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擇大法,選擇新生

給昔日領導的一封信


【明慧網2001年8月28日】

XX:

您好,聽聞您關心我目前的現狀,我深表感謝。其實我們本來在工作中一直合作的比較好,雖然是上下級的關係,但是彼此也在工作、生活中結下了深厚的感情,即便是我在工作中有一些失誤,但您都是對事不對人。而您有限的幾次對我生氣都是因為我堅持修煉法輪功,您的反對是因為我們對法輪功理解上的分歧,而產生這種分歧是源於一些固有的觀念和許多不實的報導。但是,我始終堅信:通過堅持不懈的努力,通過我耐心細緻的講清真相,一定會打開您被觀念、謊言所障礙的視線,改變您對法輪功的看法。而這種堅信又源於我內心的善良、真誠。我堅信善的力量能改變一切。

我知道,我的同事,你們都在談論我人品好,如何如何。其實你們說我好說我不好,我都不會執著於它而動心的,因為好壞自有衡定一切的宇宙標準,那就是「真、善、忍」宇宙最高特性,也就是最根本的佛法。你們說我好,我不一定真好,你們說我壞,我也不一定真壞,只有符合這個宇宙特性,那才是真正的好人。而當我與同事之間出現摩擦、矛盾,你們指出我的不足、不好時,我真的會對照宇宙特性去找出自己的不足,修正,修善。這就是我在公司將近四年的體現。其實,我為甚麼會千里迢迢的到新疆去,最後又輾轉到現在的地方,在一個相對艱苦的環境中工作、生活了四年,有一個最基本也是最根本的前提:那就是我是一名修煉人,我是大法弟子。在工作上,生活中處處事事都體現出我用「心法」在約束自己。我有我自己的心性標準,我的言行無不反映著我的心性標準的高低。而最讓您吃驚的是我父親去世以後,您給我一千元錢,我沒有要。其實這種事情現在可能在常人中很少見,但在大法弟子中卻很平常,因為我們真正明瞭「得與失」的宇宙法理。還有一些事情,比如您給我錢,其實我都在差旅費中貼進去了,我以前也根本不去講這些事情,現在我講出來,目的是有助您能真正的了解我,也是讓您看一看法輪功弟子都是些甚麼人。記得最後那次談話中,您談到有時間要和我辯上三天,有句話叫著「事實勝於雄辯」,其實我的選擇已經說明了我想要的,強制改變不了人心,能言善辯的不一定是事實真相。

您對法輪功的疑惑首先表現在對法輪功的祛病功效上,您不相信法輪功能使人沒病,特別是竟能使一些疑難雜症不治而癒。您不能相信的這裏面有幾個因素,您是中醫專家,特別是對紅斑狼瘡的治療很有建樹,可以說您在這方面是權威。雖然您也相信練氣功有一些祛病效果,但法輪功的超常,使您產生出強烈的逆反心理,沒能深究就斷然不信,這是第一個原因。您的個人經歷複雜而又艱辛,在這種歷程中形成了您固有的人生觀,世界觀,宇宙觀。固守您自己的這種認識會有兩個方面的體現:可能堅持了對的,但也可能固守了錯的。還有一點,就是被不實的報導所矇蔽,如媒體說的甚麼「煉功不讓吃藥」 等謊言。常人中講眼見為實,媒體怎麼說就好像是怎麼回事了,可能不相信,但畢竟符合了您的某些認識,您並沒有以負責任的態度實事求是的深入調查研究,甚至連有關法輪功的書都沒看過。而法輪功裏講到的是修煉人對病的認識,講的是修煉人吃藥不吃藥在修煉中的關係,所有的書都沒有說讓人有病不吃藥,反而講,「人不是不讓你吃藥,常人有病一定要醫治」。《法輪佛法(在美國講法)》我們也都知道生、老、病、死是自然規律,常人就是這樣生活的。那麼你想通過修煉達到身體的健康,必然體現的就有超常的理。反過來講,步入真正的修煉沒有一個健康的身體,你根本就修煉不了。還有一點,不是說看了書、練過動作的就是法輪功學員了,得真正的按照書中講的去做才能是修煉的人,修與不修,是與不是的標準在書中都寫得很明白。不能說病人死在醫院裏是醫院治死的吧,一個人練了動作,看書了也沒按照書的要求去做能說是修煉人嗎?他按自然規律得病、死亡了能說是練功練的嗎?在修煉法輪功中祛病健身的例子很多,別的我也不舉了,我修煉四年,沒有感冒過,沒有吃過一粒藥,相反以更健康的身體投入到工作中去。我母親患有嚴重的支氣管哮喘,幾次搶救,正是為祛病而走入修煉道路的,我們都知道,哮喘持續狀態不靠藥物緩解是根本不行的,這是現代西醫的認識。我母親在步入修煉後,幾次出現哮喘持續狀態的表現,但她沒有用藥物緩解,一次發作比一次弱,現在我母親身體很健康,這本身就是醫學奇蹟。

