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澤民集團惡行所見所聞


【明慧網2001年8月11日】一位十幾年來未聯繫的同學,突然從大陸來電,令人驚愕萬分,寒暄之餘,方知他是從另一同學那兒得知我在台灣的電話,於是互相留下地址,以便日後聯繫,因為此事來的突然,不免令我產生疑惑,為何十幾年未找我,卻在江澤民集團迫害法輪功手段不斷升級之時與我聯繫,莫非另有用意?我想一切均不是偶然,無論是何居心,把握機會向他講清真相,於是奮筆疾書,寫了五大張信紙,連同真相資料一併寄了過去。

不久收到他的回信。他表示不敢相信這一切是真的,更不願相信當權者會做出如此讓人不堪想像的事,實在與大陸媒體的報導相差太遠了,但這些事實都是鐵證如山,不容置否的,同學的心情我能理解。其實我又何嘗不是如此呢?從法輪功受迫害這兩年來,我就不願相信這個事實,更希望這是錯誤的報導。可是江澤民等當權者的邪惡和下流遠遠超出了我的想像。

春節我返鄉探親,所見所聞無不令人心悸,鋪天蓋地而來的邪惡之勢,媒體大肆信口雌黃地造謠中傷,公園裏警察隨處可見,鬼鬼祟祟地窺視著民眾的一舉一動,無辜的人因坐在草地上閉目養神而遭池魚之殃,只要言行舉止稍有可疑之處,公安便不分青紅皂白大打出手,嚴加拷問。電視24小時輪番播放著誹謗法輪功的不實報導,甚至編成歌曲、歌劇惡毒誣蔑,就這樣每天填鴨似的灌輸給全國百姓,強制性地對人民洗腦。那幾天又發起了誣陷法輪功的簽名活動,嚴格地說是「逼迫」上至老人下至學童無一放過,違抗者將遭到不能升級、下崗、退學或領不到退休金等命運。江澤民犯罪集團有明文規定:如果是領導就要為你的員工「負責」;如教師就要為你的學生「負責」;如果是家長就要為你的子女「負責」,這赤裸裸的剝奪人權及違反人性的「連坐」 制度,發生在新世紀的今天,不可悲嗎?使人聯想到當年國家主席,被羅織為工賊、叛徒、反革命,最後仍難逃一死,那時有誰會相信他是無辜的呢?國家主席尚且如此,更何況沒有任何政治背景、更沒有任何政治目的的法輪功學員呢?

在大陸很難得到正確的信息,因為一切媒體都是由江澤民犯罪集團所掌控的喉舌機器。幸運的是可從父親的一台收音機,聽到一個海外專門對中國廣播的半小時打進電話的節目。一次有一個小男孩稚嫩的聲音對主持人說:「在學校裏我不想簽名,可老師看著我,不讓我上課,直到我簽了為止,在這裏我鄭重聲明,我的簽名作廢」。也有人說:「我雖不煉法輪功,但‘政府’的做法太過分了,簡直草木皆兵」。更有人說:「還不是搞文革那一套,想轉移內部矛盾,挑起群眾是非」。主持人頗具正義感,他的話常令人大快人心,因此也引發了個別人的質疑:「為甚麼偏袒法輪功?」。主持人義正辭嚴地回答:「我從不偏袒任何人,我只偏袒正義」。這一席話頓時讓我紅了眼眶,在當前大法遭受迫害之時,多麼需要正義之士伸出援手,希望有更多人來制止自稱「人民公僕」 的江澤民等當權小人對他們的主人--廣大善良民眾的虐殺。大家同處地球村,怎能允許這樣的暴行在中國大地上蔓延?某次人權高峰會議上,首惡之徒江澤民竟帶著他的「傑作」獻醜,一塊幾百丈的白布,上面簽滿了所謂的簽名。這些簽名何以得來?不就是罔顧人權欺壓逼迫,無所不用其極所得而來的?截至今年2月止,中國已有24名記者因真實報導法輪功真相而被迫離職,甚至遭到拘捕,這就是在中國說真話所要付出的代價嗎?

有一次的節目裏,一位民眾打進電話對主持人說:「天安門自焚案中,有一個是我的鄰居,他因下崗而不得不以擦皮鞋維生,收入難以糊口,窮困潦倒,可從未聽說他煉過法輪功」。這就是中共一手導演的自焚真相之一,人證俱在,紙是包不住火的,真相終究會大白的。師父早在「悉尼講法」中就告訴我們自殺是犯罪!若是真修弟子會不聽師父的話嗎?

這些天常想起上學第一天,學唱的第一首歌,在中國是人人都能琅琅上口的:「社會主義好,社會主義好,社會主義國家人民地位高…..」現在聽起來真是莫大諷刺,在江澤民的獨裁統治下,人民已經失去了做人的基本權利,更談不上當家做主。憲法也只不過是當權者哄騙世人的一顆糖衣炮彈而已。最近江澤民犯罪團伙對法輪功學員的殘害已經到了喪失理智的地步,酷刑、強暴、輪姦、當街行兇、送入精神病院,注射藥物 ……真是罄竹難書,邪惡至極。江澤民本人也被大赦國際評為「人權惡棍」 。江澤民這樣不計後果,一意孤行地走上自絕之路,其手段之殘忍,讓人不禁想起日軍侵華戰爭之時,誰知五十年後的今天,歷史的悲劇又重演,所不同的是本國的當權小人,以此殘暴的手段對待手無寸鐵,心存「真、善、忍」的善良同胞,相比之下日軍的邪惡尚略遜一籌。悲哉!想不到在此朗朗乾坤,皓日當空之時,其表面繁華的背後,竟還存在著如此邪惡!古人云「善惡必報終有時」如此下去,人不治天治!

註﹕本文作者在大陸出生、受教育、得法,現定居台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