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地學員:呼籲緊急救援長途旅行報導綜合(7/18/2001)

【明慧網2001年7月18日】
﹒ 亞特蘭大車隊緊急救援之旅(之一)
﹒ 愛爾蘭SOS自行車救援環遊7月16日啟程
﹒ 洛杉磯學員「呼籲緊急救援」橫跨美利堅----到達田納西
﹒ 洛杉磯緊急援救呼籲小組在田納西:甘地先生主持研討會
﹒ 蒙特利爾學員朱穎、張浩成開始SOS步行
﹒ 永遠難忘的日子:與西雅圖法輪大法SOS救援步行隊相處的一天
﹒ 日本"SOS!緊急救援長途自行車旅行"在東京啟程
﹒ SOS:緊急救援長途步行悉尼一一坎培拉;州議員特意趕來給學員鼓勁
﹒ 舊金山-華府長途車旅第九日:印第安那泊里斯市(Indianapolis)
﹒ 緊急救援北行記(13)
﹒ 緊急救援北行記(14)
﹒ 穿越荷蘭大地
﹒ 徒步請願到多倫多
﹒ 愛爾蘭學員展開「穿越愛爾蘭自行車環遊」行動出發前的演講


亞特蘭大車隊緊急救援之旅(之一)



7月13日,我們亞特蘭大學員在亞特蘭大城裏的woodruff公園成功地召開了「SOS:緊急救援中國大陸被迫害的法輪功學員」的新聞發布會,這一天拉開了我們為期一週的從亞特蘭大到華盛頓D.C.的車隊旅程的序幕,有多家有影響的媒體前來採訪並做了正面的報導。

7月16日我們一行20人正式出發。在這一行人中,有四位年已花甲的老人,有年近8歲的兒童,有好不容易才積攢了一星期休假的上班族,有年輕的母親。我們為了甚麼呢?一位學員說,江澤民集團阻擋真相的傳出,我們做的就是讓人們真正聽到了解正在中國發生的殘酷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事實真相,看到江澤民集團的這些慘無人道的禽獸行徑,善良的人們怎麼能不動心呢?更多人知道,更多的人支持法輪功,就多一份救援大陸受迫害弟子的力量,就多一份人間正義。

我們的三輛麵包車外面左右兩側,後面都貼上了各種標語,圖片,顏色鮮豔,非常引人入目。我們希望能利用一切可能利用的條件讓更多人了解真相。清晨5點半,車隊準時出發,漸漸地,東方現出魚肚白,美麗的太陽升起來了,天亮了,細心的學員發現,我們的標語吸引了不少開車經過的人。有一位居然跟車看了好久,一位學員發現後,於是對開車的學員說,暫時別換道,讓他看個夠。我們有時三輛車一列縱隊,很是壯觀。那大紅色的SOS及長長的標語確實起到了它應有的作用。

很快我們就到達了南卡的格林維爾市(Greenville)市政廳大樓前,大家打起橫幅標語,搭好一學員為此旅程專門花千元買來的音響,安祥地煉功。記者們陸續來了,其中有三家地方大媒體,Greenville Journal, Greenville News和CBS地方電視台,他們都很友好,拍攝了我們的新聞發布會並採訪了我們的學員。一位來自華人同鄉會的陳女士與我們談了很久。她是從Greenville News 處得到我們來的消息的。她感慨地說,以前聽說過法輪功,她感覺那是在中國,好遠好遠的地方,沒想到今天就到了眼前了。她主動與在場的當地一位學員談話,很高興我們認識,並留下她的email。我們也希望有機會在她的幫助下將來在華人社區來開介紹班。

在發放資料時,學員被多次問到有無簽名的表可簽名表示支持。有些人心地非常好,一位一直與他的同事一起聽發布會的中年男士後與一位學員交談很長時間,他的問題一個接一個,我們學員趁此機會詳細、清楚地向他講清真相,他最後真誠地說,我真想有甚麼好辦法能幫助你們。我們這位學員很感動,大法的威力使他發自內心地支持法輪功,這顆心是多麼珍貴呀!

