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只希望你記住我今天對你說的話」

【明慧網2001年7月6日】 2000年12月25日,我到天安門廣場證實大法被抓,當晚被送到北京懷柔縣看守所,這裏非常邪惡,警察打罵、摧殘大法弟子很嚴重,因此被評為「先進」單位。

獄卒們利用牢裏的犯人,打罵我們,張嘴就是髒話,難以入耳,動不動就對我們拳打腳踢。我們14個人被關在一間屋裏,晚上就擠在一塊光光的炕板上,不讓我們吃飯,每天上午給我們14個人6半小塑料盆白菜湯。我們全體絕食誰也沒有喝他一口。他們對我們進行搜身,叫我們扒光衣服,乳罩也得拿掉,只穿一個小三角褲頭,還得用手抖一抖前後都得讓他們看看。有一位鄭州的功友給在北京上學的學生帶去的1萬塊錢被他們發現,被他們沒收,叫我們這位功友簽字,功友不簽。還有她隨身帶的300元錢留著自用的,警察叫其把錢撕了,她說:「撕人民幣是犯法的,不能撕。」一個警察奪過去把300元錢撕了個粉碎。接著就怒氣沖沖地對這位功友拳打腳踢,左右開弓搧耳光。打得功友臉上紫紅、腫脹,眼睛充血。

我因不說出姓名,地址,被他們朝頭上猛打,抓頭髮,搧耳光,用穿皮鞋的腳跺兩胯和大腿,並威脅我說:「你不說就叫警犬咬你,給你洗冷水澡。」還有個警察說:「把她拉出去槍斃了算了。」有個大個子(身高1米8-9),搧了我兩耳光,跺了我兩腳之後,又用手掐我的脖子,還說要用電棍電我,用繩子勒死我,他找到一根布條勒我的脖子,我用雙手死拉住布條不讓他勒緊。我心裏牢牢記住師父的話,他們那都是哄小孩的玩意。我守住心性,一點都沒害怕。我心裏背著師父的《洪吟》:「大法不離身,心存真善忍;世間大羅漢,神鬼懼十分。」他們把我折騰了1個多小時,可能是黔驢技窮了吧,27號晚把我放了。

因為25號那天,我剛到天安門廣場就被他們抓起來了,我覺得我沒有達到證實大法的目的,我不能就這樣回家,難道我是專程來挨打的嗎?我還得到天安門去。於是第二天即28號上午我又到天安門廣場,面對著天安門,大聲高呼:「法輪大法好」此時我感到我是那麼高大。我甚麼都放下了,我甚麼也不怕。警察又把我抓上了車。這次把我關在了東城區看守所,我們仍然堅持不說姓名,地址,我們集體絕食4天。12月31號早上5點多鐘就讓我們起來,讓我們坐上車,兩人帶一對手銬,把我們200多名大法弟子拉到了大東北。到天黑在鞍山下去了一大部份人。剩下的幾十人又繼續往前開。一直到了海城市,把我們關在了海城看守所。

海城看守所是一座現代化的監獄,非常嚴密,牢固,裏面監視器,電視機,刑具等齊全,據說「人權惡棍」江澤民為了關押法輪功學員,專門為東北撥款多少個億的老百姓的血汗錢,建了許多這樣的監獄。這裏邪惡勢力也很兇。他們也是利用號裏的犯人來打我們,但是我們沒向他們低頭,他們不讓我們煉功,我們晚上煉,坐班時間煉。讓我們坐板,我們打坐。讓我們背監規,我們背《論語》,背《洪吟》。每天早上頭頭到號裏巡視,叫我們喊「政府好!」我們就喊:「師父好!」頭頭們走時,叫我們喊:「謝謝政府!」我們就喊:「謝謝師父!」因為我們沒犯法,他們把我們當犯人來對待,我們決不從,我們不是犯人,是好人。

不過那裏也有人性還在、正念尚存的人。在他們提審我們時候,有兩個警察,還有一位在檢察院工作的人。他們對我做工作,叫我說姓名,地址。我就藉機向他們洪法,講真相。向他們介紹大法,我說希望你們能看看《轉法輪》,看看裏面到底說些甚麼。一個人說:「《轉法輪》我看過,我也是修煉人,但是我不煉法輪功,我覺得他的起點很高,直指人心。」他還說:「我覺得李洪志是有很大能量的,要不怎麼能一下子調動了全國幾十萬人都到北京呢?」我說:「你看書中哪句話與政治有關?哪句話不是叫我們按真善忍去做好人的?我不知道為甚麼中央下這麼大勁來整法輪功,好人多了不好嗎?」他很直率地說:「自古以來,勝者王,敗者賊。誰有權誰說了算。你們那麼多人都去擁護李洪志了,我們的江主席怎麼辦?」當然這是他個人的想法,不過這也說明一些有頭腦的人對江澤民迫害法輪功這件事是有不同看法的。

後來兩個人出去了,審訊室就剩一個人了。我又進一步向他洪法,告訴他我們師父在正法,在正法中每個生命都要重新擺放自己的位置,那些邪惡的壞人摧殘打罵法輪功學員,將來都會遭報的,希望他多做好事,不要打我們的功友。他有點激動地說:「老姐姐,我幹了39年的警察,我沒有打過一次人,我知道你們都是好人,你說這個社會黑不黑?黑。但誰有甚麼辦法呢?!我們是端這個飯碗的,我們也是迫不得已,我家上有老,下有小,……我不想這時為這事再犯個錯誤。」我說:「我理解你,你們也是好人,我不勉強你為我們做甚麼,我只希望你記住我今天對你說的話,不久的將來你就會看到真相的。」他默默地點點頭。這時一個年輕警察進來了。他馬上把話題轉開了。

當天晚上我做了一個夢,海面上停放著許多船隻,我站在其中一條船上,從海水裏拉上來一個全身光光的小孩。醒來後,我想:那個警察可能得救了。師父在大湖區講法中說:「那麼我們在講清真相的時候,清除了一些人對大法邪惡的念頭,最起碼在這一件事情上,不是救了他嗎?」而那些沒有人性的邪惡之徒,人中的敗類,魔性大發,打罵、摧殘大法弟子的壞人,到一定時候是肯定遭報的,天理不容啊!

奉勸一切善良的人們,不要相信邪惡的宣傳工具編造的謊言,對大法一定要有個清醒的認識,不要仇視大法,如能給大法及大法弟子以同情和支持,是你做了最大的善事,將會對你生命的永遠都是有重要的意義。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