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壞神經的藥物、超極限電流、「鐵椅子」

唐山第一看守所和「安康醫院」 對大法弟子的摧殘


【明慧網2001年8月18日】我是一名曾被無罪超期拘壓在河北省唐山市第一看守所的大法弟子,親身經歷並目睹了被非法關押在這裏的法輪功學員所遭受的迫害。下面是從2000年10月至今發生在這裏的事情。

一、注射破壞中樞神經的藥物

看守所的管教以談心為由,將大法學員騙出院內,然後連推帶拖,甚至是抬上早已準備好的車,把他們押到地處「越河」的公安部門開辦的「安康醫院」 。以所謂的治病為由(這些弟子沒有一個是有病的),強把大法弟子的四肢固定在床上,不能動,強行輸液。暴徒們手裏拿著針劑往液瓶裏注入,當問到是甚麼藥時,暴徒們說:「用的都是好藥,營養藥。」我們大法弟子當時就說:「不對,把藥給我們看看。」這些人說:「你們看不懂,給你們用的是好藥不用看。」可我們看出是一種刺激中樞神經之類的藥劑,在醫院工作的人知道,這種藥劑會使人致殘,有生命危險。暴徒們把身心健康的大法弟子當作精神病患者,大法弟子當時就揭穿了她們:你們敢把藥給我們看看嗎!你們這是迫害,是有罪的,是不道德的,你們不要做。但她們還在隱瞞事實,堅持說不是。當我們被強迫注射後,身體陸續出現了不同的反映,大部份昏睡,頭昏昏沉沉,有的嘔吐,有的眼睛看不見東西,有的下地後身體站不穩打晃,腳下像有很厚的棉花一樣,這樣的狀態持續了好幾天。當與她們講理時,她們不但不認為做壞事,反而說:「你們是煉法輪功的,就應該這樣對你們。」當這些大法弟子被送回看守所後,有身體虛弱、全身沒力氣、頭痛等狀態。大法弟子們說:「如果我們心裏沒有大法,我們不會挺過來,會真的被折磨瘋了。正是偉大的佛法給予了我們意志和堅持真理的信念,使我們從邪惡流氓的迫害中闖了過來,普通的人是很難做到的。」

二、超極限強度的電針摧殘

2000年12月份,一名曾被注射過「藥劑」的大法弟子商詩迎(化名)又被提出監號,送到了「安康醫院」,說她腦子有問題,一去就是十幾天。這次暴徒們又是把她身體強行固定在床上,兩名護士手裏拿著「電針」,就聽其中一名護士說:「給她用多大單位的」?另一護士說:「用大些,使勁整整她,叫她頑固,用60安培(「電針」是以「安培」為單位)。」其中一個有點害怕的說:「太大了,極限才能用30安培,會出事的。」可另一個又說:「沒事兒,她們不怕,治治她。」「那會出人命的。」「那就用50、40吧。」最後定在了40安培(超極限)。不知過了多長時間,商詩迎才清醒過來,病房只有她一個人。電針是用來整治精神病患者的,真正的精神病人用過一次後,當再看到此東西時,就會害怕,不會再鬧。可想,這種「電針」有多大的傷害力吧。對於一個頭腦清醒,身體健康的人來講,要承受這樣的「治療」是需要多大的勇氣和毅力呀。可是她挺住了。她說:「我又一次體驗到了她們殘害大法弟子的手段之殘酷,也更加堅定了我對大法的信念,因為在那一刻,如果我心裏沒有大法的話,我決不會挺過來。真的,我會精神崩潰的,會瘋了,因為太痛苦了,是大法、是師父又救了我一次。我再次體會到佛法的偉大。」殘酷至極的看守所本想通過用「電針」想把大法從大法弟子的頭腦中抹去,可是適得其反,邪惡的殘酷讓更多大法弟子看清了它們的本質,更加堅定了真修弟子的正信。正像師父在《強制改變不了人心》一文中所說:「修煉者堅定的正念超越一切人的認識,超越一切人心,是常人永遠都無法理解的,同時也無法被常人改變,因為人是改變不了覺者的。」

去年在「安康醫院」有幾個弟子絕食抗議,在絕食的過程中,管教們為了不讓大法弟子煉功,整宿地把她們雙手銬在暖氣管上,幾個弟子互相喊著對方,怕出現危險,快天亮時,一名50多歲的大法弟子已昏死過去,褲子都濕了,小便失禁。大家就大聲的喊大夫,半天才來人。這些身心摧殘還不算,暴徒們還欺騙大法弟子的親屬及單位,說:「你們的人在這裏邊有病了,我們給她們送到醫院治療。」不知真相的家人就相信了這些謊言,有的單位明知真相,還縱容邪惡,如果家裏不給錢或家庭困難的就直接從大法弟子們的帳戶(生活費,是個人錢財,用於買日用品的)中扣除,有的一分錢也沒剩下。而且,不准講出真相,否則,就會受到不公的對待,懲罰幹活,叫刑事犯欺侮,不讓家裏人來探視,不讓給家裏寫信。如果寫信的話,她們就私自扣壓或撕毀。在唐山市第一看守所裏的大法弟子沒有人權可言的。