我們成功地在格林維爾市市政廳大樓門前開完新聞發布會後,稍作午餐休息後,就開往北卡首府夏洛特(Charlotte) 趕赴下午4:00的新聞發布會。

當進入北卡時,因修路車堵塞,本來較充裕的時間變的越來越緊。一輛小麵包車上的一位學員對車上其他學員說「發正念」,用心發了正念後,不一會兒,車道通暢了,大家提前10幾分鐘到會場。在北卡學員的配合下,很準時召開了新聞發布會。當地兩家最大的報社來採訪。一位男學員講述了他的在山東的哥哥因不放棄煉法輪功而被勞教並遭到殘酷迫害的故事。記者重點採訪了他。

當時街上人不少,來來往往,幾乎人人都接受發放的SOS傳單,有一位很有趣,開始不接,還嘴裏叨咕幾下子走開了,沒過幾秒鐘卻轉回頭要,當這位學員還有些納悶怎麼這麼快就改變主意時,另一位學員告之是因為他後來看到我們學員在煉功的祥和場面才轉回來要的傳單。是啊!集體煉功是最好的洪法。這個場很強,一位女學員在做頭頂抱輪時,有身體像要飄起來的感覺。

在發布會過程中,有四位沿街的騎車巡警從這裏過。他們用異樣的眼光看著我們,並停下來互相議論著我們。看得出來,他們一點也不了解我們。向他們講清真相更重要,得到他們的支持,對將來在當地舉辦活動會更便利,更容易。一位女學員走上前去熱情地向他們發資料,四個人全都搖頭擺手,說「No,Thanks(不用了)"。過了一會兒,有兩位一直在那裏看我們煉功,這位女學員又走上前去與他們聊天,並沒有馬上遞傳單。聊天的過程中,就把真相說清楚了。原來,他們以為我們是針對奧林匹克來抗議的。其中一位警察很認真,總問問題,他對中國警察的暴行驚訝得問了幾次「中國警察打死這麼多人?」,這對他們觸動很大,趁此時,我們的學員再次遞給他們SOS傳單,他們欣然接受了,」Sure(當然了)" 是他們這次的回答。

這次,各地學員的熱情都很高,大家配合也默契。當大家講到自己的體會時,有的學員談到了當我們在一起像一個集體一樣工作時,事情就做得非常順利。有學員說,今天大家配合得好,天氣都風和日麗。心念純正,來往行人也表示支持,媒體也友好,因為大家都努力用各種方式去講清真相。有學員說,我們還要在加大講清真相的力度,因為還有不少人有誤解。有四位老人家,盡力在做,煉功,洪法,他們說,國內弟子承受付出很大,我們該盡力讓人們知道他們的付出,他們的承受,幫助他們,想起國內弟子的艱難,他們每分每秒都面對死亡,我們條件好多了,我們應該做得更多。有的學員談到了我們自身的形像,他說,我們代表的是大法的形像,一言一行,站在大法的隊伍中,是被用大法的標準來衡量的,應先正自己,做正,做好,才能更好地洪法和講清真相。

天黑下來了,忙碌而有意義的一天結束了,學員們又在準備明天下一站北卡格林斯伯茹(Greensboro)的旅程,爭取做得更好。

亞特蘭大學員
2001年7月16日


愛爾蘭SOS自行車救援環遊7月16日啟程

  三名大法弟子於7月16日上午在都柏林市政廳向市長遞交了一封呼籲信之後,踏上了SOS自行車的征程。他們計劃每到一處,除向當地人們洪法講清真相之外,還要呼籲人們起來幫助制止在中國發生的慘無人道的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此次自行車環遊將遍及愛爾蘭的大部份市鎮。

愛爾蘭弟子
2001年7月17日


洛杉磯學員「呼籲緊急救援」橫跨美利堅----到達田納西

今天是奔赴DC的第九天。每天我們都至少有兩場活動。到了住宿的地方。還要查找資料,聯繫媒體,寫文章。有時工作到深夜二、三點,六點又得起床準備第二天的活動。雖然有困難,但大家齊心協力。

