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省祁陽縣副書記誹謗大法時當場昏倒 成為植物人

【明慧網2001年9月16日】湖南省祁陽縣副書記在大會上誹謗大法時當場昏倒,成為植物人之後,縣城百姓,議論紛紛,多數都說彭開發鎮壓法輪功做得太絕太狠,變成植物人那是現世報應;祁陽幹部竊竊私議,或曰罰款太多,或曰打人太絕。

真要說因果報應,就會有人說你宣傳迷信。如果說不是因果報應,它又太像因果報應了。因為彭開發去年對法輪功幹了兩件大壞事:

第一件大壞事罰款太多。凡進京上訪的大法弟子他規定每人罰人民幣一萬五千元,個別人還罰到了一萬七。有的一家有幾個大法弟子,被罰得傾家蕩產。

第二件大壞事是去年12月江來生在看守所被活活打死與他有關。因為彭開發對執法人員公開說過,對法輪功弟子可以超法律制裁,過點頭,出點事不追究你們的責任。有了他這句話,看守所的幹部就有了滅絕人性的膽量,就幹出了滅絕人性的事。

彭開發變成植物人那是一瞬間發生的事。在全縣政法工作會議上,他在安排工作。第一項、第二項說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第三項,講到「要把…的鬥爭進行到…」時兩眼突然翻白,當場倒地,不省人事。急忙送醫院搶救無效,又連忙送長沙……命保住了,但成了植物人,一個生不如死的人。

這就是報應,這就是懲罰。也許有人會說這是巧合,這是偶然。巧合也好,偶然也罷,終究事出有因,客觀事實與客觀現象是誰也抹煞不了的。在場各鄉鎮管政法的副書記,一個個都親眼目睹了這毋庸置疑的現場,無不為之震驚!

有良心的人都知道,這是在作惡,在造業。大法弟子說,殺生是造業,殺人是最大的造業。 善惡到頭終須報,只分來早與來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