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省懷來縣土木鄉殘酷迫害大法弟子的紀實(上)

【明慧網2001年8月30日】河北省懷來縣土木鄉位於北京西北100多公里,在這個平凡的小地方,卻有著不平凡的故事。這裏是大法弟子雲集的地方,也是邪惡最害怕的地方,所以邪惡千方百計殘酷迫害大法弟子。自1999年以來,不斷有大法弟子走出來證實大法,土木鄉政府就乘機非法打人、關押,以達到他們斂財、撈取政治資本的目的,以下是當地弟子遭迫害紀錄:

1、1999年7月,土木鄉原大法輔導站站長劉玉書進京護法,還沒到天安門,就被非法抓回,輾轉經過保定、沙嶺子、沙城、最後被土木鄉政府接回,罰款500元。

2、2000年11月,太平堡村四位大法弟子去北京天安門證實大法,被鄉政府接回後,在派出所被銬在院子裏凍了半天,鄉政府共罰村裏現金5000元,又把四人送到懷來縣看守所非法關押,每人拘留10天。

3、2000年12月初,畎平堡村一女大法弟子到北京證實大法,在密雲被非法關押兩天,被騙出姓名、地址後,被土木鄉政府接回,在鄉政府非法關押了一天一夜,身體受到殘酷折磨,被拳打腳踢,電棍電,灌酒,用煙頭燙,把嘴裏都給燙爛了,外邊也被多處燒傷,最後罰款1000元,又被送到看守所非法關押15天。

4、2000年12月,土木村大法弟子劉俊梅夫婦進京證實大法,27日鄉政府把他們從張家口駐京辦接回後,連夜審訊。到了鄉政府會議室門口,燈還來不及開,就把他們拳打腳踢打到屋裏,大約十人左右一起打,打倒了再拉起來接著打,打得他們當時都口鼻出血。又用電棍電,電了一會兒還覺得不解氣,又拿來手搖電話機過電,把丈夫兩手接在電話線上,兩臂舉著一根棍子,兩腿蹲馬步,姿勢稍有改動就搖一下電話,這樣一直到他全身淌汗為止。讓劉俊梅脫了大衣,光著腳站在雪地上,銬在院子裏的樹上,折騰了大半夜,最後又逼著他們罵師父。丈夫不配合邪惡,邪惡抓住他的頭髮搧耳光,最後把他夫婦倆都銬在暖氣管上。其間從他們身上搜出的140元錢,也被邪惡拿走。

第二天,鄉政府這些邪惡之徒開始找他家人想方設法索要錢財,一張口就是每人4000元。後經協商,總共給了7000元,開始給寫了一個收條,後又要走撕毀,到28日晚上才把他們放回家。過了兩天,他倆又被騙到派出所,然後被送到看守所非法關押15天,看守所又向他們索要1000元,在當地,對於一個普通的家庭來講,每年純收入不過兩三千元,他家生活本來就很拮据,這樣一來使他們背上了沉重了債務,邪惡想用這種經濟手段動搖大法弟子的信念。

5、2000年12月,甲嘴村與霸五莊村兩位大法弟子進京證實大法,被警察連踢帶打帶上警車,後接到張家口駐京辦,被銬了8個小時,被鄉政府接回時已是第二日凌晨兩點多,鄉政府工作人員不顧他們其中有一個50多歲的老太太,而且已一整天沒吃沒喝,一到鄉政府就開始使用各種刑罰折磨,拳打腳踢,竹根打,電棍電,手搖電話機過電。那個50多歲的老太太是個視力極低的殘疾人,另一個被折磨的幾次昏死過去全身抽搐,不會說話,兩人都被打得臉青紫、變形、身體多處外傷,一直折磨到天亮。又逼迫她們寫保證,簽字,她們不簽,那些打手們就硬拉著按手印。然後又把她銬在院子裏的樹上凍著,當時兩人由於長時間沒吃東西,再加上酷刑折磨,已沒有一絲氣力,就是這樣,這些人民血汗錢養活的「人民公僕」也沒有表示出一絲的仁慈,家人來後要求去醫院,他們不同意,說:「不用管,死了也好處理。」第二天一早,由於邪惡害怕甲嘴村另兩位大法弟子也北京證實大法,就從家中把她們也強行帶到鄉政府。對他們四人進行非法關押,一直到第三天下午3點左右,罰了進京大法弟子每人4000元,沒進京的每人1000元,總共10000元之多,才把她們放回家。

6、在邪惡折磨完兩位大法弟子後,當天晚上,又把土木村劉玉書一家三口及另兩位弟子都叫到鄉政府,故意讓他們看這些大法弟子進京證法回來後被折磨得慘不忍睹的樣子,並對劉朝暉打耳光,施以電刑,用手搖電話過電。

7、2000年12月31日,鄉里又派人到太平堡村,找到曾經進京護法的五位大法弟子,因為沒向他們保證不煉功、不進京,所以又把其中的三人強行帶到鄉政府(因車小放不下五人),又進行了整整一天的迫害與折磨,拳打腳踢、電棍電、手搖電話過電,脫了大衣光著腳銬在院子裏在雪地裏凍著,尤其對其中一位女弟子更是殘酷,等在外邊手、腳都凍麻木了,又把她帶到屋裏,把手按在燙人的暖氣管子上,燙得皮膚當時就變了顏色,接著就流膿,手腫得老高,直到一個月後,手才算痊癒,當天折磨他們一直到晚上10點,十里的路程又讓他們自己走回去。就在同一天,冶子村一名大法弟子被帶到狼山派出所(所轄土木鄉政府,地址就在土木村)。才知道他們懷疑他傳送大法資料,想通過他問出資料的來源。他堅決不說,一人上來就是狠狠的一記耳光,接著上來四五個警察,按的按,打的打,直到打累才住手,又用勞教、判刑相威脅,見他不招,一個惡警惡狠狠地說:「我看得給你來點厲害的。」說著從旁邊拿起一根三輪車鐵軸,其他人也一起過來,把他按倒在地,用鐵軸壓住他的腿,兩人踩在軸的兩頭,從大腿壓到小腿,最後又壓兩手,還不解氣,又壓手指,兩人用腳使勁連踩帶撮,壓輾完後,一個惡警用鐵軸一頭搗他大腿、腰部及屁股,當時疼得像刀割一樣,看不見效,就把他銬在暖氣管上,到了晚上,他的雙腳已站立不穩,身上多處受傷,第二天,又把他送到看守所,非法拘留15天。

8、2001年春節過後,沒有任何原因,邪惡把冶子村另一名大法弟子從他同學家帶到鄉政府,進去之後,又是一頓拳打腳踢,當天放回。

9、2001年5月,邪惡去十營村一大法弟子家,因發現一本大法書,該弟子被帶到鄉政府,非法關押1天1夜,過了10多天,又把他帶到鄉政府嚴刑逼供,用手搖電話機過電,讓別人代寫保證,又幾個人按著按手印,當天又送到看守所拘留9天。
(待續)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