今天下午我們到田納西的Nashville參加當地舉辦的一個文化節。田納西是一個美麗的地方,植被茂盛蔥絨,到處是大片自然成長的林木,這裏的居民彬彬有禮。

我們的攤位在一個通向會場兩邊的必經之路,很顯眼,也很吸引人,不斷有人駐足觀看展板和五套功法表演。當地學員提前做好了200個印有真善忍的風車,不到一小時就被拿光了,金黃色的小風車帶著法輪和真善忍在全場轉呀轉。

下午6至7點,我們被安排了一個一小時的表演,地點在教堂。當我們走進教堂時,裏面空無一人,不一會就來了二三十人。一位學員向觀眾講解法輪功,其他學員隨著優美、緩慢的音樂表演五套功法,同時有學員解釋功法的法理和動作分解。我們邀請觀眾站起來和我們一起習演,全場觀眾全部站起來加入我們的行列。表演結束後,有些觀眾留下來和學員交談,其中一位有緣人一直跟著我們,久久不願離去,直到我們要上車了才依依不捨地離開。學員都非常感慨法的威力,為正在覺醒的眾生感到由衷的高興。


洛杉磯緊急援救呼籲小組在田納西:甘地先生主持研討會

洛杉磯緊急援救呼籲小組即將來到孟菲斯市。碰巧的是聖雄甘地的孫子,阿讓.甘地先生的非暴力學院也坐落在這裏。阿讓甘地先生以他全部的生命和精力推行著祖父的非暴力學說,希望為世界的和平與融洽盡一分力。

甘地先生對法輪大法早有所聞,對法輪大法弟子的非暴力護法行動也持讚許態度。當我們告訴他關於洛杉磯學員的長途旅行後,即表示願意主持一個關於法輪功的研討會。非暴力學院的工作人員給了我們大力的支持。他們為我們申請了會議室和電子設備,還精心設計了研討會的海報。我們一起對這一活動開展了許多宣傳。

孟菲斯城地處美中南,民風比較保守。當我們把中國江澤民集團鎮壓法輪功的真相告訴這裏的居民時,他們都覺得那麼的不可思議。有的人看完我們準備的人權錄像後說,無論你們需要我做甚麼,我都願意支持。

洛杉磯的長途車隊於週五下午到達孟菲斯。每個人都非常辛苦,但每個人都深深體會到了這次旅行的意義。


晚上七點,題為「中國對法輪功之戰」的非暴力研討會在甘地先生的演說詞中開始了。甘地先生談到他的非暴力學院的歷史,以及他祖父以非暴力的和平抗議改變了印度的歷史。他認為法輪功的宗旨與他祖父的非暴力理論很相似,都是以非暴力的和平方式去抗拒強加給他們的不公。中國[江澤民]政府對法輪功的打壓是不正確的,與聖雄甘地倡導和平,相互尊重的原則背道而馳,這也是他之所以支持這一研討會的原因。他希望世界上善良的人們都能以尊重,愛和諒解為原則來生活,共同締結美好的世界。

隨後,由緊急援救小組的組織者,西人學員吉娜主持該研討會。吉娜首先介紹了甚麼是法輪功,隨後談到了法輪功在中國受到的殘酷鎮壓,特別是最近一個月針對法輪功發生的惡性迫害事件。我們給觀眾播放了人權迫害錄像和自焚真相的錄像帶,錄像中法輪功弟子受到的殘酷鎮壓使大家非常震驚。接著,兩位女學員談到了她們在中國被關押的經歷,另一位女學員的母親已被關押了一年多了,目前還被關押在中國的勞改營。談到她對母親的擔憂,這位學員語音哽咽,我也禁不住為這人間的黑白不分,迫害善良而落淚。馬阿姨談了她身為八十歲的老人,修煉前五分之四的胃被切除,子宮全切除,全因為得了法輪大法,她才能如此健康和精力充沛,全身的病痛全部消失了。孟菲斯本地弟子也向觀眾介紹了自己的修煉體會,兩位西人學員談了法輪大法使他們走出頹廢,重獲新生的經歷。

