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自私和本質變異的所悟


【明慧網2001年9月19日】我可以說是被一個夢嚇醒的,醒來後,慢慢的回想夢中的內容,覺得應該將此夢的內容與自己的所悟記述下來,如有不妥之處,還望各位同修慈悲指正。

夢中我在北京市找房子,來到一個販賣小商品的小亭子旁,那裏有幾個人並有幾把椅子。我坐在椅子上聽著那幾個人的閒語,當別人問起我時回答一句,但大多數時候只是微笑,直到那個女店主拿出一個本遞給我。開始我以為是善良的女店主要為我介紹工作,可是當我低頭看那個本時居然是手抄的經文。我馬上意識到這是位同修,而且不能及時得到師尊的經文,因為知道她給我看的並非師尊最新的經文。於是壓低聲音對她說:「我有最新的!」看到她又驚又喜的目光我深感師尊的慈悲。我低頭翻隨身所攜帶的包,一邊拿經文,一邊思索給這位同修留下甚麼聯絡方式。正在我想的時候,隱隱感到旁邊一位四十多歲的婦女有點不對勁兒,當我看向她時,她竟向我撲來,雙手掐著我的脖子,眼冒兇光。我頓覺全身無力,毫無還手之力,但思想是清晰的,覺得這個女的是精神病。這時,旁邊的幾個人將這女的拉起,但她還是眼冒兇光的看著我。我想到師父在講法中說精神病不是病,而是因為人的主意識太弱,而被其它生命體控制。當時沒有想起原話,我就想「法正乾坤,邪惡全滅!將控制她的一切邪惡抓走,化掉!化成水!」此時我強烈地感到是因為她的自私導致了她變成這樣,便衝她大喊一聲:「不要太自私啊!」聞聽此言,她全身一震,形像漸漸隱去,我身體也震了一下。

全身是汗地醒來坐在床上想起那個婦女邪氣兇狠的目光,我有點不寒而慄,但那一句「不要太自私啊!」是那麼的清晰!這,和我是甚麼關係呢?夢中那位四十多歲的婦女有可能是我自身的那份自私嗎?但,我還未到二十呀。我的私心那麼重嗎?

回想從96年得法到現在,我不由地一驚──是的,我的私心很重!精進時,為了個人的圓滿,是個私;由於安逸之心引起的停滯,更是一個私!7.20以後,雖然也義憤填膺地想要去北京,但並非是非常純淨的心,而是因為師父在《長春講法》中有這麼一句:「圓滿了你都不動,我看你怎麼辦,你也不想圓滿。」(53頁)內心的深處是為了圓滿。後來,看到電視上有個別站長輔導員和以前的老學員在電視上攻擊大法,又聽人家說,監獄裏的刑法如何如何地殘酷,就生了怕心:他們都沒有頂住,我行嗎?如果頂不住掉下來怎麼辦?雖然現在也走出家門,投入正法,但那根深蒂固的私心依然是那麼的強烈:「以人為師」,怕負責任;別人的優點觸痛了我的名利心,產生很強烈的妒忌心;做好了一件事情,別人誇了兩句,就不由地飄飄然,生出不必要的歡喜心,這一切的一切不都是私心在作怪嗎?對於那人世間的名利情,為甚麼能拌著我們的腳步,生出安逸之心,是因為我們呆在那種環境裏舒服,依戀,如果這些世人所看重的一切在我們眼中是痛苦,我們還會放不下嗎?那,在這個基點上的放下與放不下不都存有一個私嗎?

一位功友曾對我說:「師父在《轉法輪》中指出‘從中有些人,可能增加了私心,慢慢地就降低了他們的層次,就不能在這一層次中呆了,他們就得往下掉。’(第四頁)為甚麼師父用了增加而非產生呢?是不是我們先天就帶有呢?」而且師父曾在大湖區講法中說過「我告訴大家,因為今天思想變異的人自己察覺不到,是因為人的本質都發生了變化,」那這是不是也是因為私心呢?

我的悟法是我們變異的最本源是我們的私,它是產生一切變異觀念的根源,如果不將它去掉,就達不到師父對我們的要求:「我還要告訴你們,其實你們以前的本性是建立在為我為私的基礎上的,你們今後做事就是要先想到別人,修成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正覺,所以你們今後做甚麼說甚麼也得為別人,以至為後人著想啊!為大法的永世不變著想啊!」(《佛性無漏》)就不能回到我們先天最原始的位置,就無法圓滿,更更重要的是,我們就會像些舊勢力一樣:「表現上是正法中其不至於被落下,同時又表現參與了正法,實質上是借助正法達到它們為私的目的。」(《正念的作用》)如果我們有一絲為私的目的如何能將自己完全的投入正法,如何能真正的成為大法的一粒子?

最近,在我身邊幾處資料點被邪惡迫害,損失很大,有些資料點就是沒被迫害,但竟然停產了,或生產出東西沒能及時送出,即使都有這樣那樣的理由,但,最根本的原因是不是也因為私呢?我們將自己擺在哪兒,又將大法擺到哪兒了呢?同修之間因為對法理認識的不同引起的爭執,兩個人、甚至幾個人由於不同的觀點爭來爭去,如同師父在《轉法輪》裏否定的禪宗有關頓、漸之爭。完全不必要的爭執影響了學法,影響了正法,這,又是為了甚麼呢?都想讓別人認同自己,是不是也是私呢?

如果我們每一個大法弟子都能從根本上去掉自己的私心,每一絲每一念都是為了正法,邪惡還有機會鑽我們的空子嗎?我們還會被安逸之心帶動走向邪悟嗎?

我陷入了嚴肅的深思。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