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大法浩瀚的威力開創未來


【明慧網2001年8月31日】二週前,摯友「小萬」再次急電邀我赴墾丁其私人別墅渡假。我曾三次回絕過其熱忱邀請,因自本(2001)年二月得聞大法後,即覺修煉時間不足,哪有時間去渡假?但這回也不知怎地心中靈光一閃,我何不藉此機會到台灣的最南端去弘法、去講清真相,說不定還真有一些有緣的人正等待著大法弟子去引導他們知法得法,我怎麼可以不主動把握住這有利的機會去挽救眾生,還想著自己在台北有哪些讀書會要參加、哪些弘法活動要參予、「法」還差幾講沒達到進度、「功」還幾小時沒練,在顯示出那包藏的「我」與「私心」有多重,師尊才剛講過「不要等、不要靠」,言猶在耳,機會到了面前,我竟毫無警覺,差點兒無法「為法負責」,更遑論「個人提高」、「去執著」、「豐滿自己的世界」等等(師尊在DC講法的開示),當下在冷汗直冒又心悸氣動的情況下,開始匆促安排本次的「弘法團」。

八月十日台北十五名大法弟子倉促成軍南下,並在高雄小港機場與約定的三名成大與崑山科技大學的學員會合,下午即至車城海洋博物館,簡單參觀完後,十八個弟子對人山人海的景象都有股莫名的興奮,大夥兒七手八腳地在館前廣場的一角把音響、旗子、真相資料擺置妥當,開始展示功法暨發資料並講清真相,弟子中有五歲小弟弟、七十歲的奶奶、大學生、社會人士等等,只見人們循著平和的音樂聲圍攏過來,用好奇的眼光注視著煉功弟子,詳細聆聽學員講清真相,好多人還直問:「這麼小的小孩也可以煉嗎?」不知不覺簡介資料發完了,這時方慕然驚覺我們出發前的準備工作根本不足,向內找的結果,是大家都存在著「依賴心」,都在等、都在靠,都想同修會帶,自己帶一些即可,未料最後的總量根本不足,我只好懊喪地加入煉功中的同修,一起展示功法,結束時,從打坐中緩緩張開雙眼,只見好多好多圍觀的人,卻因為我們的疏忽,資料的不足,無法滿足進一步了解大法的好,他們會不會因為我們的過錯,而失去了知法得法的契機呢?我好難過!燒燙的淚水從眼眶跌落下來,朦朧中看著他們散去,千古不遇的宇宙大法就這樣與他們擦肩而過嗎?心中吶喊著:「別走開呀!千萬別走開呀!」,這次造成的損失,我知道只有爾後加倍彌補才能過關。

一路上,我們拿著全國煉功點目錄表就屏東地區一一電詢,最後終於找到可提供大量真相資料的一位女輔導員,約定隔天中午南下會合,也因為打了這麼許多電話,很多鄰近的同修均很驚訝怎會突然有這麼多的同修從台北來,而且極雀躍地提出要與我們心得交流及一起晨煉的要求,真是求之不得,大家都感覺到「偶然是不存在的」,真是師尊的安排,要我們這一趟除了要弘法講清真相外,還得要與台灣最南端之同修一起交流「共同精進」,更讓我們切切實實體悟到弘法不只是向常人弘法,還需向自己弘法、同修間也需相互弘法的重要性。抵達墾丁後,當天晚上大家擠在飯店的一個房間裏熱烈地交流到11點半才各自回房休息,翌日晨煉後用完早餐,全體即赴「星際碼頭」,剛一進入方知係一大型的電腦遊戲與電玩遊樂場,大多數是十幾、二十歲的年輕人,直覺地感受到此地「魔的氣息」濃烈,未待屏東地區的同修會合,大夥兒即在中間一塊平台上「發正念」,待屏東地區的同修會合後,則開始展示功法及講清真相,這又是一次嶄新的經驗,又一次從人的觀念走出來(以前總有哪些地方不適合進去弘法的人的觀念),打破以往受限制的框框,魔豈不也是鑽了我們這個空子,你越不想來、越不敢來的地方,就是他恣意猖狂、恣意惑亂、輕鬆操控常人的「據點空間」了嗎?記得師尊在<<正念的作用>>提到--「那麼這無數的外來體系卻在三界內形成了幾千萬的空間間隔,成了不同的勢力範圍,從而隱藏了很多邪惡生命。」這不就是我們更應該加強正念鏟除邪惡、更慈悲地加緊講清真相挽救眾生、更盡一份正法期間大法弟子的責任的地方嗎?深深體悟到師尊所說「主動利用各種有利條件… …」「你要想當一個修煉者,全憑你那顆心去修,全憑你自己去悟,沒有榜樣。」「我們每個人都是給未來創造歷史… …,只要對大法有利,都要主動去做、主動去幹。」其實只要我們把心放下,再把心擺正,發自正念,念頭一出,就去「實踐」,劍及履及,就是對的,以往個人犯一個毛病,任何想為大法做的事,總是東考慮、西考慮,最好再找個權威老學員問一問,打打電話,結果拖拖拉拉,最後均不足以成事,師尊說:「你們是個整體,就像師父的功… …同時都做著各種事」,你要做的事別人不一定有答案,正法進程是越來越緊迫了,大家還能抱著「跟著旗子走」的心態在助師行嗎?我說那是不負責任,對大法不負責任,對自己不負責任,對眾生不負責任,先不說如何能圓滿,那最基本的真、善、忍在哪裏?今年師尊頻頻有新經文指示,個人體悟到這是否意味著正法已到了最後的最後,每個弟子不宜再「等通知」「等活動」,師尊大慈悲心深恐有一位弟子落下、走偏,所以才頻頻提示,總感覺到我們迷中悟修的部份真少,師父直接點明的真多。

