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安排在人間真正顯現出來(譯文)

冰島行(第二部份)


【明慧網2001年9月13日】7月29日至8月4日,冰島行(第二部份)

我從來不認識一個冰島人。但今年春天開始,無論我到哪兒,瑞士,丹麥,英格蘭等等,都會「撞見」冰島人。最終我認識到我應該去冰島證實大法,澄清真相和洪法,因為據信那裏還沒有學員。一些冰島人說著同樣的話:「…由於某些原因,冰島只有兩個星期好去,7月的後兩個星期。」這正是學員們去華盛頓的兩個星期。

許多人對我去冰島的決定有疑問,諸如:「他們人很少,為甚麼在冰島人身上花時間呢?」或「你可以去見師父的時候,為甚麼去冰島呢?」等等。我收到的意見越多,去冰島的決定越變得堅決,因為我對他們的疑問的回答堅定了我自己的決心。現在時間很緊,而這些人甚至還從來沒有過聽到大法的機會。我怎麼能沒有足夠的善心去給他們一個擺放自己的機會,以及給他們一個建立關乎他們未來的機緣呢。

這不僅是必需的,而且是緊急的,是為了那個國家的未來必須要做的。感謝我收到的批評,現在我心明意定。

在我決心已定,如磐石般不可動搖後,我被賦予超常的洞見力。(正常情況下,我看不到另外空間景象)我看到所有的事情都已經在另外空間裏安排好了,水晶一樣的清楚。唯一我需要做的就是隨其自然,讓這個事實在人類社會也展現出來。我之所見有助於我更深地理解到實質上不是我走向冰島,而是大法走向冰島,我應該以清醒的正念,純淨的心讓大法(通過我)去發揮威力。感謝這個點化,使我對自己--一個年輕女修煉者隻身赴冰島兩週沒有感到擔憂。心中只有法,我應該能夠在冰島助師世間行。(後來我聽說三名學員在他們從華盛頓回歐洲途中會在冰島停留兩天幫助我。)

所有都是事先安排好了的一個證明是,到達冰島數小時內,我沒有做任何事,電視新聞就採訪了我。這給了我一個在許多方面講清真象的機會並於7月22日展開了冰島SOS緊急呼籲活動。

第一週,7月22到29日,各種聯繫建立了起來,完成了翻譯工作,並製作出海報和傳單。也有來自電視台及報刊的採訪。當然同時也為人們舉辦了教功班。(詳情見冰島行第一部份)

7月29日星期天:在冰島暫停兩宿的三名斯堪地那維亞學員離開冰島後,我有幾個小時陷入人的狀態。我希望他們能呆得長一些,希望他們別走。我甚至被干擾到對一位冰島人說,「也許我應該走一圈把海報拿下來?如果星期二有很多人(來學功)而我無法接待那麼多該怎麼辦?」(電視,報紙,和滿城的海報已經宣布了所有介紹班的消息。並且星期二要開始一個新的介紹班)那位六天前知道大法的冰島人對我嚴肅地說:「究竟是甚麼使你這麼說呢?自從你一星期前到這兒來,你一直做得很好。是甚麼使你覺得,突然間你失去了同樣的能力呢?」一聽到這些,我立刻認識到我給邪魔鑽了空子。我是大法的一個粒子,有甚麼我幹不了的呢。我謝謝他指出我的漏洞,清除內在和外在的邪魔,然後回家學法。

7月31日星期一:早晨6點半有4個人來和我一起煉功,晚上六點有18個人來。許多人表達了他們的謝意,你可以看出他們已經認識到大法的寶貴。我的心為善所擴展著,在我的心中我感謝師父給予這些人一個機會,不管這個國家人口的多少,冰島人不同於其他人。他們能看到,接受和理解世人通常不能看到,接受的。而且他們能接受他們看不見或不理解的不可觸知的事情。這是他們的傳統。

7月31日:早晨我們像往常一樣煉功,在晚上開始了一個新的介紹班,有49位新人參加。我是唯一的輔導員。我不能相信他們煉功動作做得有那麼好。在整個教功期間(三個小時),我僅僅需要糾正三、四次動作。絕大多數人一開始就做得很好,甚至第三套功法的「推動法輪」及第4套功法的「擰掌」都非常準確。顯然他們和我都得到了大量「不可見」的幫助,而且能量場非常之強。新學的人能夠看見光和顏色。這成功的一晚顯示了大法的巨大威力。

8月1日及以後:由於冰島人表現出這麼大的興趣,於是增加了一個新的煉功時間。從現在開始我們早六點,八點,和晚六點在公園見面,以便使煉功小組縮小,給每一個新學者得到輔導和提問的機會。昨天參加過學習班的大部份人都繼續來參加。他們中的一些人每天參加兩個班。9月1日41個人一塊參加了三個班。由於冰島人表現出的極大興趣,我聯繫媒體的時間變少了,因此從這時起,媒體開始追蹤我,採訪法輪功的情況。

有時我們學員想做好充份的準備,進行周全的計劃。有時準備和計劃花費了大量時間,而在最後,由於地點,形勢,更多的時候是因為時間的因素而使我們不得不放棄那個計劃,以不同的方式進行。

在冰島從沒有時間去充份計劃和準備,因為我在很短的時間內就做出了出發的決定。然而,我在冰島的體驗使我更堅定地相信只要我們學好法,保持一顆純淨的心,其他所有的事情就會自然而然地獲得成功。

請注意,冰島的成績不能歸功於我。事實上這件事情在高層空間就已經做好了。我所做的只是去那裏,根據這種安排中所賦予我的責任,讓這種安排在人間真正顯現出來,讓那些想要擺放自己位置的人有機會擺放自己的位置。

我感謝師父給予我們所有人的這偉大的禮物:在這段寶貴的時間裏的寶貴機會。實在難以表達這無限的感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