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漢堡發大法報紙


【明慧網2001年8月18日】為了在正法期間盡一份我們的力,幾週以來我們在漢堡的中國總領館前和平靜坐。我在那裏的大部份時間是給來往的汽車分發報紙。一位女士已經從我的手裏接過三份同樣的報紙。第四次時她對我說:「多給我一份,我準備給我的朋友們也看看。 我覺得你們太偉大了。」她車裏的一位男士對我說:「法輪功一定能度過難關,我知道!」

有一天我參加了領館前的靜坐後回家,感覺特別疲倦。那天我發報紙的情況很糟。 我精疲力竭地登上地鐵,心想,現在我終於可以安靜地坐下來甚麼也不做了。但我坐下以後,心裏馬上開始不安起來:中國的修煉者還在受著迫害酷刑,很多德國人還沒有聽說過大法,我怎麼就想著開起小差了?於是我從包裏掏出報紙開始分發。但是我當時的疲倦使我沒有辦法作好這件事:大部份的乘客不感興趣, 有幾個還嘲笑我。難堪、孤獨、無助……所有的痛苦感覺都向我湧來,我差點掉下了眼淚。在那一瞬間我突然明白了,來度我們的師父的慈悲心得有多大。我繼續往下一節車廂發報紙。這節車廂的最後一名乘客拒絕了我。我就站在車廂的尾部,像往常一樣,把報紙放在胸前,報紙的第一面向外,這樣每一個人都能看到報紙,也能看到我的臉。突然那位乘客走到我面前問我:「這是甚麼報紙,是廣告嗎?」我平靜而明確地告訴他:「我是為法-輪-功發報紙。」「喔」,他說:「我在柏林看到過你們,但我在那裏沒有得到報紙。你們是一起的嗎?」「是的」,我緩慢而果斷地說:「所有法輪功修煉者都是一起的。」他說:「你們做的事,非常的正。現在肯定很艱難,但你們不應該放棄。」我的眼淚差點掉了下來。這就是他的佛性。我向他表示了感謝並對他說:「你的看法非常珍貴。」「不,不,你們所做的才是真正珍貴的,這個我知道。你們太偉大了!」他對我說,然後他下了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