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麥奧爾胡斯洪法中的點滴感悟


【明慧網2001年9月20日】8月30日-9月2日,是丹麥第二大城市奧爾胡斯一年一度的民俗節日。我們大法弟子相約來到這裏,向善良的人民講清真相,揭露邪惡,緊急呼籲與徵簽。

在節日期間,奧爾胡斯市民一反往常,走出家門,投入各種活動中。這次的洪法活動,我們遇到的人比哪一次都多。人們雖然在喜慶的節日裏,當他們看到這一幅幅大法弟子遭受殘酷迫害的照片時,仍然不約而同地停下腳步,仔細地觀看和閱讀,然後,主動在徵簽表格上簽字,有時,等待簽名的人排起了長長的隊,幾本簽名本都忙不過來。

在洪法活動中,有幾件小事觸動我的心弦,久久不能忘懷:

有一隊黑人組成的打擊樂隊,在我們洪法地點近處演奏,這喧鬧聲幾乎蓋住了我們的煉功音樂,不免給我們的煉功演示帶來一些干擾。他們說,他們在這裏已經演奏了十幾年了,這幾天每天都要在這裏。我們把這喧囂聲當作心性的考驗,不為所動,同時又善意地向他們發SOS傳單,與他們交談,告訴他們法輪功的真相。到了第二天,發現這群人主動挪換了地點,避開了干擾我們。為我們創造一片寧靜的場所。我看到了他們的善良與同情,和無聲的支持。

有一位上了年紀的婦女,她站在弟子們被迫害與殘殺的圖片前,一張張地看著。然後她哭泣著,簽了她的名。還有一位婦女,當我向她講述覃永潔的故事,故事還沒有講完,她流著眼淚說:「不要再講下去了,我的心無法承受這樣的痛苦。」她簽下了名字,擦著淚,默默離去。

還有一位小姑娘,她認真地問她的媽媽發生了甚麼事。那位善良的媽媽痛心地向女兒解釋發生在那遙遠國度裏的悲慘而又殘酷的事,小女孩用她那稚嫩的筆觸簽下了自己的姓名。

每當我遇到這樣的情景時,心中總是被他們的善良強烈地震撼。我不由地想著我的被邪惡毒害和矇蔽的同胞們。丹麥人民的善良與正義,與國人的冷漠與麻木,對比太大了。我深切地看到了人們道德淪喪的後果。我的同胞們,他們中許許多多人,也曾經善良,正直,富有正義和同情,從甚麼時候開始,他們變得那麼冷漠,自私?在暴政的高壓下,人們漸漸地蜷縮在自己舒適的小窩裏,不再關心別人。在看到別人的痛苦時,不僅無動於衷,甚至幸災樂禍。

經歷過太多的欺騙與愚弄,付出過幾代人的教訓,很多華人不敢相信,這個世界上有好人,人間還存在著正義和良知。在丹麥人敞開單純的心懷,傾聽我們的講述時,中國人卻睜大了懷疑一切的眼睛,面對真誠,卻硬是要從中找出「欺騙」的蛛絲馬跡來。在人們冷漠與自私中,我看到那被層層污垢包裹著的心中的傷痕。人們在迷茫中,在苦難中,丟失了他們生命中最可貴的本性。

回想在我得聞宇宙大法之前,我的心性又何嘗不如此低下,道德淪落?

在為國人痛心,為丹麥人民的善良欣慰的同時,我又每每為把我拉出泥潭的師父的無邊洪大的慈悲流淚不止。是啊,師父的苦渡,苦口婆心地把一個個迷茫中的生命喚醒,在他們心中注入「真,善,忍」,師父個中的承受,又豈是我們弟子能感受萬一?

現在世上還有這麼多與我當初一樣的人們,他們的善念被泯滅了,正義被忘卻了,他們的本性被污染了,但是他們還是師父珍惜的生命。用大慈悲去救度世人,喚醒世人的良知與善念,需要我們去付出和承受。但是這點承受,與師父為我們的承受,為世人的承受,為宇宙一切眾生的承受相比,又何嘗能夠掛齒?

想像那一天,真相大白於天下之時,隨著弟子們的圓滿,還有許多生命,會在「極苦的償還歷史上所欠下的惡業中消去罪惡」(《除惡》),還有許多生命,將打入層層銷毀的痛苦中。我的心中沉沉的,曾有過對圓滿的執著、對法難結束的期盼,頓時消失。如今師父為弟子留下的時間,每一天,是為了我們的圓滿,也是為了多救度一個眾生。想到此時,我心中的雜念,混身的疲勞,就會一掃而光。珍惜今天的每一天,每一時,每一刻,把自己的全身心溶入正法中,「發心度眾生,助師世間行」。讓自己再精進一些,做得再好一些,多喚醒一份良知,多救度一個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