其實近期常人科學的新發現與進程更接近了宇宙上一層的法,也證實了師尊所講的法的一部份,但師尊曾說,常人是不准知道宇宙最終的法理的,所以這是不是也意味著正法時期已逐漸接近某一個「時間臨界點」?人類社會道德的淪喪似乎已滑落到最後一段斜坡了,更感受到師尊所說的「時間緊迫」。記得第一天晚上的心得交流會有位大學生同修提到,他曾夢到師尊在天上走著,一步一腳印,而且是好大的腳印,他自己則是飄飛著,好小的身體循著師尊的大腳印踩上自己的小腳印,我心裏好羨慕,非為啥!只為能跟上腳步的弟子才能在這「時間緊迫」的最後的最後功成圓滿,雖然師尊說「原來呢!我打算最低是五千萬」,但別心喜這看似偌大的數字,腳步一疏忽,走偏或落下,即使一天才落後一寸,自己可能就是「數字外」的那一群,因為問題在於「自己甚麼時候才能趕上?能不能趕上?」

下午大家在海灘邊讀法交流結束後,到餐廳用餐湊巧遇上四桌客人正在慶生,我們除給予祝賀外,也不忘向他們弘法,連身邊的司機也向我們借閱「轉法輪」與「洪吟」。

第三天晨煉在墾丁國小,來了六、七位當地新學員,除幫他們調整功法姿勢外,也傳達「三發正念」的作法與重要性,更在氣氛的催化下,大家交流到八點整才依依不捨地分手。早上大夥兒到熱門的「水世界」去弘法,起先遭到管理員的阻撓,不准我們在內展示功法,當下我們弟子有人開始發正念,有人善心地向管理員弘法講清真相,不到五分鐘,管理員首肯了,大家即在「水世界」川堂展示功法及發真相資料,好多人穿著泳衣,身上還淌著水站著聆聽大法簡介與真相資料,真是一個嶄新的經驗,正法弟子正創造著未來的歷史。

中午到後壁湖用餐,原本跟店家訂好的餐桌及約妥時間,竟於十五分鐘前被別的團體佔用,只好站在餐廳門口等候。未料,不到十分鐘湧出了四、五桌客人,當下所有法粒子馬上發揮團隊精神,有的發真相資料、有的蹲在台階上摺SOS緊急救援傳單、有的詳細向食客講清真相、有的忙著抄寫相關煉功點地址電話予有需求的人,忙得好踏實,尤其小朋友發放真相資料發得不亦樂乎!相信他們給眾生也給自己擺放了一個更好的位置,回頭想想剛剛餐位被佔一事,似乎也不是偶然的,飯後兼程往小港機場趕路,也不知怎地?塞車一個小時,原本晴朗的天氣突轉為暴雨傾盆而下,車速再度慢了下來,大夥兒正擔心趕不上飛機時,傳來機場因雨關場的消息,我們放下心來,就在機場大廳演煉功法及發放真相資料。或許是師父的安排,或許是弟子們當時的正念正信威力無比地鏟除了其它空間負的因素,正了一切不正的,所有在大廳等候機場重開的旅客越擠越多,當時弘法的效果真是始料所未及。煉功甫結束,方才那位女同修望見某大政黨副主席與我們擦肩而過,她毫不遲疑上前講清真相遞上簡介,那位副主席問清楚我們是南下來弘揚大法及大陸弟子目前所處之危境後,說:「祝你們順利成功!」並高興地捧著我們送的「轉法輪」與我們合照,之後,我心想這一場雨讓許多有緣的人聚在一起,一連串的「巧合」必然有原因,或許那個人在不久的將來會起到一定的作用,但又想也不必執著於此,至少我們又救渡了一個眾生,至少他腦子裏裝進了「大法是好的」,至少他給自己選擇了一個更好更高的位置,也或許會是一顆種子吧!

起飛了,我的思緒隨著飄遊起來,短短的三天,無數的意外,只留下對「大法威力的浩瀚」無以名狀的驚嘆,原本沒啥把握的弘法團,「騎驢看唱本」邊走邊瞧,大夥兒手忙腳亂地做得還算差強人意,寫出來的目的無它,盼望我們的粗淺經驗能予你腦力激盪,跳脫原來的框框,觸類旁通,抓住契機,不要等,不要靠,師尊說「大法弟子所做的一切都是在開創未來」「我們每一個人都是給未來創造歷史」,只要大家心存正念並且去實踐它,就可以隨時趕上你之前已落後的腳步,跟上正法進程,師父曾在華盛頓DC講法上鼓勵我們「別小瞧自己」!領悟若有不足與偏頗,尚祈指正。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