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輪大法給我們母女倆帶來了新生

【明慧網2001年8月30日】1995年3月下旬,我身體健壯的父親突然去世,一家人悲慟萬分。特別是母親,多年來身體不好,突然的打擊使她病情更加嚴重,糖尿病4個加號,眼睛看東西疲勞,突發性耳聾,小腹部有硬塊總痛,間隔幾日就要陪母親到醫院看病。當時母親心情不好,心煩意亂,看不到光明。

同年8月下旬,我陪母親到天壇公園遛彎,有緣目睹了法輪功,當時一些人正在打坐,我覺得這個功法非常祥和美好,就建議母親試一試。我買了兩本法輪大法的書,每天回家給她念。輔導站組織的集體學法煉功活動,她也積極參加了。老師博大精深的法理打開了我們母女倆心靈的窗戶,使母親從悲哀絕望的痛苦中走了出來。修煉三個月時,母親的腰骨好轉,小腹部的硬物不見了,藥也不用吃了,渾身感到有勁,心情也開朗多了。自從開始修煉,母親再也用不著去醫院,洗衣、做飯都親自動手,對事對物不再心煩,心情好了,聽力不斷恢復,臉色由黃變紅,手指甲也紅潤起來。她逢人便說:「要是老伴能煉法輪功,不會走這麼早。」

我本人煉功後心性和身體上也不斷發生變化。我懂得了宇宙的法理是真善忍,知道了修煉的人提高心性最重要。沒接觸法輪大法之前,自己把個人利益看得比較重,有些商品的回扣自己就把它收起來。學習法輪大法後,明白了宇宙間的真理,不失者不得,得就得失,我拿回扣,是失德造業。有一天,某公司李經理找我,要給我回扣,我拒絕了,我對他說,我現在修煉,任何不該我得的我都不要。當時他聽了很驚訝,問我是修煉甚麼功的,這麼好?我對他說是法輪功,並講了法輪功的特點,他聽後,決定也要去學法輪功。

隨著心性的提高,我的身體變化也很大。前兩年左眼底出血,術後經常眼睛很紅,常常需要點眼藥來消炎,平常總想睡覺。自從煉法輪功後,覺少了,眼藥不點了,左眼再也沒紅過。從前經常犯胰腺炎,病發後總要十天半個月才好,厲害了還要住院治療,煉功後,也沒吃藥打針,身體很快便恢復了正常。

我和母親自修煉以來,身心都發生了很大變化。是法輪大法把我們母女倆從暗淡、憂傷中解脫出來,並給了我們新生。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