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除自己頭腦中的變異觀念是鏟除宇宙中邪惡的根本

根除變異觀念系列之三


【明慧網2001年8月29日】師尊曾說「如果一個修煉者無論在任何情況下都能放下生死之念,邪惡一定是害怕的;如果所有的學員都能做到,邪惡就會自滅」。「你們已經知道相生相剋的法理,沒有了怕,也就不存在叫你怕的因素了。不是強為,而是真正坦然放下而達到的。」

我想從我最近的體悟中談談對這一點的認識。最近我感悟到,我們用任何方式去證實法、向世人洪法及講清真相中,能否讓常人認識真相正取決於我們自己的念。當我們做一件事時,我們頭腦中的觀念、顧慮及想法已經就定下了在這事件過程中將要發生的難及結果,甚麼樣的顧慮、怕心及擔心就毫釐不爽地定下了與之對應的將發生的事情。而每一個人的擔心都不一樣,這是由每個人不同的執著決定的。

這一點我從前也知道,但最近感受越來越清晰,並且也從法理上明瞭了為甚麼會這樣。我想每一種事物的存在都要依賴於一個滋生這種東西的場,能滋養它,供給它營養得以生存。當我們在頭腦中擔心或顧慮一種情況時,其實已經在另外空間中生成了這種情況,而我們的擔心越重時,這種令我們擔心的事物的場就越強,等於人為地滋養了它,已經為其出現提供了條件。反之,我們自己絲毫不擔心,根本沒概念、沒想過要發生的情況是決不會發生在我們身上的,因為它在我們自己的空間場中將無生存之地,沒有任何養分去滋養它,它也決存在不了。這就是我對師尊講的法理「沒有了怕,也就不存在叫你怕的因素了」的理解。所以我明白了為甚麼我們在發正念時要先清理自己頭腦中的不好的思想、觀念等。

我認為正法的一個最關鍵、最重要的內涵是正我們自己的觀念。老師講人體是一個小宇宙,我自己體悟當前正法中我們正外部宇宙與正自己的小宇宙是同步進行的,而那些外面的邪惡與我們自己身上的不正也是相生相剋、相對應存在的。我發現我的頭腦中有很多嚴重阻礙正法、但在自己觀念中卻認為是天經地義的變異觀念。總是用人的理,人心、人情等去判斷事物,這些都是自己自設的障礙,全都成為講清真相時的難。有時使真相講不清,有時使自己在顧慮中錯失一個世人本該聽到真相的良機。比如,我經常會覺得向別人講別人不會理解,會不感興趣,有時擔心別人覺得自己冒失或莫名其妙,又顧慮別人會不會反感,會不會感到自己被強加觀點等。種種的擔心自己都覺得很有道理,但是這些卻使得自己觀念中認為講清真相是一件很難的事,是硬著頭皮去做的事,心態是被動的,心理障礙是很多的。但拿法理來衡量,這狀態是不對的,偉大的神去救人時怎麼會是這種心態呢?這與師尊講的「一個心不動能制萬動」、「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用慈悲去洪法與救渡世人」差得何等遠了?抱著這種心態不變,做了再多的事,能算是跟上正法進程了嗎?

我從前一直以為只要我們投入去做大法工作就可以了,在做事過程中,通過修煉,自己的執著及不好觀念自然會去掉。現在則悟到這樣是不對的,正自己小宇宙中的不正因素也要通過一個主動識破、鏟除、強力排斥的一個有時甚至覺得極苦的過程才能達到。而不能等,不能靠外界因素的變化。抓住自己瞬息萬變的思想,每一天的分分秒秒都是正法的好機會,我發現當自己真能面對那些本不屬於自己,卻像生了根一樣附在自己頭腦中的變異觀念時,當無論多麼痛苦我都去消滅它們時,自己的提高是突飛猛進的。而一旦有時因為怕苦或懈怠時滋養了它們,自己往下滑的速度也是驚人而可怕的。悟到了正法的這層內涵時,發現修煉的另一片天地,分分秒秒都可在正法之中。正法弟子的心態應該是任何時候都堂堂正正、頂天立地的,時時都是俯瞰與慈悲世人的,但這種心態不能靠等待修煉中自然達到,而是要在隨時隨地用正念鏟除一切不正之念中達成。自然是不存在的,一切都要靠我們自己平時艱苦的付出。

我是從國內來到海外的大法弟子,在國內時在艱苦的環境中頂著壓力做了大量的大法工作,以為投入多少精力與時間來做大法工作即是為正法付出多少,但卻從沒悟到「正法一定要根除自己頭腦中的變異觀念」這層內涵,使得心性與層次提高很慢,總接近於常人在做大法工作,而不是大法粒子在正法。悟到這層內涵時發現,正自己一點不比正外界容易,有時感覺甚至更難,簡直就是不願去面對那些像溶入了自己血液中的觀念,總是將一個又一個正自己的良機滑過去,不願自己那麼痛。這就說明我過去只是行為上走出來,而沒從人中走出來吧。但一旦開始在自己的小宇宙中堅定地正念除惡時,發現自己脫掉了一層又一層人的皮,心性與境界都在明顯提高。每一天都是一個新的自己,正法弟子本該是這樣啊。外面的宇宙天體不也正在以這樣快的速度層層突破而被正嗎?我們如果還是像過去那樣緩慢的提高又怎跟得上正法進程,怎對得起苦苦等待我們的師尊呢?

那些我們思想中的不好觀念真的是舊勢力設在我們身上用來破壞法的。有時我發現我還沒去向一個人講真相,頭腦中就先出現了一大串別人會出現的各種不理解,自己都感到障礙極大,頭腦中就予先設想了各種針對別人的各種疑問自己該如何回答等的答案,還在斟酌詞句等。表面上是在認真準備,其實這都是人的狀態,神不會這樣。我近來清醒地發現障礙就在這,當我那些顧慮存於腦中時,還沒講,我仿佛就已經看到了過程中的各種衝突,其實要從修煉的角度看,那些思想中存在的難也是物質,已經存在於另外空間了,這不是人為增的難嗎?我過去很少去針對自己的這種顧慮的想法,很少去去除它,因為顧慮嘛,肯定是自己認為有道理的,這種認為它有理的念頭哪怕有一絲,都能滋養這種顧慮繼續存在。我現在則開始去排除它,認為宇宙大法會不被人理解的想法那不是在助長邪惡嗎?那是自己頭腦中有變異觀念的結果,如果頭腦中沒有這種不好的東西就不會共鳴這種觀念,根本不會有哪怕一點這種顧慮。

徹底否定種種自己不好觀念及執著也是否定舊勢力安排的重要一方面,有時容易被我們忽視,但卻至關重要。近來我也能更清晰地查到我的那些不好觀念的來源,大部份來自於我媽。我的判斷人好與不好的依據、對事物的看法、重視的事情等很多都是小時候我媽按她的人生經驗強加給我的,我卻把它們當做自己。雖然我自己還一直以為我與我媽的人生觀、見解等差異甚遠。對於我媽反對大法,我還一直與其爭論,試圖改變她。但最近我才發現原來自己的很多觀念與她卻那麼相似,都是些變異、圓滑、保護自己的私心,和宇宙「真、善、忍」的特性差得何等遠了。將這個根挖出之後,我發現去除它們就容易多了。我想這應該是宇宙中的邪惡勢力安排的,就安排我媽強加與我這些觀念。而我媽的觀念又是從她的長輩得來,這樣就可追溯到中國的複雜文化了。這不都是舊勢力系統安排的嗎?

近來感悟很多,所以寫得很雜亂,以上為個人體悟,寫出供大家參考並指正。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