功,受到熱烈的歡迎。

在聖.易斯特羅(San Isidro)市政府的門口我們看到大法的海報。可是第二天就被摘下來了。該市長始終不敢見大法弟子。市政警察請我們見他的領導。在市政警署,這位領導用奇異的眼光打量著我們,我們開門見山地和他洪法,他頗有興趣聽著。他拿出一份中國大使館攻擊法輪功的資料疑惑地說:這裏說煉法輪功的人是精神病,你們不像啊?我們就用自己得法的親身體會批駁了這些謊言。領導笑著說我們太正常了,不是像他們說的那樣,問我們為甚麼非得要在中國大使館前煉功,到別的公園煉不也一樣嗎?我們給他看了從明慧網下載的中國大陸大法弟子受迫害的圖片說:我們把中國政府對待法輪功真實情況告訴大家,包括中國大使館的人,只是想讓人們知道法輪功不是像中國媒體所講得那樣。我們按照真善忍標準做好人。利馬的公園是自由的,我們為甚麼不能在這裏煉功呢?!辦公室的人靜靜地聽著,還主動索取大法傳單。

2001年7月21日至8月5日,我們在利馬一年一度的國際和平友好博覽會上,租了一個展位,向世人展示法輪大法九年弘傳的歷程的圖片。與我們前兩次辦的圖片展所不同的是,增加了國內大陸弟子受迫害及海外弟子聲援的圖片和一份自製「中國停止虐殺!SOS」的海報。

21日上午九點,我剛到位,館內的工作人員指著大法弟子受迫害的圖片和海報說是搞政治,不准掛,我平和地告訴他們不是政治,我們沒有政治目的,只是在講事實,並把真相的傳單給了他們。一位穿西裝的工作人員請我11點去經理辦公室。11點正是開幕的時間,這明擺著是邪惡的干擾破壞嘛!我不配合。經理親自到我們的展位,提出兩個問題:一是名稱與內容不府,一是宣傳政治。我播放介紹法輪功錄影帶和講真相的英文錄影帶給他看。告訴他我們修煉人不搞政治。

第二天,我們的展位被封了。我很難過,在師父像前大哭了一場,深深感到對不起師父。博覽會的經理讓我們選擇:一是調整圖片繼續開展;一是撤消展期。我想不調整圖片,繼續開展,因為我們失去的將是永遠彌補不回來的機會。修煉以來第一次感到這麼難。看著被封閉的展位,我想:一切事由都不是偶然的。大法工作我們做了一點應該做的,可是秘魯2000多萬人口,光是利馬市600萬人口,有幾人知道法輪大法?這才是真正愧對師父的事。我們決定調整圖片,繼續開展。我們要利用這個窗口向世人洪法,講真相。

事後,博覽會的人告訴我們:有兩個中國大使館的人看了我們的圖片後,要求封閉我們的展位,經理沒有同意,給了我們兩個選擇。通過這件事我們都向內心去找自己不足之處:租用博覽會的展位從去年就準備預定的。為圖展,幾個月前就在作準備工作。但是從租位開始我們就用了人的念。我們布置展位時只是在做事情。因為誰也沒有向這神聖的展位發正念,哪怕「不准邪惡干擾破壞」的一念都沒有。被封的事發生後,又用人的念去處理,首先想到的是對方的不對,而不是先考慮自己做錯了甚麼沒有?這樣就跟著後天形成的人念走,情緒低落,就會感到大法工作這麼難。再一次給邪惡鑽了空子。對大法工作造成了不可挽救的損失。教訓太深刻了。

師父再一次慈悲地告訴我們:「因為你們畢竟是偉大的修煉者,和常人是不一樣的」(《在2001年加拿大法會上的講法》) 當我們用正念清除自身後天的觀念和干擾時。正信充滿全身,無比輕鬆。圖展期間,越來越多的人認識法輪功,許多是孩子領著大人來看的。不少華人仔細看了每幅圖片還很樂意接受大法真相的資料。經過與我們接觸和了解,博覽會經理消除了對法輪功的誤解。非常高興地接受我們送給他的大法資料和書籍,表示一定好好看看這本書,歡迎我們繼續參加下屆的博覽會。

圖展期間,我們同時著手聯繫各媒體。圖展剛結束,我們應邀秘魯7號電視台的10分鐘現場直播。「法輪大法」;「真、善、忍」法輪功五套功法介紹,法輪功弟子們煉功的英姿風采。第一次通過電視台傳遍秘魯的大地,進入千家萬戶。還沒有離開攝影棚詢問電話就打來了。連節目主持和電視台的工作人員也紛紛索取法輪功資料。全國發行《秘魯人》(El Peruano)報,用整版篇幅報導了對秘魯大法弟子採訪的文章;醒目的「真善忍」中西文彩色文字,師父教功彩圖一下子打進千、萬人的眼簾,深深地進入腦海。接著《理報》(La razn)報導大法的文章相繼發行。諮詢大法煉功的電話絡繹不絕。秘魯2號、4號、5號電視台將相繼邀請採訪。

邪惡之徒受不了了。它們用最卑鄙、最惡毒的手段,讓《秘魯人》報的總編輯辭退報導大法文章的記者。讓4號、5號電視台中止對我們大法弟子的採訪報導。中國大使館的人企圖讓正在製作節目的2號電視台停止對我們的報導,並把秘魯大法弟子的名字交給總編導,說是危險人物,恐怖份子,正在秘魯政府密切注視之下。這樣反倒引起總編導的興趣,他取消計劃週六7分鐘對我們報導的節目,編入週日上午九點全國收視率最高的《焦點》(Contra punto)專訪節目之中,時間15分鐘。電視台同時採訪中國大使館。我們深知節目一出,眾生的一念將決定了他們的未來。從電視台採訪製作一直到播放,我們一直在發正念。希望秘魯人們有美好的未來。他們太幸運了。一台15分鐘正與邪較量的節目,實實在在地展現在千千萬萬的秘魯人的面前:天安門大法弟子高舉「法輪大法」橫幅,驚天動地「法輪大法好」的聲音,震撼著大洋彼岸異國人民的心。警察對手無寸鐵的婦女老人(法輪功弟子)拳打腳踢的鏡頭和被打致死的大法弟子的圖片,讓善良的秘魯人慘不忍睹。大使館官員對法輪功的誹謗讓秘魯人迷惑不解。秘魯大法弟子煉功平和,安寧的場渲染四週,連節目主持人情不自禁隨著煉功音樂做動作的畫面,已經是對邪惡之徒有力的回答。「天安門自焚」的破綻讓人一眼望穿。秘魯大法弟子無辜被邪惡之徒跟蹤,電話被竊聽的事實如實反映在電視畫面上。讓千千萬萬秘魯人感到震驚。

師父說:「既然舊的惡勢力非要給我們清除他們的機會,那就好好利用它。歷史上沒有過,也算是難得。」(《在華盛頓DC國際法會上講法》)

秘魯大法的工作剛剛開始。我們會珍惜師父賜福於我們的一切。牢記恩師的教導:「弟子們,精進吧!最偉大、最美好的一切都在你們證實大法的進程中產生。你們的誓約將成為你們將來的見證。」(《正法時期大法弟子》)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