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爾濱萬家勞教所驚人慘案多人死亡


【明慧網2001年7月3日】據最新消息證實,六月中旬在哈爾濱萬家勞教所發生的驚人大規模慘案中死亡的法輪功學員人數,可能已達15人,死者均為女性。據悉,目前仍有人數不詳的法輪功學員在緊急搶救中。

萬家勞教所對外聲稱,15人是集體自殺,但無法解釋在24小時的監控下事件發生的可能性。因為此事件轟動,中央和省市官員已親臨現場巡視。該事件責任人員包括所長史英白、七大隊長武金英和十二大隊長張波。

據悉,眾多家屬正相繼趕往該勞教所。有死者家屬稱,勞教所指派了一個不知詳情的「全權代表」,代理一切,並要求家屬簽署一份「死亡與勞教所無關」的文件。

記者就此事致電詢問哈爾濱市,司法系統的一位負責人稱「現在都安排挺好的」、「上邊都很重視」。

而一位家屬轉述勞教所工作人員的話:「按國家條文規定,不予任何賠償,死了白死,考慮到家屬過來一次挺遠,報銷路費和喪葬費,共給2000元,這還是照顧。」家屬並指出,有公安人員公開聲稱:「願意上哪告,就上哪告去。」

從事件發生後,有關方面就嚴密封鎖消息,萬家勞教所的管教人員不准回家,外面的人不准進入,所有工作人員的手機和傳呼機一律上交,勞教所電話多數都打不通。

因該勞教所封鎖消息,死者姓名難以全知,目前已確認的死者是55歲的張玉蘭、54歲的趙雅雲,54歲的李秀琴。

張玉蘭是黑龍江省密山市鐵西村站點的法輪功輔導員,據悉已被關押在哈爾濱萬家勞教所達兩年之久。張的家屬於6月20日趕赴哈爾濱,直到6月23日火化時才被允許見遺體,見脖子上有深深的勒痕。

李秀琴是黑龍江省雞西市梨樹區糧庫退休職工,1999年進京上訪被捕後,12月26日被非法送入哈爾濱萬家勞教所。於6月20日死亡,勞教所在沒通知家屬的情況下直接火化遺體,家屬只是領回了骨灰盒。李秀琴的家屬引述獄警的話說:「上級有話,打死算自殺,不查身源直接火化」。

趙雅雲是黑龍江雙城市樂群滿族鄉村民,2000年7月份在家中被抓走,一個多月之後被送進哈爾濱市萬家勞教所。趙雅雲於2001年6月20日死亡,6月21日家屬見到趙雅雲遺體是:頭髮零亂不堪,雙眼窩青紫,眼微睜,人中有小手指甲大小的掐痕,牙關緊閉,臉上尚有被打過的五指印,整個臉浮腫,頸上有一輕一重兩道勒痕,肩胛青,胳臂有傷,後腰大面積淤紫。家屬見到趙雅雲的遺體是牙關緊閉,儘管官方說她上吊而死時舌頭在外。

萬家勞教所對有關死因的回答是:「他們集體上吊自殺。」而資料顯示,鎮壓法輪功的兩年來,在押期間死亡的法輪功學員,均被宣稱死於「心臟病」或「自殺」。

此間觀察家指出,六月以來的高頻率高強度的施刑,是萬家勞教所法輪功學員大量死亡的直接原因。據可靠消息說,萬家勞教所為追求對法輪功學員的「轉化」率,使用各種嚴酷刑具對待法輪功學員,尤以今年六月為最。

消息來源透露,勞教所將拒絕寫「決裂書」的50多名女學員投到男犯人隊裏,24小時站在水泥地上,晝夜綁著不許睡覺,由男獄警和男犯人看管,長達8─9天。

從獄中傳出的信息這樣形容獄警「把宋玉素按在水裏又托出來,吳淑蓮身上被澆上水,用電棍電,曹連弟被吊起後暈過去。」

消息還透露,勞教所讓幾名男犯人把身上長膿包的女學員王芳、左秀雲、李豔紅按住,「用刮刀刮勺在血肉中刮來刮去」。

獄警將高淑豔,陳雅麗等人被強迫坐一種鐵椅子28天,每天長達14小時,有時晝夜不開鎖,這種鐵椅連獄警也承認「男犯人坐不上兩天就受不了」。

消息來源還指出,小號裏的女教頭每天只給學員兩次玉米粥,只一點點兒,剛能蓋住碗底,兩口就喝光了,人被餓得眼冒金花。

據悉,萬家勞教所現有數十名法輪功學員已經刑滿超期,但官方宣布不寫「決裂書」者不能釋放。此次大規模死亡慘案發生後,萬家勞教所仍然有計劃強行在「7月20日前全部轉化」在押的法輪功學員。

有關人士認為,從湖北省麻城白果鎮火燒活人事件、哈爾濱市萬家勞教所慘案以及最近頻傳法輪功學員死亡案例分析,近期對法輪功的鎮壓在急劇升級。而另據可靠消息:黑龍江雙城市公安部門最近有秘密計劃,對拒絕放棄法輪功的學員,為了避免在屍體上留下傷痕、血跡等證據,將使用塑料袋將其鼻子和嘴捂住,令其窒息而死。

哈爾濱市萬家勞教所惡人榜:
勞教所電話:0451(區號)-4101509
所長:史英白,電話:0451-4101454-3309 傳呼:0451-97126-7856(漢字)
七大隊長:武金英,電話:0451-4101454-3472
十二大隊長:張波,電話:0451-4101454-34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