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吹大漠沙塵揚──呼和浩特市受到強沙塵暴突襲

【明慧網2001年7月6日】 "蘭蘭的天上白雲飄,白雲底下馬兒跑…天蒼蒼,野茫茫,風吹草低見牛羊。"

以上是人們讚美蒙古大草原的歌詞和詩詞。廣闊的內蒙古大草原一向以草,水豐美,牛羊遍野而聞名中外,勤勞的各族人民世世代代生活在這裏,過著遊牧生活,同時也為全國提供畜牧產品,皮革製品,毛紡織品等等。可是,近日據報,自前年開始至今已是連續第三年乾旱少雨,持續高溫,草不返青,人畜受害,沙塵飛揚,殃及京津一帶,土層乾涸最深處已達1米左右,到目前為止仍無好轉的跡象。

進入六月以來,大青山腳下的明珠----呼和浩特市,受到強沙塵暴突襲:據中國時報消息,3月5日,經過兩天一夜的沙塵襲擊,呼和浩特整個城市已是灰濛濛的一片,下午不到三時,街道兩側的建築內已紛紛亮燈。 6月14日下午4時左右,一場強沙塵暴襲擊了塞外青城呼和浩特。內蒙古自治區氣象台的預報說,這是今年以來呼和浩特市出現的最強沙塵暴天氣。

下午3時左右,呼和浩特還是清風徐來,纖塵不動,看不出沙塵來襲的跡象。不少市民憑著多年的生活經驗判斷:高溫天氣時一般不會有「大黃風」,多數人外出時也沒做充份的「防沙」準備。4時,市區的風力漸大,遠處的天空已呈現出一片灰黃色。到4時30分,沙塵暴「光臨」呼和浩特,頃刻間狂風大作,整個城市籠罩在黃塵中,黃昏仿佛提前來臨,街邊的建築內紛紛亮起了燈,行人們爭相跑進路旁的店鋪、飯館內躲避。氣象情報表明,沙塵暴頻發的季節是3-5月份,在高溫酷熱的6月份出現沙塵暴天氣是較為罕見的。

昔日美麗如畫的大草原哪裏去了?真的變成了「天蒼蒼,野茫茫,風吹大漠沙塵揚」了?

自然災害實乃天象變化所致。中國的一部歷史上下五千年,遠自夏,商,周,春秋戰國秦,漢,近到明,清,民國,以至解放以後,天災與人禍就是一對孿生子,形影不
離,狼狽為奸,而人禍更具有火上加油的作用,使災害更加嚴重。改革開放以來,經濟發展異常迅猛,但隨之而來的卻是全社會整體道德水準日趨而下,一發不可收拾,貪污腐化成風,屢禁不止,百姓怨聲載道。

普天之下哪裏還有一塊淨土?有!那就是法輪大法,億萬法輪功修煉者, 以真,善,忍為他們修煉的最高標準。時時處處首先為別人考慮,要求自己首先要做一個好人。在全世界受到普遍的讚揚與尊重。可是,江澤民一夥出於其私利和不可告人的目的,置宇宙法理於不顧,獨斷專行,喧然發動對法輪功廣大修煉者的瘋狂鎮壓。下密令,設立專門機構,撥巨資擴大勞教所,舉辦「洗腦班」,肆意破壞憲法,知法犯法,草菅人命,孤注一擲,天怒人怨。

今年元旦前,呼市公安大肆搜捕法輪功學員,瘋狂抄家。只要發現有關大法的資料和
書籍,立即把人帶走,其邪惡程度令人髮指。

一個女大法弟子,因去天安門證實大法被關押和被迫害。 在沒有法律依據的情況下,公安把她戴上腳鐐強行送到呼和浩特女子勞教所。由於她在勞教所一直堅持煉功,被三大隊的劉隊長拿電棍一直從走廊電回宿舍,後來又被常紅副隊長下令把她腳不離地上吊銬,吊起來2個小時,兩手臂青紫冰涼、麻木,之後又上吊銬吊了一整天。 後經檢查發覺她已經懷孕幾個月了。但人性全無的惡警仍對她施盡了折磨,逼她卸煤,裝卸牛糞、翻地,沒有農活兒時每天包裝1萬多雙衛生筷。這樣,又被關押了十幾天後戴上手銬才把她送回家。

張濤(音)、女,內蒙古平安保險公司職工,1月26日(正月初三)被呼和浩特市東風路派出所抄家並拘押24小時。現被從伊克昭盟老家召回監管。

內蒙古林學院大法弟子李旭東,男,大學四年級學生,21歲左右,因堅修大法,被校方勒令退學,不予畢業分配。

胡玉君,女,56歲,內蒙古農大副教授,因向世人發放真相材料被公安非法抄家,現已被非法勞教,現失去人身自由,在家被監控。

自99年公開鎮壓法輪功以來,中國大陸自然災害連年不斷,此起彼伏,造成人民生命財產的重大損失。而官方喉舌卻異口同聲,簡單地以自然現象及生態環境惡化等來掩人耳目,試圖逃脫迫害宇宙法理的罪責。

正如李洪志大師所說:「邪惡的表演已經完全變成了惡毒的壞人利用手中的權力、採取最下流的手段在發洩私憤。」(「強制改變不了人心」)

蒼天在上,法網恢恢,上蒼的啟示,不得不讓人三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