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給予她的第二次生命被江澤民集團奪走


【明慧網2001年7月31日】在兩年多的血腥迫害中,已有二百五十餘名堅貞不屈的大法弟子在酷刑中失去了生命。但是沒有人知道又有多少在高壓下放棄修煉的人在江澤民不見血的屠刀下死去。讓我們來看一看大慶市的何緒豔是怎樣死在江澤民犯罪團伙的軟刀子之下的。

何緒豔,38歲,帶著一個男孩的單身女人,是大慶市二醫院微機室的工作人員。97年因患肝癌而被醫院判了「死刑」,並於當年10月28日在上海某醫院做了肝臟部份切除術,這次手術使她負債3萬餘元,並於術後增加了脾大和膽結石的疾病,她絕望了。望著年邁的老母和年幼的兒子,她天天在流淚,巨額欠款的壓負和死神的威脅時刻都伴隨著她。她在這種雙重重壓下艱難的掙扎著。她的心在吶喊:老天,睜睜眼吧,給我一條生路!

術後一個月,蒼天真的賜福於她,她得法了!從此她擺脫了死神的威脅,迎來了光明的新生。她的病友一個個相繼去世了,唯獨她還健康地活著。98年她去醫院複查,一切正常。沒有人相信她曾是一個肝癌患者,她的體重由以前的八、九十斤增加到一百零五斤,胖胖的臉上白裏透紅,微笑始終掛在她的臉上。她又精力充沛地投入到工作中去了,並於99年還上了因治病而欠下的3萬元外債,她的生活又充滿了陽光,她在《大慶市法輪大法學員健康狀況調查200例》中這樣寫到:「是李老師真正的從死亡線上救回了我,使我這個曾經患過肝癌的人能永遠永遠的活下去。」

正當她對未來充滿希望時,江澤民的魔爪突然伸向了她。99年7月,史無前例的迫害開始了,何緒豔被單位關了起來,單位領導要求她放棄修煉,並要求她誣蔑大法,不然的話就開除工職,關進監獄。救過自己性命的恩師和大法被壞人誣陷,使她心如刀絞。因無期限的關押,她牽掛著孤兒和老母,終於她承受不住了,違心地寫下了不再煉功的保證,並被迫寫了對大法不利的話。一個獲救的生命就這樣又被摧殘。回家之後,她真的不敢再煉了,不久,那不祥的病兆又出現了。99年末,她又回到了上海某醫院,切除那重新長出來的癌細胞。躺在病床上,她一遍一遍地想:當權者為甚麼不讓我活?對自己來說放棄修煉就等於死亡。不!我要活下去!出院之後她又重新開始學法煉功,想不到身體再一次奇蹟般地康復了,師父啊,救命的師父,我一定要站出來為大法說句公道話!

2000年6月初,何緒豔勇敢地站在自己家門口的公園裏煉功,警察把她抓到了派出所。單位領導、家人、公安軟硬兼施地威逼她,她又面臨著巨額罰款和拘留,看到老母和孩子的眼淚,她再一次妥協了,寫了不再煉功的保證,由親友代交了三千元罰款。回到家她一下子癱倒在床上了:師父啊,我不配再修煉了,在壓力面前一次次地出賣良知。從此她放棄了修煉,病魔又纏上了她。2000年末,她生命垂危,當家人問她有甚麼話要說時,她說:「我想去北京。我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大法,一次次地出賣良知,在我死前我一定要到天安門去喊一聲大法好!」為了了卻心願,她踏上了去北京的列車。

當太陽剛剛升起時,在天安門廣場上,她高高地舉起了「法輪大法好」的橫幅,「法輪大法好」的吶喊聲響徹雲霄。她再一次被押回派出所,並罰款一萬元。了卻了心願,不久她就在痛悔與抑鬱中離開了這個世界。在她彌留之際,她請求聽法輪大法的普度音樂,人們滿足了她的要求,她在那慈悲、祥和的音樂聲中靜靜地走了。

她扔下了孤兒和老母,每當她的老母見到大法弟子時,總是老淚縱橫,她的淚水是對殺人惡魔江澤民的無聲控訴!

何緒豔的死雖然沒有像其他學員那樣身上留下累累傷痕,她沒有流血,但她同樣也是江澤民屠刀下的犧牲品。在她病危時,在法輪大法救了她時,江澤民卻派來了警察要送她進監獄,江澤民要的是保證書,哪管你是死是活?我們記得江澤民曾在世界人民面前假惺惺地說過:「人的生命是最可貴的」,可是在兩年來的殘酷鎮壓中江澤民已令其爪牙將250餘名法輪功學員活活打死,其卑鄙、殘忍的本性暴露無遺!像何緒豔這樣被逼死的人又何止二百人?

我們正告江澤民這個殺人惡魔:謊言粉飾不了你那凶殘的嘴臉,誣陷掩蓋不了事實的真相。人民正在覺醒,審判你的日子已經不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