還有一點不能相信的原因是您認為法輪功在搞甚麼政治活動,您經歷了文化大革命的風雨,知道政治鬥爭的殘酷、無恥,「明哲保身」,養成了看政治動態的習慣,而現在您又做著您的事業,正是開拓之機,尤其需要一個安定的環境。所謂「千金之子,坐不垂堂」,從某種程度上講已經失去了講真話、看事實的勇氣,甚至認為那是無用、可笑的,幹點實業,談不上救國,也只能是濟世救人了。所以您認為一切向政府講真話的行為都是在搞甚麼政治鬥爭,您認為是改革開放給您帶來了出路,所以對敢於向政府堅持講真話的這種行為您認為似乎也觸及到了你的利益而斷然否定。但作為修煉的人是放下一切對常人的執著的,根本就與政治無關,我們始終只是在講清真相、揭露邪惡,我們採用的方式和人類歷史中任何的方式都不一樣,我們沒有採取任何惡的、負面的方式,真正體現了在強大的邪惡壓力下所具有的正善、慈悲的胸懷。打個比方說,一家人,其中一個家庭成員被人誣陷迫害致死,那麼其他的人能無動與衷嗎?肯定也會上訪、申訴、講清真相、奔走相告尋求支持,這是人之常情。何況真正給予了法輪功修煉者無數益處的法輪功呢,因為修煉法輪功,使多少人身體健康、思想高尚;多少家庭和睦、生活幸福。那麼你說法輪功不好,說法輪功學員的師父不好,那不等於是說法輪功學員不好嗎,所有的真正法輪功學員都是受益者,是對法輪功最有發言權的,常人都講「一日為師,終身為父」,忘恩負義人所不齒,知恩不報正人不為。何況上訪是憲法賦予每個公民的權利。當一個泱泱大國充斥著謊言,人們都「道路以目」的時候,我想您也知道是幹不了甚麼所謂的實業的。

談到修煉,談到佛,一般人就會武斷的說是甚麼迷信,當然您對於此,還是有一定認識的,要不就不會請回一張「開過光」的釋迦佛像畫,但不知您請回做甚麼?過去人拜佛的真正目的是敬佛、修佛,修煉的人供真正開過光的佛像,佛像上佛的法身就會在修煉中看護著他,保護著他。而真正開光過去寺院中是要舉行莊嚴的法會,要一心不亂的念經,真正使要修煉的那一法門的世界產生震動,才能招來覺者的法身。覺者的法身上到佛像上去一個,才能達到開光的目的。現在的佛教都有局級、處級的幹部,和尚都在搞副業,根本不知怎麼修煉了,一切都在敗壞,人間哪有一方淨土!您也知道法門寺釋迦佛佛骨舍利出土時的故事,當時有人照相,幾個佛門高僧照出的身體是透明的。修煉的事情必然是超常的,用人中的一切學說都不可能解釋,固守著人的認識不放就只能在愚見中爬行。至於您所感興趣的風水,它們不過是道家世間小道上的東西,真正的大道沒有這些東西。而中國古代的中醫是非常發達的,發達的程度要超出現在的醫學。中國古代大醫學家倍出,到了近代就鮮有,中醫、西醫本是不同的體系,是從不同的基點上發展起來的,現在卻出現了中西醫結合這麼一個變異的產物,中醫治病也講甚麼三大常規,聽診器等等檢測手段,聽起來都可笑,真正精華的東西已經失傳了。我們法輪功弟子中有這方面的專家,他們的文章讓人茅塞頓開,令人耳目一新,隨信寄去兩篇,您有時間的話可以看一看。

聽同事們講,您還是想讓我回去上班,一方面為我的生活著想,另一方面可能有用得著我的地方,關鍵是用著放心,這一點我確實不妄自菲薄。實際上,人們都知道煉法輪功的都是好人,公道自在人心。但作為我來講,首先我非常感謝您的關心,問題是我不會放棄修煉法輪功,這也是我的立身根本。那麼我就不能承諾甚麼,如果發生的一些事給公司帶來麻煩,那就不是我的本意了,所以我只能卻之不恭了,好在好人自有好人幫,我現在挺好,勿念。

以前看過《洛克菲勒傳》,洛克菲勒富甲一時也不過說自己是財富的管理者。人的生命並非只有一生,有的人有權,有的人有財,他們利用手中的權利和財富為人們做了許多好事,為自己的將來開創了美好的幸福,這是真正的在為自己著想了。但唯有返本歸真才是做人的真正目的。面對真正能度人回歸的法輪功,您應該如何對待呢?法輪功現已洪傳世界四十餘個國家,書籍被譯成十餘種文字,超過一億人在修煉,被邪惡籠罩的北京據說黑市上《轉法輪》賣到兩百元一本。世人對大法的理解、支持,正如我的師父所講「表現上我們求得世人對大法的支持,這是在人這兒表現出來的世人那一面想法,而在另外一面它是反過來的。誰給予大法支持,從正面宣揚了大法,他就是給自己未來開創了生命存在和未來得法奠定基礎。」《在美國西部法輪大法修煉心得交流會上的講法》

一切都不是偶然的,一切也不會長久存在,現在所發生的一切正處在宇宙的更新交替之際,一個真正偉大的時代。正視這一切,作出您明智的選擇。《周易》講「否極泰來」,中醫中講正邪交爭最厲害之時,也是邪氣將被清除之際。

歷史上的預言都在兌現,珍惜吧,選擇大法,選擇新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