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的執著與舊勢力的變異觀念是同一性的邪惡物質

根除變異觀念系列之二


【明慧網2001年8月5日】近來,我從另一個角度看待自己身上的執著心,知道它們和舊勢力的變異觀念是同一性的邪惡物質,那些各種不好的心是屬於舊的邪惡勢力的,與他們是一體的。

從這個角度看待這些執著,便使我由以往的對於不好的心的縱容及不重視到更容易對於它們警惕、堅決與之劃清界限,像鏟除邪惡一樣鏟除它們。當遇到各種不好心冒頭時,就從心裏想到這些不好的想法我是堅決不承認的,是邪惡勢力強加給我的,我也決不接受,不上它們的當,也不給它們空子鑽。

認識到這些心的來源後,使我更嚴肅地對待修煉,也看到自己從前許多不好的心是多麼的危險及多麼的邪惡。舊的惡勢力因為偏移了法後表現出的妒嫉心使它們對於大法及大法弟子犯下了不可饒恕的罪行,也毀滅了自己。它們的那些變異觀念:「更高的果位與這麼大的法就得這麼大的考驗」,以及他們認為他們都沒當上正法弟子,那些學員得的太便宜等都是妒嫉心的集中表現。想想自己身上也有許多這種心,但一直沒認識到其嚴重危害性而讓其存在著,很多時候它們都是以一種狡猾的理由出現,自己非但意識不到是妒嫉心,還覺得很有道理,被它帶動著而心裏出現各種不舒服的感覺。比如:因為我在國內時曾去過天安門護法,後來來到海外,最近我們這兒從國內出來一個學員,她在一個法會上發言時,我心裏就不平衡,心想:「她連天安門都沒去過,就上街掛了幾個橫幅,有甚麼好說的……」我非常認同自己的這種想法,表面上看似乎是覺得大家都應該去天安門護法,現在細往深追究就是妒嫉心作用下的想法。還有一個國內來的學員,大法遭鎮壓後她就沒有堅持煉了,最近出國後又開始煉,洪法也很積極,但我看見她時總是想到她應該是老師經文中講的那種從大法中得到好處,卻不想為大法付出,是屬於沒走出來的人,因為老師經文中說「那些至今沒走出來的,就會在這場磨難過後被淘汰掉」,而這篇經文發表時,她還在國內,沒有為大法做任何事。我的這種想法表面上只是自己的一種認識,其實細查還是妒嫉心在作祟,其背後自己都不願意面對的潛在想法就是總覺得自己為大法做了很多事,和那些沒做過事的人不應該有同樣待遇,不然心裏就不平衡,覺得她甚麼也沒做,怎麼能和我一樣呢?這種心與那些邪惡勢力對待大法弟子的心是多麼相似啊!它的本質就是毀滅眾生的,但還用各種冠冕堂皇的理由來做幌子,自欺欺人。

師父在經文「大法堅不可摧」中說:「任何一個執著與怕心都不可能使你圓滿,然而任何一個怕心本身就是你不能圓滿的關,也是你向邪惡方向轉化與背叛的因素」。為甚麼執著與怕心會讓我們向邪惡方向轉化與背叛呢?我理解,因為執著心本身就是各種不好的心,它與邪惡一樣屬於宇宙中的負的因素,是一體的。我認識的那些被轉化了的學員,他們在當初都在護法上表現得相當積極,但可惜都是身上的各種不好的心太多了,妒嫉心、顯示心、爭鬥心等都很明顯,而且還在矛盾中總向外找,姑息著自己的執著心不願去,雖然他們心中的正念使他們也走上了護法的路,但自己身上的負的因素太多的話,又怎能像師父所講那樣為宇宙中正的因素負責呢?

看到舊的邪惡勢力因為妒嫉心、私心及維護自己的各種不好的觀念居然使他們走到了宇宙大法的對立面,我認為我們身上的不好念頭及私心還真不是一個小問題,那些就是邪惡,就是毒害眾生的。我們在鏟除三界內的一切邪惡,而邪惡也在三界內到處隱藏,難道它們隱藏到我們身上就可以放過了嗎?不行。當我從這個角度看待我的執著時,我更清醒及堅定,我想邪惡你藏到哪我都不放過你。這時在我的頭腦中,不存在我身內及身外的概念,宇宙中只剩兩種物質──正的及負的,我想我就是要用我從法中修出的正念去除一切不符合法的負的東西,包括外界的邪惡及藏在我身上的邪惡。這樣認識以後,我發現我很容易地發現了自己身上許多從前人為滋養的邪魔,我能真正看到自己每一表面的念頭它背後深藏的執著,這種洞徹自己的能力我過去是不具有的,我感到那些邪惡試圖隱藏在我身上而躲過清除的幻想破滅了。

我從前常常不能正確對待自己的不好念頭,要麼我隨它走,要麼我又為自己有這些骯髒想法而自責,甚至對自己的修煉失去信心。其實這兩種做法都是不好的,都是邪惡所歡迎的,因為這兩種想法對於清除邪惡都沒有作用。尤其是因為自己執著多而產生的對修煉的懷疑正是邪惡想利用的,表面看是對自己要求嚴格,但它的效果卻是負的。而現在我則能分清這些,既不隨它走,心裏也不自責,因為我知道它們不是我,而是我要消滅的東西,我很理性地清除它們,心裏充滿對法的堅信,沒有一絲負的情緒。這是我最近才能做到的,我覺得我因為把那些執著心的本質看透了而使它們無處藏身。我親身感受到了大法的威力,因此寫出此文與同修們交流,希望大家指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