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破自身觀念束縛,主動向市府官員講真相


【明慧網2001年8月20日】歐洲的制度條條框框多,局面難打開。心裏雖著急,卻無奈。師父說:「在講清真相中,不要等,不要靠,不要指望外在因素的變化。」(致北歐法會全體學員)從華盛頓DC回來後,更感到時間緊迫,刻不容緩,必須立即行動起來。

曾多次給當地市政府打電話聯繫沒有回音。一個月前亦曾寄過材料,仍無下文。不禁自問:「怎樣才能見到他們?」--「敲門,這是唯一的辦法了。」心裏這樣決定了,便與白人同修約好同去。不想,臨時這位同修改了主意,不去了。心中想:怎麼辦?我一個人去嗎?語言不好,情況不熟悉,我行嗎?可不去又怎麼辦?工作不去做局面永遠打不開。市政府官員的態度與行為關係到全市人民的命運,如果他們明白了事實真相,全市百姓就有救了。想到這兒,暗自對自己說:「去!一個人也要去!如見不到市長,見秘書也行。」不過,因為從未和政要打過交道,心裏不免打鼓,就想:師父加持我。

中午回家,打電話改平日預定車路線--去市政府。但怎麼也打不通,15分鐘硬是沒人接。過會兒再打--佔線。直到該出門了,還打不通。只好臨時跟司機商量,能否送我去市政府。」行。」司機答應。。心裏的石頭落地了。

到傳達室,說明我是法輪功學員,想要見市長。「見市長必須預定時間。」「見秘書行不行?」」秘書只有10分鐘時間。」「夠了,給我10分鐘就行。」見到秘書,拿出圖片和所有真相材料,從「4.25和平上訪」講到「自焚疑點」,包括一分鐘內滅火並及時錄像,他都似乎沒動心。直到說明「自焚人」打坐姿勢是錯的,不符合功法要求,「哦……」他恍然大悟--江澤民政府在造謠,他終於明白了真相。

如果循守繁文禮節,打不破框框,那麼我們永遠見不到他們,也永遠不能讓他們了解真相。半年前就因為這些框框,走不出這一步。而這些條條框框不就是人的觀念嗎?不能破除自己頭腦中舊的、不正的觀念,怎麼去正一切不正的呢?怎麼去救度被邪惡矇蔽的眾生呢?護法、救度眾生的責任感激勵我衝破了自身人的觀念,邁出了我的第一步。有了這一次經歷,我更是甚麼也不怕了。我要繼續積極、主動地向議員、向媒體、向世人講清真相。

因那位秘書是從政的,他問我:「是否有個別人藏在法輪功團體中有政治企圖?」「沒有。」問了兩遍,似有一點懷疑,又問我們需要甚麼幫助。

出來後覺得這兩個問題我解釋地不充份。第一次沒經驗,心裏後悔:「我怎麼這麼笨拙,為甚麼沒說清呢?打電話,明天給他打電話。」

回來後,去給中國飯店發報紙。一路上心裏的話堵在胸口,只想明天給他補個電話。突然,半路碰上他。天下竟有這麼巧的事!--我當然明白是師父法身巧妙安排。趕忙向他說了要補充的話,並提了要求。說完,心裏別提多愉快,像卸掉一個大包袱,說不出的舒服、輕鬆。師父時時看護著我們、幫助我們。心裏感激、高興,體味著這聖潔慈悲的關懷。師父就在我們身邊,領著我們走,扶著我們走……任何一個不修煉的人、不真正實修的人永遠不會得到這樣的感受!

想想今天的事,我明白了:那個白人同修沒來、那個電話打不通,其實是師父考我呢─還算及格吧。

正法修煉就是修煉要和正法、講真相聯繫起來,否則就不是正法修煉。師父說:「講清真相不是簡單的事情,不只是一個揭露邪惡的問題。我們的講清真相是在挽救眾生,同時還有你們修煉中的個人提高與去執著等因素,還有大法弟子們在修煉中為法負責的因素……」(在華盛頓DC國際法會上講法)

作為大法弟子就要緊跟正法進程,時刻清除自身的舊的、不好的觀念,對自己負責,對眾生負責,對大法負責,在正法的最後時期,堅實地走正自己的每一步。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