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卑詩省SOS緊急救援旅途心得(譯文)



【明慧網2001年8月18日】溫哥華島SOS之行在7月24日至8月4日間舉行,學員們兵分兩路,每部份兩個弟子。途經的城鎮有頓勘(Duncan),南艾摩(Nanaimo),帕克斯威爾(Parksville),考摩克斯(Comox),柯特內(Courtenay)以及堪帕貝爾河(Campbell River)。

在SOS救援之旅中發生了許多重要的事。下面是兩個修煉者的個人經歷。

心得之一

在南艾摩,一個年長的當地男子過來問我法輪功是甚麼。他補充說在過去兩年中,他和他妻子在夢中看到了好幾次「法輪功」這個詞,但是不知道這是甚麼意思。這位男子計劃晚上來學功,但是他再也沒有來。好多人都打算來學功但卻沒來。然而,他們都可以從他們的公共圖書館中得到資料,或借到書及教功錄像帶。李老師在華盛頓DC法會上的講法對上面的事做出了解釋。

然而我通過洪法與印第安人接觸時產生了一些問題。如我們所知,溫哥華島有許多印地安人。這個文化經歷了許多磨難,一直與自然非常貼近,以自然與動物為其文化中心,遠離現代世界的貪慾和技術。當時我的問題是,在生命的洪大安排中,印地安人到底是誰?

通過這次旅行和學法,我越來越意識到我必須完成的許多其他工作都是與大法有關的。一個就是在我自己生活中的正法。我有許多地方需要糾正。作為一個帶著19歲女兒的單親家庭,我越來越意識到自己不足的地方,我偏離了正確撫養孩子的方法。因為我的女兒將回來和我一起住一段時間,我現在就有機會通過我正確的行為糾正(過去的錯誤)。我們整個社會在撫養孩子方面都走入了歧途,現在我們人類社會認為可以接受的東西若用真、善、忍的原則來衡量則相差甚遠。

心得之二

溫哥華島北部的旅行

7月31日,我和同伴在溫哥華島開始了洪法和講清真相的第二部份旅程。我們將去帕克斯威爾,堪帕貝爾河,以及考摩克斯/柯特內。當我們到達帕克斯威爾後,我們在社區海灘(Community Beach)找到了一個地方。我們還拜訪了帕克斯威爾朝陽報,去那裏與我們的聯繫人談話。不幸的是,她未能發表她關於法輪功的報導,因為那篇報導沒有通過編輯的審查,所以我們沒有給公眾任何預告。

她確實打算在我們煉功期間到現場來。

當晚7點,我們在公園中心的兩株挺拔的榆樹間掛起了手工製做的漂亮的法輪大法標誌,這裏正對著最繁華地區,操場和小吃攤位。我們煉了動功和半小時的打坐。帕克斯威爾朝陽報記者趕來給我們拍攝了照片。她未能有時間試著煉一下功或和我們交談很長時間,因為那天斯托克威爾.戴(Stockwell Day)來訪本市,由她負責報導。當天晚上,同時在公園中還有一個馬戲團表演。在打坐期間,我們聽到有一家人路過並簽了請願信,神奇的是,當我們煉完功時,所有的資料都被(路人)取走了。

第二天,我們在同一地方擺放資料和煉功。開始時下了一個小時的雨,所以我們等了等,然後在一株小榆樹下擺好了資料。因為下雨,公園裏沒有那麼擁擠了,但是許多家庭都帶著孩子坐公車來這裏玩兒。儘管我們沒有和許多人談話,我們的標誌卻非常顯眼。當晚,我們又在那裏擺資料和煉功。

回顧這段經歷,我們遇到了許多干擾。然而,我們花時間學法和討論讓我們受益非淺,當天打坐完後,我的腿和身體感到非常輕快,沒有疲勞的感覺。一整天都在煉功和專注於大法真是令人愉快。一直都是我的同伴開車,我對此表示感謝。這真是很美好的一天。

接著,我們去了堪帕貝爾河。風雨仍然未停,但卻無法阻擋我們前行。我們在圖書館和劇院中間的草地上找到一個很好的煉功地點。許多人路過,大部份人都接受了資料還有不少人簽了請願信。一個婦女非常感興趣,要了所有的資料。我們給圖書館捐贈了兩本《轉法輪》和一套教功錄像帶。一個婦女拒絕資料還說了些不好的話。後來她返回來並道歉。她說如果誰也不做甚麼,事情就永遠不會改變。然後,她簽了請願信。我倆對此都非常感動。在最後一個小時,同伴分發資料,我煉功,外面又濕又冷。我感到非常疲憊,又冷又餓,但是很高興堅持了下來,我們打點物品,然後去吃飯。

我們決定去附近的中餐館。我的同伴帶了些資料給他們。女侍者很和善,最後我們給了她法輪大法的資料。她馬上聲明她是基督徒,不想要資料。我們解釋說大法不是宗教,任何人都可以修煉。她說了一些話,並問我們問題,看來她被中國政府矇蔽了。

我的同伴和她交談起來,但是我對面對面辯論有些發怵,所以我不知道這是否管用。我的同伴解釋說政府陷害法輪功,誤導民眾。我的同伴做的真不錯,我希望她能在我們走後讀一讀(我們給她的)資料。

接下來的兩天,我們在柯特內和考摩克斯度過。我們希望離費爾伯格節和海員日慶祝活動地點(Filberg Festivaland Nautical Days)近一些,因為這是很盛大的活動。

我們在公園和一些場所尋找場地,但是找不到一個合適的地方。於是我們到市長辦公室申請在市政廳對面的小公園(洪法)。市長正好在,他當即同意了。他給了我們在那裏停留一天的許可。該地點正好在舉行海員日活動的瑪莉娜公園(Marina Park)的那條街上。我們很高興有這麼一塊好地方。

星期五,我們開車到處轉了轉,做了一些安排。星期六,我們擺好了桌子、簽字板和兩個大的標誌,花了一天時間分發資料,向人們講清迫害的真相。許多人路過這裏。活動很成功,我們在那裏停留了8個多小時。當晚我們在碼頭上買了些炸魚和薯條做為晚餐。在說了一天話後,我沒有向為我們服務的侍者提到法輪大法,然而他看到了我衣服上的法輪章,並問我們是甚麼人。他(對大法)很感興趣,還要了網址。看來這都是安排好的。這是完美一天的完美結局。

星期天,我們回到家中。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