沃特福得──SOS徒步穿越愛爾蘭札記(五)

【明慧網2001年9月19日】到了沃特福得之後,湯米.柔敕先生直接把我們帶到了當地的電台。雖然沒有找到約翰議員給聯繫的主持人,但是另外一個高高大大的男主持人聽了我們的介紹之後,馬上同意給我們插一段節目。主持人問了許多關於鎮壓的情況後,還向聽眾介紹我們將在市中心演習功法。從電台出來,和湯米先生告了別。我們就和麥克爾一起回到了他的住處。麥克爾還在車上的時候就向我們提出晚上可以在他那裏休息。我們將行李放在麥克爾那裏,來到了沃特福得的市中心。

沃特福得是愛爾蘭東南的一個重鎮,也是重要的新興的工業城市。和愛爾蘭的其它鄉下城市一樣,城市規模不大,但是很集中,古樸和現代風味結合著體現在店鋪和其他的建築上。市中心有一個很大的廣場,好像是特意為我們煉功修建的一樣。我們兩個一路上配合默契,發簡介,拉橫幅,演示功法,井井有條。簡介發出的速度是飛快的,我們一路上已經補充過好幾次「給養」了,可是眼看簡介又沒有了。在我們回住處的路上,路過一家中餐館,就進去向他們簡單地介紹了真相,他們拿著真相材料都在仔細地看。當我們告訴他們第二天還要在街上煉功時,都紛紛表示要來觀看。

回到住處,為了感謝麥克爾的幫助,同伴功友為大夥做了一頓中國餐。晚飯後,這時都柏林的同修打來電話說師父的新經文下來了,我趕緊請他先在電話裏給我念了一遍,當時給我很大的震動,我發現師父說的那些不好的心和想法,幾乎我都有。我實在等不及回到都柏林了,就請他先傳真到李歐家,再讓李歐第二天給送來,正好我們也沒有簡介了。

第二天一大早,我們就去了當地的報社將一份真相資料送給他們的編輯,希望能給我們做報導。我們去市政府,見到了市長秘書,並請她轉交信和資料給市長,希望幫助停止在中國的殺戮和迫害。頭一天在電台接受採訪的時候,電台的主持人還給了我們當地的議員聯繫電話。後來我們有將在沃特福得的四個政府議員,逐個電話聯繫。肯尼利議員的秘書蝶卓女士是個善良風趣的人,她告訴我們她也非常喜歡靜坐修煉,只是現在太忙沒有時間,不過她的丈夫練太極好幾年了。她在電話裏跟我們說,你們來罷,先把資料給肯尼利先生看看,……。剛到布蘭敦議員的辦公室,議員就回來了。蝶卓和他介紹了我們的情況之後,布蘭敦議員說,趕緊進來吧,我們就把國內的弟子受迫害的情況,警察如何的殘忍,江澤民怎麼狠毒,有多少人家破人亡,妻離子散的事介紹給他。布蘭敦議員說,真不能相信,現在還有這樣的事發生,我一定向議會和外交部長提問,盡最大努力幫助你們。

和布蘭敦.肯尼利議員在他的辦公室合影布蘭敦.肯尼利的秘書蝶卓女士

從議員那兒出來,到了我們和李歐夫妻約定的見面的時間了。見了面,我倆就迫不及待地讀著師父的新經文「正法時期大法弟子」。李歐也跟我說,他感到羞愧極了,因為一直沒有真正地助師正法,說我現在明白了,一定努力做來彌補以前的損失。聽到他們這麼說,我心裏真的為他們高興和感動,因為這個問題拖了他們很長時間,還好終於明白了。由於我們要在下午5點之前趕到沃特福得郡的政府所在地敦伽溫鎮,所以李歐的妻子就開車送了我們一程,我們匆匆忙忙恰好在他們幾乎要關門的時候到了那裏。門口接待我們的是一個慈眉善目的中年女子,再聽了我們的介紹之後,向我們保證說,一定會把信和資料交給議會主席。我們在問她的名字的時候,才得知她原來是臨時幫忙的,我在心裏感嘆,臨時趕到這裏就是為了和我們見面,跟大法續上這個緣分。

在敦伽溫鎮子的商店裏,放了一些簡介之後,已經是下午6點多了,我們兩個決定吃點兒東西,因為還要趕很長一段路呢。來到了一家快餐店,我們兩個點了飯,要了杯白開水,並很快吃完了。付完帳的時候,我和櫃台的姑娘介紹了我們兩個在為中國遭受迫害的法輪功弟子做穿越愛爾蘭步行,並向她簡單介紹了國內迫害的情況。這個姑娘把我的賬單又要了回去,在我還沒弄明白怎麼回事兒的時候,她一把就把賬單給撕了,說真對不起,我不知道你們的情況,這頓飯,就算是我對你們的支持吧,願上帝保祐你們。面對她如此善良友好的心,我和同伴這時也只剩下說謝謝的份兒了。

有了這麼多善心人的支持和鼓勵,我們兩個越走越有勁。天一直是陰濛濛的,還有像噴霧一樣的小雨,但這絲毫不影響我們。我們堅定地邁著步子,朝著下一個目的地,海濱小鎮瑤奧走去。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