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悲無私的力量──正法進程中一點個人體悟


【明慧網2001年8月8日】
一、怕心的背後

在這個偉大、嚴肅的歷史時期,個人修煉和正法是融合在一起的。大陸弟子在向世人講清真相、揭露邪惡方面負有重大的歷史使命,同時又面臨嚴峻的考驗:邪惡的生命想方設法進行迫害。因此有的走出來證實法的弟子或不敢走出來的弟子怕被邪惡帶走,怕被抓、怕被勞教,等等。我悟到這都是慈悲心不夠而存在的問題。

師父《在北美大湖區法會上講法》講過:「如果在正法這件事情結束之後,人類將要進入下一步的事,頭腦中裝了‘宇宙大法不好’的這個人、這個生命,就是第一被淘汰的對像,……」當我們的慈悲心真正出來的時候我們在講清真相、揭露邪惡時想到的應該是:如果我被邪惡帶走、被邪惡迫害,那些和我有緣份的世人,誰來清除他們頭腦中的邪惡因素,誰來救他們?!我們不能等著別的同修去做,因為我們自己也正在修成大法粒子,我們有這樣的歷史使命。我們應該為宇宙中一切正的因素負責,為眾生負責。

其實說到底「怕心」就是「私心」。當我們心裏真的為眾生負責任,完全為了別人好,慈悲心自然會出來,她會像永不乾涸的泉水一樣,滋潤著萬事萬物,邪惡根本不敢靠近你,它會被你的慈悲融化掉。「明慧網」上有一篇文章《一位年輕幹警得法的故事》:有兩個惡警,一個狠毒地打大法弟子,一個惡毒地罵大法弟子。一天一位老太太(大法弟子)被惡警抓來,這個弟子一點也沒有怕,像來到自己家一樣。老太太盯了惡警一眼,惡警的拳頭就鬆開了。這就是慈悲的力量!

我在發真相資料之前,先學法,再用十分鐘發正念,發真相的路上及貼真相時,都發正念:「法正乾坤,邪惡全滅,慈悲眾生」,以純淨的心態去做,不把發真相資料當成一種任務:快發完快走。雖然我悟到這層法理,但還有一些緊張,我自問自己為甚麼會這樣。我想起師父曾講過,有的學員消業時沒把自己當作一個真正修煉的人,他抱著一種僥倖心理,從根子上說他還是把身體的不舒服當成病,只是僥倖的認為自己表面上不吃藥,師父就可以給他消業。我想我是不是有這樣的心理:我想到了慈悲眾生,師父就會保護我不被邪惡帶走。這是一個隱藏很深的私心,否則我應該快樂地做這些事。

下面我舉幾個我在正法進程中的例子:一天晚上,我準備到一條比較繁華的大街上去掛條幅,一位同修說:「別去了,我覺得今晚很危險!」我的心一動,但馬上想到:「我是大法弟子,我用純正的心去做一件全宇宙中最最神聖的事,不會出事。」當我剛要走,家裏一位親人來電話:「最近哪兒也別去,你們那個地區最近特別嚴,抓了好幾個人了!」放下電話,我考慮了一會兒:「是師父在點化我有危險嗎?還是……,」我又想到:「我的生命目前就是用來鏟除邪惡,不承認一切舊勢力的安排,如果我的正念強大,邪惡會自滅!」於是我出去了,結果很順利地做完了自己想做的事情。

有一個階段,我每天要走很多的路發真相資料,魔開始阻撓我,讓鞋磨我的腳,我的兩隻腳從腳心到腳跟整個一個大泡,磨起的肉皮很厚,我用針把水泡刺破,可是每天又連續起磨,結果一隻腳磨出了血泡,另一隻腳的水泡更大了,泡裏的水流出來粘著襪子又粘著鞋,使我無法走路,只能兩腳蹭著向前移動,每移動一次,身上就出一身冷汗,感覺自己快疼死了。我拿著資料想:「是回住處休息,還是出去發資料?」我猶豫著,後來我堅定地對自己說:「如果我不去發資料魔一定會高興,我就是死,也要死在發真相資料救渡眾生的路上,也不能死在床上!」於是我蹭著移動腳步去發材料。當我發完第二個單元(七層樓)邁下最後一個台階時,我的腳不疼了,可以正常走路了!我快樂感激的心情無以言表。

有一次,我非常偶然地碰到了一個上大學一年級的學生,他對大法的態度完全複製了輿論工具上所宣揚的。我用了兩個小時向他洪法也沒有打開他的觀念。當時我心態純淨,我完全用了慈悲心去同他講,而沒有絞盡腦汁用常人的那種小聰明,我想我真的是為了這個生命好,沒有任何私心,為甚麼他還固守他的觀念?當時我與魔鬥得身心疲憊,我的慈悲心快乾涸了,坐在地上頭都抬不起來了。一個聲音對我說:放棄吧,他不可救藥了!這時我的本性馬上精神起來了,我對自己說:「一定要堅持住,只要他不是不可救不可要的邪惡生命,我一定用我生命中全部的慈悲去挽救他,哪怕耗盡我的生命!」結果後來,他突然說:「我對大法弟子是同情的!」就這一句話,我感到全身都有了力氣。我又給他看真相材料,看完後他說:「江XX、羅X太惡毒了,你們大法弟子太善良了,我從來不知道世上還有你們這麼好的人,我也要用'真、善、忍'來要求我的行為!我也幫你們發材料。」又一個生命得救了。


二、不要等 、不要靠

「在講清真相中,不要等,不要靠,不要指望外在因素的變化。」大法弟子在正法進程中也要精進,主動去做一切與正法有關的事情,我在這方面有深刻的教訓:有一階段我想修煉的路是師父安排好的,一切順其自然,別人給我送資料時,我才去發,否則就是師父沒有給我安排;同時對不精進的同修,我想我碰到他們時,我才去提醒他們,否則就是他們不需要我的幫助。後來,我悟道這些想法是極其錯誤的,是我的惰性等變異的思想被魔鑽了空子(這期間大約有4個月的時間,太漫長了!)。師父在《致北歐法會全體學員》中講:「我們都是給未來創造歷史」,「創造」一詞內涵頗深!


三、「正法」要做到「無漏」

我們在正法過程中,遇到的所有人都是講清真相的對像,有計劃地發真相資料是必須要做的,同時,我們在常人社會中生活,在坐車時,買東西時,都會碰到許多常人,我們也應該把真相材料送給他們,這就需要我們平時也要隨身帶著一些真相材料,隨機發送,這是「無漏」的表現之一。

我們在正法進程中,「正」的是宇宙中變異了的因素,我們也是宇宙中的生命,也存在著變異的因素,我們也要時刻注意自己的思想、行為,只要有一絲不符合宇宙大法的言行,都要從自身做起進行糾正,這也是「無漏」的一種表現。

以上是我在正法進程中的一些個人體悟,希望能與同修共享、共勉!不足之處敬請同修慈悲指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