研討會在甘地學院的教室中進行,座無虛席。氣氛熱烈而隨和。美中南正義與和平中心的工作人員也來參加了這一研討會。有觀眾問道,如果世界各國的運動員也有煉法輪功的,中國是不是也要禁止他們參加奧運會呢?所有觀眾都深刻地理解法輪功弟子的講清真相活動,紛紛表示要盡他們所能幫助結束這一慘無人道的迫害。

歷時兩小時的研討會很快結束了。許多觀眾留下來與弟子們個別交談。他們紛紛索取英文資料和聯繫信息,表示對這奇特的功法非常感興趣。甘地先生和他的工作人員也表示想學功法,我們愉快的答應親自來到學院教他們。第二天,一些有緣人即來到我們的煉功點學功,說來看看他們能為我們做甚麼。


第二天的記者招待會在美麗的農場公園舉行。弟子們一大早來到公園的信息中心開始布置會場。我們將帶有法輪大法信息的黃色風車和黃、藍的氣球布置在會場周圍。週六早晨有許多人在這裏鍛煉,我們的會場和弟子們的煉功場面吸引了許多過往的行人。有一位黑人女士駐足良久,她仔細地看著我們的展板,向我們詢問詳情。當她明白江澤民集團打壓法輪功的真相以後,明確表示支持我們。她也對法輪功的功法很感興趣,我們交換了聯繫電話等,她去而復回,一再說她一定要來學功。

當五頻道記者到達時,我們致了簡短的開幕詞。一位西人學員宣讀了緊急援救小組的聲明。幾位曾經在大陸遭受無理拘捕和酷刑的弟子談了她們的經歷。記者向緊急援救小組的新聞發言人作了專訪。下午一點,我們又接受了FOX13頻道的採訪,並在當晚九點作了報導。

很快,緊急援救小組圓滿結束了在孟菲斯城的活動,又踏上了去下一站的征程。不到一天的活動卻在孟菲斯掀起了一個法輪功的高潮。一些新聞報紙,電台和電視台分別對我們的研討會和記者招待會進行了報導,許多有緣人也因此得聞大法。我們孟菲斯的弟子為善良的孟城居民感到高興,更意識到我們還有許多做得不足的地方,每時每刻都必須保持清醒的正念清除邪魔的干擾,抓緊一切機會向世人講清真相。


蒙特利爾學員朱穎、張浩成開始SOS步行

為喚起公眾關注法輪功學員在中國遭到的越來越殘酷的迫害,為制止江澤民集團殘害法輪功學員的暴行,剛剛獲得自由的蒙特利爾大法學員朱穎和另一位學員張浩成今天起(7月16日)將徒步走到位於渥太華的中國大使館。早上10點在蒙特利爾市政廳前廣場舉行了出發儀式,倆人接受了新聞940和信息690廣播電台記者的現場採訪並宣讀了一封公開聲明信。隨後倆人進入市政廳遞交了一封給布克市長的呼籲信。10點半,在人們的祝福聲中踏上了征程。

蒙特利爾學員
7月17日

新聞發布
立即發布: 2001年7月15日
制止江澤民集團大規模屠殺法輪大法學員的犯罪行為

重獲自由的朱穎與同修一起從蒙特利爾出發,步行前往渥太華中國使館

[蒙特利爾] 朱穎,康克迪亞(Concordia) 大學的學生,由於修煉法輪功而被中國江澤民集團監禁了33天,最近剛剛獲釋。她打算從蒙特利爾出發,步行前往渥太華中國使館,以期喚起世人對中國加劇迫害法輪功修煉學員的關注。與她同行的蒙特利爾的另一位修煉者,張浩成,是一位職業高中的學生。朱穎,張浩成打算到渥太華參加「7.20」新聞發布會,時至今日,「人權惡棍」江澤民迫害法輪功已經整整兩週年。兩年來,成千上萬的法輪大法學員被不經審判直接送入勞改營、上千人被強制送入精神病院、數以千計的人被非法關進拘留所、監獄。在這些地方,條件令人做嘔,野蠻的對待令人震驚!目前至少已有252人被殺害。這樣的局面居然持續了整整兩年!

