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起訴使美國不再是迫害法輪功的貪官污吏的退身之地


【明慧網二零零一年七月二十一日】據法新社等海外媒體報導,法輪功團體7月17日首次成功地在美國對迫害該團體的大陸官員進行了法律起訴。17、18兩日,多家媒體報導了這一消息。

*法輪功的第一起海外起訴*

據報導,法輪功學員彭亮(譯音)17日晚間親自對湖北省公安廳長趙志飛提出控訴,彭亮說,他的母親與兄弟是在中國當局鎮壓法輪功活動時遭到殺害。法輪功說,上個月在湖北省有四名法輪功學員被燒死、被毆打致死。 一名學員被當地警方燒死,並將其他兩人以摩托車高速拖行。趙志飛擔任湖北省「六一0辦公室」第二號人物,該辦公室是由中央政府成立的一個單位,負責執行鎮壓法輪功。從大陸來訪美國的趙志飛在紐約被指在中國國內侵犯人權,包括謀殺、虐待和違法囚禁法輪功學員。

據法輪功發言人說,趙志飛被控違反「酷刑受害人保護法」與艾倫陶特法,起訴書影本已送達被告手中,聯邦南區法院已受理此案。 觀察家認為海外法輪功很可能自此加強此方面的資料收集工作,以通過法律途徑為大陸法輪功伸冤、索賠。

*美國法律允許凍結被告全部資產用於經濟賠款*

根據美國法律,任何人可以入稟美國法院,循民事途徑,指控他人違反人權或國際法,即使有關罪行是在美國境外發生。被告接到傳票後有20日時間回應,若被告未能履行規定,法院可能作出不利被告的判決。無論案件刑事責任判決如何,一旦罪名在民事訴訟中成立且被告被追究金額賠償,則被告或與被告有關的經濟實體在美國的一切資產均可被凍結用來支付經濟賠償。

*參與鎮壓法輪功的大陸官員皆為貪官污吏*

從大陸官方的人民日報及法輪功的明慧網兩方面資料來看,如果大陸官方反腐機構誠意打擊腐敗,不妨對所有積極追隨鎮壓運動的官員做一番經濟調查,有海外中國問題專家斷言:調查結果將顯示,積極參與鎮壓法輪功的官員均為貪污腐敗之徒。這類人利用手中的權力和地位,竭盡魚肉百姓之能。在利用一切機會狂撈猛搶、飽足私囊的同時,又往往設法將巨額資財轉移美國、暗中為子女辦好移民手續,把美國作為有朝一日中共破產或垮台時自己的退身之地。

此番法輪功海外起訴案件成立一事,無疑對這類人是一聲強力警鐘:曾經甚至繼續參與鎮壓的犯罪行為一旦被舉報而遭海外起訴,不僅自己名下的全部資產可能被凍結充公,和自己有關的經濟實體的財產也難保全。對這些費盡心機為自己找退路的大陸官員來說,另外一些具有威脅力的事實是,美國是信息開放的社會,如果他們在美國成為民事訴訟案件的被告,則其子女親屬提出移民、商務經營等申請時都可能遇到各種嚴重障礙,因為太多的人能夠通過公共信息渠道掌握相關資料而在法律程序進行過程中提出投訴和舉報,導致法官做出不利申請人的決定。如此種種。總之,此次法輪功海外起訴案件的成立,已使美國不再是迫害法輪功的貪官污吏的安穩退身之地。

*紐倫堡審判的歷史教訓不應忘記*

據史料記載,一九四六年十二月九日,在德國紐倫堡,國際軍事法庭對二十三名納粹德國醫生開庭起訴,控告他們直接參與戰爭犯罪,對人類犯罪等罪行。醫生的天職是救死扶傷;然而大批德國醫生在納粹當政期間竟泯滅良知,助紂為虐。不但高達49%的德國醫生加入納粹黨,而且先後參與並在技術上主導了慘絕人寰的「絕育計劃」,「最終滅絕」,「死亡集中營」,「人體實驗」,「人種比較」,「雙胞胎比較」等等令人髮指的犯罪行為。可以說,納粹醫生們給希特勒納粹對人類的犯罪在技術上提供了最重要的協助。這也就是為甚麼在完成了對納粹德國主要戰犯起訴和審判之後,紐倫堡國際軍事法庭的第一個審訴案件就是「醫生審判」。

像紐倫堡國際軍事法庭其他十二個審訴案件中的被告們一樣,納粹醫生們也辯解說他們只是遵從命令。然而事實證明,並沒有甚麼具體的強迫命令迫使他們去傷天害理,也沒有任何一名德國醫生因拒絕從惡而受到迫害。這些納粹醫生們顯然受過最好的教育,其中一些還是當時最有名的醫學家、科學家,但他們沒有想到會被人鄙夷為「沒有良知的大腦」。這些納粹醫生們顯然夠聰明,但他們沒有想到所倚靠的納粹強權一旦灰飛煙滅,他們「上面叫我這樣做的」詭辯竟然不足苟命。

*為追究個人犯罪,聯合國曾專門成立國際罪犯法庭*

今天人類大多數有關保護人權的文件、條約、宣言,包括聯合國「人權宣言」都源於對二戰期間人類浩劫的審思,特別是通過紐倫堡國際軍事法庭進行的調查審判。在紐倫堡國際軍事法庭基礎上,聯合國成立了國際正義法庭。由於國際正義法庭只能審判國家而不針對個人,聯合國於1998年又決議成立國際罪犯法庭,直接負責追究戰爭犯罪,對人類犯罪,種族滅絕中的個人犯罪行為,使這些罪犯不能再躲藏在國家、政府的名義之下!

*****

「前事不忘,後事之師」。此日此時,不知那些為了更多謀取暴利、擴大個人資產的大陸官員們,在你們昧著良心參與和縱容對法輪功的犯罪行為時,你們可曾想過你們將來是否會在專門追究迫害法輪功的國際罪犯法庭面對全世界的審判?你們可曾想過,不久的將來的那一天,「對法輪功怎麼樣都不過份」的邪惡命令根本無法成為你們參與迫害的藉口?

二戰後,秉承「以牙還牙,以血還血」 原則的以色列人始終不惜代價地在全球追查迫害、屠殺過猶太人的納粹餘孽。今天,法輪功人士可以在獨裁者的暴虐之下不屈不撓、寧死不屈地堅持和維護自己的信仰。那麼明天,當獨裁者在歷史的必然中灰飛煙滅之後,從血泊中走過來的法輪功必然會成為一個全球性的精神信仰。那時的法輪功團體未必不會以比以色列人更加堅韌不拔的精神將曾經迫害、屠殺過他們同道的兇手送交法律的審判。正義之劍會永遠高懸在這些不法之徒的頭上,直到他們被繩之以法。

奉勸迫害法輪功的貪官污吏:如果你們還能理智地為自己和自己的子女和親屬考慮的話,給自己留點機會、對自己的良知懺悔吧!否則沒有了退路的恐怕會不僅僅是你們本人。 「人財兩去時,方醒一場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