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會到慈悲的力量


【明慧網二零零一年八月二十四日】在學法得法的過程中,雖然沒有任何功能的感覺,也從來沒有看見或聽見過另外空間的經驗。可是我現在真正地感覺到:「師父並沒有把我落下。」師父曾經在瑞士法會說過的,「我們只講不要落下有緣的人」。

得法經驗:走出門也常會遇見為我教功的功友。

我是在1997年春節得法。

早期,我以為法輪功只是氣功的一種,好奇地參加了九天班,心裏並沒有意識到這就是在學法。學法之後的幾個月,都只在自己有空的時候,在家裏或辦公室裏做做煉功動作。

記得老師在講法錄像帶中說過,法輪功是個「功煉人」也叫「法煉人」的功法。為甚麼我煉功那麼久了,也沒有甚麼長功的反應?又記得,教我煉功學法的那位老先生叫我要把《轉法輪》至少讀五遍。我也讀了五遍啦,為甚麼還是沒有那麼好的反應?

大概是在九天班學習後的半年吧,在台北火車站遇見教我煉功的老先生。寒暄後,他破題地就問我《轉法輪》讀了沒有?讀了幾遍?有沒有找到煉功點,去和功友們一起煉功?我感到汗顏,於是支吾過去。沒多久又再度在台北車站附近遇見他,同樣的問話,同樣的汗顏和支吾。又一次同樣的情形,我卻不敢再敷衍了,於是答應在台北車站附近的一間教室,第一次由這位先生夫婦與我夫婦四個人,開始學法交流,自此就有了進步。

許多的執著心都由老學員指出了,老學員們在開始的時候,並不跟我們說那些很尖銳的問題,要我們在學法後自己悟。真的,感謝他們的耐心。當然,最感謝的是師父,師父的慈悲,法身引領我在無意中幾次遇見功友。《法輪佛法(在瑞士法會上講法)「……我是講有緣人叫他來得法。……我的法身會叫有緣的人去買那本書,有緣人一看他就會來學。我們又在外面煉功,那麼法身就會安排他找到煉功點得法。陰差陽錯地會把他領到這兒來煉功,或者能找到我們的學員。我們是這樣安排這件事情的。」經過學法交流,終於了解到,心性的提高才是長功的關鍵。

消業過關的經驗:妻子痛苦的消業;她的痛就是我的痛;考驗我的是我的情、我的心性關。

去年,我和我太太過了一個非常大的生死關,當時的感覺是生離死別,我傷心極了。

那是一個非常炎熱的天氣,我們要到一位學員家裏讀書交流,妻忽然感到肚子劇烈疼痛,連一步都不能走。以後幾個月都在生死關的邊緣徘徊。那幾個月中,妻雖處在非常痛苦的情況下,仍然堅持煉功、學法、參加國外的交流會以及洪法活動。

記得她在紐約的法會遊行,走不動的情形嚴重,被兩位學員支撐著,一路走卻也一路吐,之後的一段時間內,妻的身體嚴重的消瘦下來。

後來,她為了個人的原因,到加拿大多倫多,在不可能的情況下,還極其勉強地到達了目的地。妻住進了醫院。醫院的超音波檢查,認為可能長了個不好的東西。我聽到這個消息,整個心都快碎了,每天都以淚洗面。《轉法輪》239頁上說「那麼我們凡是煉功時衝不過去關……誤在那個層次中時間太長了,應該提高提高心性了。」我只能說那是因為我的悟性太差了,心性是包括悟的啊,「悟得到就悟得到,悟不到那就沒有辦法。」

在妻住院四、五天後的一個晚上,我在家中讀法,一面讀,一面老看著師父的法像,心裏想著,到底師父在考我們甚麼呢?忽然間悟到,師父曾說過,我們修煉後的人生道路都是師父安排的。師父會給弟子安排最好的修煉道路,我還擔心甚麼呢?

時間過了幾十分鐘,加拿大的一位朋友來了電話,說報告我一個好消息,妻的十二指腸有一片潰瘍,不是腫瘤。

經過大約一個半月吧,妻的體重開始增加了,兒子寄來的電子郵件中附帶著妻的相片,我放心了。之後,妻又參加了今年的洛杉磯法會、在瑞士國際人權組織開會期間的講清真相活動、以及華盛頓DC的法會,都能很輕鬆地,又是遊行、又是學法交流。假如不是大法的威力,如何會有這麼好的結果?

這次發生在妻身體上的過關,其實也是在考驗我的心性。我那個對於情的執著心不能放下,妻就一直在身體的痛苦當中。直至我悟到了是師父安排的道路後,妻也就在急速地恢復以前的身體狀況。

師父的慈悲,讓我們都有很深的體悟。若沒有大法,我們夫婦現在也應該是天人永隔了。

在這個消業的過程中,深深地體會到:大法弟子是一體的,相互支持非常重要。更體會到,中國大陸的學員為了大法遭受空前且嚴峻的破壞,到中央去上訪、講清真相,反而承受了那麼大的苦難,他們的苦難,難道不是我們在海外學員的苦難?他們的痛,難道就不是我們的痛?他們必須要過的關,當然也是我們必須要過的關了。修煉同一部法的學員們不都是一體的嗎?在海外的我們悟得愈慢,他們所受的痛苦就愈久,我們不該加緊腳步為正法而努力嗎?

洪法的經驗:每每遺憾不能抽出時間來洪法,師父安排我能多次參與教師研習會的洪法活動。

自1999年4月之後,邪惡的人們藉著政府的權力與國家的機器,殘酷地打擊法輪功。大陸法輪功學員們,用自己的身體,用自己的生命衛護著大法,我感覺在這期間裏,我沒有盡到一個大法弟子的本分。

師父在2000年年底的美國西部與北美大湖區兩次法會講法,明白地指出了我們是大法粒子。在《理性》經文中說的,用慈悲去洪法與救渡世人,在大湖區法會就說了,大意說,去向世人的講清真相與揭露邪惡,就是慈悲,讓他們了解到了邪惡破壞大法,而在思想中沒有對大法不好的想法,那就是救了他了,如果因此而學法修煉,那就是度了他了。讀到此,我終於明白了,只要符合了條件,就趕緊參加各處的洪法活動,在洪法當中,真正體悟到了甚麼叫做「慈悲」。

後來,參加了許多各地的向學校教師的洪法與講清真相活動,也做了一些機關企業社團的洪法,確實地感覺到了師父的慈悲。師父沒有把我落下,要我能夠趕上在正法修煉時期,做一名真正的法粒子。以前,我一直都推說沒有時間,要上班,要為人們看病解除痛苦,順便也在診所裏向客戶洪法,藉口說這也是洪法的一種方式。為了常人中的那點利益,放不開腳步,師父還願意給我這麼多的機會。我在有假期的時間裏,都能做到了那麼多的高層洪法,師父在最近的經文中也已經明說了,這是在建立我們法粒子的威德。以後圓滿了的世界就是要有眾生的,到時候就看到了我們現在所做的是甚麼了。

其實,這些洪法活動,要是不由我們去做,師父難道不能一揮手就做成了?師父要給我們的圓滿鋪路,為我們學員的修煉負責,這種慈悲到哪兒去找呀?除了感謝之外還是感謝。對於師父的慈悲,用「比山還高,比海更深」來形容都不足以表達。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