中國江澤民集團宣稱要採取一切措施在「7.20」前使更多的法輪大法修煉者放棄他們的信仰。據報導證實, 6月20日,在黑龍江省萬家勞教所,有15名法輪功女學員被打死。最新消息報導說: 又有10名法輪功男學員被打死。這場邪惡必須停止!朱穎,張浩成要步行到渥太華,緊急呼籲營救在中國受迫害的大法學員。在全世界,數千人正在以相應的步行支持這一行動。在我們國家,有學員開展在中國駐加拿大使館前連續 300小時靜坐。

朱穎說:「聽到15名女學員被殺,和又有10名男學員被殺的消息後,我感到我必須盡我最大的努力,來阻止更多的無辜生命被殺害。我要把法輪功的真相和中國大陸學員受到的不公正對待,告訴沿途更多的人。從我的親身經歷中,我知道強大的國際輿論會有多麼大的作用。

張浩成說:「我希望通過我的步行,人們能明白中國大陸的大法修煉者們遭受的難以置信的野蠻迫害。」

步行將於週一(7月16日)早晨10點從蒙特利爾市府開始,途經Chomedy, St. Eustache, Lachute,Hull 及 Ottawa,最後在中國駐加使館前結束。

請以任何方式幫助他們,阻止江澤民犯罪集團對法輪大法學員的大規模屠殺。

如果你願意向朱穎,張浩成及大法學員提供幫助,或者想了解更多的法輪大法學員在中國大陸受迫害的情況,請打電話到: (514) 758-8739 或 (514) 487-9486, 或訪問網址:www.faluninfo.net


永遠難忘的日子:與西雅圖法輪大法SOS救援步行隊相處的一天

法輪功知心人

七月十四日,一個風和日麗的日子。西雅圖及其周邊地區的大法弟子們,清早踏著晨露,開始了一天意義非凡的長途步行:緊急救援中國大陸法輪功弟子!

的確,這是一次意義極不尋常的步行旅遊。筆者有緣結識這些祥和友善的人們,有幸報導其中平凡而感人的事蹟,更可喜的是,筆者本人從這次活動的採訪中,對法輪功及其修煉者們開始有了深入的了解,深深為他們純真而超常的精神境界所感動。筆者誠意地邀請讀者,同我一道慢慢回憶這次旅程中的所見所聞,在忙裏求閒之中靜下心來讀這篇平凡生活中非凡的故事,您一定會深受裨益的。

他們是誰?

這些步行者中,上有六十四歲的老人,下有八個月的懷中幼童;不同民族,不同膚色;不同語言,不同文化;有醫生,學者,工程師,也有職員,學生,家庭主婦,各個階層,等等不一。其中好幾位六十多歲的老人,看上去比實際年齡年輕許多,各個紅光滿面,挺胸拔背,根本無法想像他們已經是年近古稀的一把年紀。他們所有的人,都是有學問,有教養,笑容可掬,彬彬有禮。他們待人和善,可親可敬。他們的語言,樸實自然,有時寓意深刻,耐人尋味。與他們相處的每時每刻,都給筆者留下了難忘的印象。

清晨八點,他們在出發點的Kirkland Marina公園開始了一個小時的法輪功晨煉。柔和如流的煉功動作和優美和諧的大法音樂,吸引著這裏正在籌備夏日集市活動的市民們。

九點整,他們從Kirkland出發,沿華盛頓湖畔,途中經過坡嶺,跨越橋樑,穿過街市,經由唐人街,直到目的地西雅圖WATERFRONT公園,全程20多英里的行程,一路辛苦,一路平和,一路感人故事多。


(出發前晨煉)

為甚麼長途跋涉?

讀者也許會問,為甚麼這些人們如此不辭辛苦長途跋涉呢?他們心裏想的是甚麼呢?

