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時用更高標準要求自己

【明慧網2001年8月20日】最近,不法之徒用欺騙、綁架等手段,劫持一些同修進洗腦班。有的同修用正念抵制並清除邪惡,堅決不參加,邪惡之徒不得不放棄其陰謀;有的同修在洗腦班裏,抱定即使脫掉人皮也決不動搖對大法正信的決心,不配合邪惡的任何要求,邪惡之徒無計可施,最終只得作罷;有的同修告誡自己:無論如何不能背叛大法,不能寫「四書」,但在邪惡之徒的步步緊逼下,最終寫了「做守法好公民」之類的「保證」,心裏鬆了一口氣:「我沒有背叛大法。」可過不多久,邪惡之徒又來抓人,說上回的「保證」過不了關,還得重寫。

面對邪惡的迫害,如上幾種狀態的同修,顯然是用了不同的標準要求自己,因而結果也不同。

師父說:「作為大法弟子是全盤否定一切邪惡的舊勢力安排的。」「作為大法弟子,你的一切就是大法所構成的,是最正的,只能去糾正一切不正的,怎麼能向邪惡低頭呢?怎麼能去向邪惡保證甚麼呢?」(《大法堅不可摧》)

一切都不是偶然的。師父把法講明了,同是師父的弟子,關鍵時刻的不同表現,其實是由平時在正法修煉中的狀態所決定的。

講清真相證實法的實踐中,不斷去掉各種執著,始終保持大法粒子最正的狀態,去正一切不正的。邪惡的一切安排也只能被我們用來清除邪惡、講清真相和建立威德。這樣的修煉者,還有甚麼能夠干擾和阻擋他的呢?而在過關中被動承受,甚至步步退讓的同修,也是與其平時在正法實踐中不主動,放不下怕心等執著的狀態相關聯的。大法弟子在正法中不斷提高,層層突破。突破到哪個層次,才能同化那個層次的法,法才按那個層次的標準改變你。現在,每個大法弟子都知道要全盤否定舊勢力的安排,要正一切不正的。關鍵時刻做不到,就是因為你還沒有真正捨去常人的那些執著,它們牽累著你,不讓你昇華到那個層次中去,你還處在低於這個標準的狀態之中。你心中的標準就那麼高,你就交不上高標準的答卷。

師父說:「任何一個執著與怕心都不可能使你圓滿,然而任何一個怕心本身就是你不能圓滿的關,也是你向邪惡方向轉化與背叛的因素。」(《大法堅不可摧》)師父的話,應該使我們警醒,我們每個真修弟子都應該把標準定在「修得執著無一漏」(《洪吟》)上,而不是在自己和自己比,或和某些不精進的弟子比時所定下的遷就自己的標準。有一位同修,多次進京證實法,多次在看守所、拘留所經受了嚴峻的考驗,卻在最近的洗腦班上寫了「不上北京」的保證。也可能她當時想:我已經多次進京護法,現在在做講真相的事,並沒有再去北京的想法,這樣寫也無所妨礙。豈不知在那一刻,一個偉大的神把自己降到了一個人的標準上向邪惡做了妥協,在自己金光閃閃的正法修煉史上留下了一個恥辱的污點。正法在快速推進,大法弟子在正法中快速提高。自滿、放不下最後的那些執著,不能時時用更高標準要求自己,都可能使你掉隊。

師父說:「現在的時間要珍惜利用,這時間是留給眾弟子的。」(《在華盛頓DC國際法會上講法》)我們一定要珍惜利用師父留給我們的寶貴時間去做去修。師父一等再等,度日如年的獄中同修在一直等待,不光在等那些還沒走出來的走出來,還在等那些做錯事的、走錯路的加緊補償上來,也在等那些跟不上的跟上來呀!

邪惡的舊勢力直接參與了對大法和大法弟子的迫害,它們無孔不入地窺視著大法學員尚未放下的執著,伺機去放大它,進而控制大法學員,達到其毀掉修煉者的目的。在解脫親情、友情的束縛上,在同修間不同意見的處理上,我們有許許多多破除邪惡干擾破壞的成功,也有不少被其控制而摔了跟頭的教訓。

師父在剛剛發表的經文《正法時期大法弟子》中告誡我們:「大法弟子在邪惡的迫害中做得不好或放鬆自己,很可能會前功盡棄。」我們應該清楚:我們不承認舊勢力安排的一切所謂考驗,但能不能否定舊勢力的安排,能不能用高標準的最正的狀態去正一切不正的,恰恰是師父對弟子的真正考驗。要在師父留給我們的這段極其珍貴的時間裏經受住錘煉與考驗,我們就必須時時用高標準要求自己:學法用高標準,修心用高標準,清除邪惡用高標準,去掉執著、克服惰性用高標準,處理與同修不同意見時用高標準,一刻也不降低標準,一刻也不放鬆自己。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01/8/20/1506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