三、野蠻灌食

為抗議邪惡之徒對大法弟子的不公與迫害,2000年10月至2001年元月其間,大法弟子相繼絕食,但是惡徒們不但沒有收斂,反而變本加厲。它們違背人性的道德,從一天一灌食到三天一灌,每次一人灌三袋豆奶粉,並加入大量的鹽,灌下去後人就像得了一場大病一樣難受。大多人感到胃腸燒灼,肚子痛,頭痛噁心,有的嘔吐、心悶,到最後拉濃血。而且流鼻血,有的這次鼻血還沒有止住,下次又接上了,以至流血塊。當大法弟子與它們講:「這樣會出人命,這是迫害。」它們卻講:「我們這是為你們好,死也(算)是你們煉法輪功煉的。」當我們拒絕這種迫害時,它們就讓男女管教、刑事犯,來對付一個大法弟子,用推、拉、拖、拽,再不行就用電棍電,還有的帶上腳鐐(有的兩人帶一付腳鐐),一直是強行灌食。有的在插胃管時多次重複,插不到位,就拔出來從新再插。有的大法弟子絕食長達40天。可想而知,在這幾十天裏,一天一灌。善良的人們想一想:她們都是一群手無寸鐵的婦女,普普通通的老百姓啊!只是因為她們堅持真理,不願放棄自己的信仰就要遭受如此的痛苦折磨。

四、坐「鐵椅子

唐山第一看守所獄警對它們認為堅強不屈的大法弟子用帶腳鐐、電棍打還不算,它們還專門為大法弟子們準備了「鐵椅子」。「鐵椅子」只能坐一個人,做進去後,人動不了,有的還帶上手銬、腳鐐。從2000年12月至今,他們陸續的一直在用這種刑具折磨大法弟子,坐上這個椅子,一天24小時動不了,大小便要等警察來了,才能出來。一天下來,腿就浮腫了,坐幾天以後,全身浮腫。短的幾天,長的達半個月之久。它們為了達到整治大法弟子的目的,根據情況來安排場地。一個人時它們為了不叫別的大法弟子發現,就關在禁區裏的觀察室,這間房子冬天很冷,門長期關著,裏面幹甚麼外面根本就看不見。如:大法弟子商詩迎(化名)有一次從「安康醫院」被送回來後,直接就關進這間房裏。因為不能及時上廁所,把褲子尿了,冬天穿著棉褲還冷呢,可她卻被手腳銬著坐在冰冷的「鐵椅子」上。班頭給她換完衣服回來時,眼睛裏含著淚水。為了不再發生這樣的情況,大法弟子商詩迎開始絕食抗議,但暴徒們又給她灌食。當幾天後把她從椅子上放下來的時候,鐐銬怎麼也摘不下來,最後,硬砸下來。還有一名大法弟子,就因為不配合他們,也是在這間房子裏,坐了整整13天13夜的「鐵椅子」!2000年12月,警察以談心為由,騙出女監號幾名大法弟子一起帶上腳鐐,一起坐「鐵椅子」,坐了八天八宿。來時,他們沒有經驗,不許大小便,大法弟子便強憋著,用自己的身體吸收了,就連還有良知的警官都是含著眼淚,在這八天裏,這些大法弟子無怨無恨地與他們講道理,不叫他們這樣做,並給他們講大法的真理與道理。暴徒們用寬膠帶紙把大法弟子的嘴封上,不叫說話,不叫出聲。從此,她們開始絕食,長達30多天。在第八天把她們從「鐵椅子」上放下來時,全身浮腫,下來後站不穩,全身疼痛,大腿根腫的特別粗。刑事犯們都說:「大法弟子真的了不起!」

在2001年4月以後,女監12室對大法弟子的迫害最為嚴重,有兩名大法弟子,獄卒覺著她們不順眼,就在監號內設刑堂,在監室內叫她們坐「鐵椅子」。它們還唆使刑事犯看管大法弟子,還許願說:「看好她們,就立功,減刑。」這樣這兩名大法弟子坐著「鐵椅子」還要承受刑事犯的打罵和獄卒的訓斥。因為有了獄卒的支持,刑事犯們才敢對大法弟子想打就打、想罵就罵。如果大法弟子報告,不但受犯人的罵,還要受到管理員的訓斥。這裏需要特別提一下幫兇刑事犯的名字‘王秀玉’‘劉傑’二人,是第一看守所女號迫害大法弟子的打手,不僅出謀劃策,而且直接犯罪。

***

這就是發生在唐山第一看守所的事情。這些被迫害的大法弟子中,也許就有你的親人、朋友、鄰居、同事。善良的人們,用你的思維、你的思想思考一下吧!僅僅是第一看守所裏就有這麼多迫害大法弟子的事情。唐山地區還有第二看守所、荷花坑勞教所、河北省女子勞教大隊[開平]、還有無數個洗腦班、各縣區的派出所、看守所等等,所有關押大法弟子的地方,發生像唐山第一看守所這樣迫害大法弟子的事比比皆是,而且,有的更加邪惡,甚至將大法弟子迫害致殘、致死。一個小小的唐山地區就這樣,那全國各地區又有多少法輪功學員還在繼續承受著這一切摧殘?!善良的人們啊!不要再受邪惡的欺騙了,快醒一醒吧!

河北省唐山市第一看守所的暴徒即將受到天理的懲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