請看一看下面成千上萬的迫害法輪功修煉者事例中的幾個例子,您就會理解他們自發地參加這次長途步行的真正動力是甚麼:

「2001年5月14日晚上9點多鐘,一位女法輪功弟子在北京被「人民」警察打倒在地難以爬起,門牙被打掉了兩顆,頭部多處被擊傷,渾身腫脹發紫,骨頭像散了架一樣,但這個惡警竟然獸性大發,又朝她右耳及太陽穴處猛擊一棍,將她打昏,在她昏迷的時候,這個禽獸不如的惡徒竟然將她拖到橋下,撕開她的褲子,將她強姦……更慘不忍睹的是──」

「2001年6月20日,在湖北省麻城市有四名修煉法輪功的公民被活活打死!其中一人被打得奄奄一息後,被喪心病狂地拖到金橋廣場的政府門前活活燒死,然後向圍觀的群眾公布說是「自焚」!2名大法學員被綁在快速飛駛的摩托車後拖拉,慘不忍睹。」

「黑龍江省長林子勞教所打死了10餘名男大法弟子,對外謊稱7名大法弟子上吊自殺。大慶市勞教所被非法關押的一名大法弟子(原輔導員)在被提審時脫身,剛剛跑出勞教所就被追上來的警察用手槍打死。」

所有這些,不是僅僅幾個偶然的事例,而是在江澤民集團兩年來一直實施的將法輪功修煉者「聲譽搞臭、經濟截斷、肉體消滅」、「打死算自殺」、「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等等罪惡的命令下,從上到下整個中國大地上發生的一場對億萬法輪功修煉群眾的血腥鎮壓。至今,已知的就有兩百五十多位修煉者被活活打死,成千上萬的法輪功學員被勞教,判刑,關進精神病院,他們受盡了人類語言無法形容的酷刑的折磨和摧殘。


(正義和良知組成的步行隊)

知道了這些血淋淋的迫害事實的人們,只要還有一點做人的良知,都會為之說句公道話。這就是這些自發地長途跋涉的人們的心聲。他們每個人的心中,只有一個純正的念頭:堅定地走出每一步,用最虔誠的心,向世人發出緊急救援中國大陸慘遭迫害的法輪功修煉者的呼聲,告訴人們這場發生在中國的最殘酷的迫害真相,喚起人們的良知和善念,制止虐殺無辜和平的法輪大法修煉者!

修煉者更有一番境界

他們中的法輪大法修煉者,通過大法的修煉,親身受益,找到了真正的身心健康和人生意義。他們從修煉者的境界告訴了筆者這次步行的真正意義,正如他們發自肺腑的詩句所言:


未曾學會走,不知何處行?
而今師領路,前程方向明。
輕裝無憂慮,步步正念生。
一心專一走,大志萬里程。
志高路尚遠,我須日夜行。
走去執著心,行如飛大鵬。
摯友同路人,同心笑風聲。
不信人不省,我願天下行。
嚇破邪惡膽,喚起世人省。
亂世靜念純,正邪善惡明。
走出真智慧,大善悠然生。
助師傳真法,法正新宇晴。
家已久未歸,歸心似火焚。
萬難無可阻,宏願指日成。

筆者一邊與他們同行,一邊慢慢地聽著他們談大法修煉中的故事,筆者從他們的詩句,故事和他們獨特的在法理證悟中形成的開闊的思維方式中,漸漸了解到:這些修煉人的心胸是多麼寬闊。就拿這次步行活動來說,他們也不是人們理解的那種單單為了營救大陸的同修的「救援」行動,他們心中想的是天下的人,他們是通過步行,表達他們一顆虔誠的心,希望世人了解法輪佛法救度世人的歷史意義,了解中國迫害法輪大法的事實真相,從中讓人們在善與惡,即佛法的大善大忍和邪惡的罪惡這兩個極端的對比之中,喚醒人們的良知,就是這些修煉人所說的「佛性」,從而使他們能與佛法結緣,得到救度。

筆者了解到:原來他們把走出來為世人說明真相當作他們修煉的一部份,當作他們修去為私為我的執著心,修出無私無我的慈悲心的修煉過程。這和人們以往習慣了的在廟裏吃齋念佛的修行形式大不相同。他們告訴我,為了真正達到修煉的最終境界,法輪佛法這一法門採取了在常人社會的物質利益中修去執著心,讓修煉者本身的主意識真正修到更高境界的修煉方法。


(中途小息中發正念)

