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1年台灣宜蘭國際童玩節外國表演團隊洪法心得


【明慧網2001年8月19日】
 

 

  

2001年宜蘭國際童玩節因有很多外國團隊來台表演,因此而有機緣被安排向一些國家的表演團教功,這是一個非常難得的對外國人洪法,同時對自己本身來說,修煉提高的因素就在其中。

早在一兩個月前即從消息知道本活動需要一些通英文的大專生幫忙,心中也很想來宜蘭,但由於人心的作用,不是把自己擺在大法之中,該做甚麼就做甚麼,因此直到出發前居然還會有念頭出現說:我們去宜蘭到底幫得上甚麼忙啊?會不會增添他們的麻煩啊?宜蘭學員會不會對我們有甚麼想法啊?就這樣,勉強把自己思想控制在洪法這一件事情上,其他甚麼都不想的情況下,我們南部三位學員便先去宜蘭學員家住,與其他地區學員一同準備教功的事。

在事前開會時是要我們中有一位做主持人用英文講解,另一位示範動作。我被分配到示範動作,於是當天晚上便和主持人一同預習外文教功的事項。但因為我沒以英文套過功法,感覺很新鮮,因此心總穩不下來,有點不嚴肅。結果第一天因颱風取消活動,第二天由宜蘭兩位負責人直接上場,透過法文翻譯教功。通過這一事讓我了解到洪法的嚴肅性,以及我所存在的對上台教功的虛榮的心,原來我是如此看重這種虛榮,即使在大法活動中。

在國外團隊方面,第一天因颱風取消教功,第二天是對貝南,一個法語體系的非洲國家。他們多是小孩子,因為我們人手多,除了台上的兩位負責人,其餘幾乎是一對一的教,就好比教小朋友班一樣。因為語言不通,我們只有靠標準的動作當作唯一溝通的方式。在煉第五套功法時,其中一位青年學的好認真,我們只教一次,他在私底下卻煉了好幾次,連休息喝水的時間也在複習,動作也記起來了,他真的很喜歡法輪功。後來貝南的團隊領導看到我們都叫〝Falun Dafa!(法輪大法)〝,我們也回應〝Good!(好!)〝。我感到大法已在他們心中紮下了根。

第三天是對韓國表演團,這團都是小朋友,差不多都十歲出頭。他們學得十分有興趣,但可惜的是他們領導反映說因下午有表演,無法流過多的汗,因此他們只學了第一套功法。但我們還是覺得這是一個非常難得的機緣,能夠相聚的緣份。

第四天,有三個國家來學,一個是西班牙,一個是英國,另一個是前天熱情的貝南要再來煉。我是被安排在西班牙,他們多是中年人,而他們的隨隊翻譯,是個台灣女學生,非常盡責,一邊翻譯還一邊跟我們做動作,十分熱心。而西班牙的朋友也學得十分認真,雖然我們只有預定一個半小時的時間教功,但五套功法教完後已超出時間,我們問他們是否可以一起跟著音樂帶煉一次,他們接受了。

接著我們跟著師父的口令與大法的音樂一同煉功,學員去幫忙糾正動作,那是一個非常祥和的場,其中那位把第五套功法學會的貝南青年也來跟我們一起煉,那位隨隊翻譯也跟我們一起煉。那時在我面前一位西班牙青年閉著眼睛非常專注,但他不懂中文,在煉第三套功法時他不知道已經開始沖灌了,直到我們提醒,他才一臉訝異的出手,隨即又閉上眼認真地做,原來他已記住了。但到推轉法輪時,因我們沒講清楚推四次,他推了好多次才結印,仍是閉著眼的,好像一個天真的小孩。到第五套功法時,我在最後結印入定後睜眼瞄了一下,只見一個個清新的面孔,閉目靜靜地在那坐著,包括那位翻譯,也跟我們一起坐,還採用雙盤。雖然整個煉功過程只短短的不到三十分鐘,但望著這群西班牙朋友,心中有個念頭:不知是否其中某位將來便是大法的骨幹精英?

參予了此次對國外團隊教功活動,雖然我出發前有那種去宜蘭幫忙支援的感覺或許多不好的常人想法,怕別的學員以甚麼眼光看待我們。但在其中我們就是做作為一個大法粒子應該做的,沒有所謂主人與客人之分,沒有新學員與老學員之分,也沒有負責人與普通學員之分。當我們在一個洪法的環境中,只要我們能做甚麼就做甚麼。宜蘭的負責人最後也跟我們說,在這裏大家都是大法的一粒子,沒有甚麼哪裏的學員哪裏的學員。但我仍非常珍惜此次洪法的機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