寫到這裏,筆者願意為法輪功澄清一個事實:社會上因為江澤民集團的宣傳造成的混亂,說甚麼法輪功搞政治等等,其實完全不是那麼回事。這些人對政治根本不感興趣。說他們有政治目的,完全是惡意誣陷,也可以說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一日步行20哩,就是為了告訴您法輪功的事!」

步行者們一路上,所到之處,所做的就是告訴人們兩件事:一個是法輪大法是教人向善,身心健康,道德回升的修煉大法;一個是法輪大法弟子在中國受到殘酷的迫害,希望善良的人們用正義和良知給予支持。當他們把事先精心準備好的介紹大法和大法弟子在中國遭到迫害的材料送到行人面前時,他們總是微笑地說:「我今天步行20哩路,就是為了告訴您法輪功的事。」

這裏的人們,當聽到就是為了告訴自己法輪功的事,竟然不辭辛苦長途步行,他們感動地說:「謝謝!謝謝!我一定會好好看!」

有的主動打開車窗,索取資料;有的特意停下車來,主動在支持法輪功的簽名簿上簽名,臨別時說上:「你們一定會成功,我支持你們,所有的正義的人們都會支持你們的!」

也有的早已從電視和報紙上了解了法輪功,他們主動提出問題,澄清一些以前模糊的認識。

了解了真相的善良的市民們,總是表達他們對大陸受迫害的弟子,特別是在監獄裏遭受酷刑生死未卜的大法弟子的關懷和擔憂。他們問道:如何能幫助他們。這時,大法弟子總是回答道:「用您的善心,把真相告訴給更多的人,所有善良的人的正義之念會形成巨大的力量,邪惡最怕的就是善良的人團結起來。在中國大陸,邪惡迫害法輪大法的第一步,就是先將善良的百姓矇蔽起來,它們先對法輪功造謠誣陷,給善良的人們心目中造成法輪功不好的假象,煽動百姓對法輪功的仇恨,為了不讓人們了解法輪功,它們將所有的大法書籍音像銷毀,再把所有從國外能夠將真相流入國內的渠道堵死,如,封鎖互聯網,抓捕帶回真相資料的國外探親的學員,等等。這正說明,這些鎮壓者心裏有鬼,他們最害怕的就是人們了解真相。」

所以,所有善良的人都起來揭露中國大陸江澤民等幾個少數獨裁者見不得人的罪惡事實,就是對法輪功的最大支持。

警察們為法輪功豎起大拇指

警察在行駛中看到步行隊,他們早已熟悉這些和善的面孔,也了解經常看到的橫幅上的字的含義:「法輪大法 FALUN DAFA 」 「真善忍」 ,「SOS! URGENT RESCUE FALUN GONG PRACTITIONERS PERSECUTED IN CHINA 」 等。他們遠遠駛來,打開車窗,伸出手臂,豎起大拇指來,表示對法輪功精神的讚揚和正義的支持。

兩位警察好奇地來到休息中的步行隊,看看大家在做甚麼。當他們了解了這次步行的意義以後,他們非常友好地對這些平和的人們表示放心,並祝願活動成功。

法輪大法的威力鼓舞著修煉者的步伐

畢竟是20英里的路,平時習慣於開車的人,走到最後難免腿腳酸痛起來,有的腳走出來水泡。但是,他們沒有一個掉隊。心裏想著:大陸的大法弟子,經受那麼多殘酷的嚴刑拷打,他們被打得皮開肉綻,死去活來,也不向邪惡低頭,我們這麼一點點困難還不能堅持嗎?神奇的是,一位大法弟子在腿疼難忍中,心裏喊:「師父,我是大法弟子!‘難忍能忍,難行能行。’」於是立刻腿就真的不疼了。一時落伍的他,又趕了上來,按時到達了目的地。他用自己親身的感受證實著大法的威力。

幾位六十幾歲的老人,跟年輕人一樣,沒有一個落伍,甚至比開始性子急走得過猛的年輕人更有耐力。也沒有看到他(她)們氣喘吁吁,疲憊不堪的樣子。原來,這幾位老人家,都是大法的老弟子了。幾年的修煉,使他們的身心都達到了很高的境界。這是常人中的老人無法比擬的。筆者親眼看到了法輪大法的威力和真實。


(年進花甲的老人步步堅定一路春風)

美國老夫婦帶來豐富的食物和飲料在終點迎接步行隊

下午六點半,步行隊按時到達終點:西雅圖WATERFRONT公園。

一對西人老夫婦,早已在這裏等待著他們深深愛戴著的法輪大法朋友們。老婦人是大法修煉者,大法使她從輪椅上站立起來,重獲行走的自由。她在洪法和向世人講明真相中,積極主動,在西人學法小組中發揮著大法粒子的作用。老伴今天也來為大法做事了。他們一起帶來了親手做的食物的和飲料,迎接這些長途跋涉的人們。精心配製的食鹽檸檬水,說是可以補充出汗失去的鹽份。當筆者作為步行者的一員,接過老人家親自送到手上的食物和飲料,心頭一股強烈的能量頓時整個身心深處震撼了:「多麼感人的一片慈悲祥和的淨土啊!」

我忽然想起了在大法弟子中常聽到的「淨土」 這個詞。

望著這群本來來自不同民族,不同國土,具有不同文化背景的人們,卻如此和諧自然地融為一體,互相幫助,互相理解,筆者深深地感動了:是啊!慈悲的法輪大法的師父,傳出了這部教人向善的佛法來,給各個民族開創了一片祥和共處品德向善的淨土,這不是件天大的好事嗎?!大概這就是法輪大法弟子常說的同化了宇宙真善忍的特性的狀態吧。

想到這裏,筆者豁然開朗:難怪世界上那麼多修煉法輪大法的人啊!難怪中國大陸的大法修煉者那麼堅定,豁出生命也要捍衛法輪大法!難怪明智的國家和地區的政府能夠識別善惡好壞,選擇對法輪大法的支持和褒獎!那些對法輪大法歡迎和支持的國家和地區裏的人民一定會得到佛法的佑護,民安國強,繁榮昌盛啊!在與法輪大法修煉者的接觸中,我的靈魂深處真真切切地感受著這一切。

那麼為甚麼偏偏江澤民要鎮壓法輪功呢?為甚麼江澤民這麼害怕真善忍呢?為甚麼江澤民看到人們做到真善忍感到它的地位就會被動搖呢?這不是說明江澤民跟真善忍不相容嗎?我不可置否地得出結論:江澤民一夥是跟真善忍真正相反的真正邪教啊,它們鎮壓這麼好的佛法,這可是冒天下之大不韙,逆天叛道啊!

晚霞中,我漫步沉思著

寧靜寬闊的海面,連著五彩繽紛的晚霞,給長途跋涉的人們獻上了一幅奇美無比的圖畫。傍晚的WATERFRONT公園上空,迴盪著優美和祥的法輪大法音樂,大法弟子們開始煉功了。

我,一向忙忙碌碌的現代人,和這些宇宙大法塑造出來的嶄新的生命,度過了一生中永遠難忘的一天。那種從容不迫,自然和諧的氣氛中,好像總是充滿著他們常常說的大法慈悲的能量場。一天下來,我完全被他們溶化了,好像整個人變了個樣。我不再為物質金錢而擔憂,也不會為生活瑣事而急躁煩惱,我的心舒展平和,好像被這些大法弟子們為了天下人著想的寬闊心胸開闊了容量。我開始感受到了法輪佛法給人帶來的真正意義上的幸福。記得大法弟子跟我講,他們在修煉自己的同時,幫助師父傳法救度世人。我心裏對法輪大法的師父和他的弟子們充滿著一種難以名狀的感激之情。

踏上晚霞輝映的歸途,我悠然漫步,不禁陷入了沉思之中:思考著自己的人生,不知與這法輪佛法有著怎樣的因緣之故。

我心中默默地祝願著更多的人了解這部法,尤其中國大陸的同胞們,早日從迷霧中清醒過來,了解法輪大法的真相,也許他們許多人也有緣份,走上宇宙大法的路。

我心中強烈地呼籲著世界上所有善良的政府和人民,聯合起來吧,制止邪惡,制止 「人權惡棍」 江澤民對這些可親可愛的善良無辜的人們的迫害!


日本"SOS!緊急救援長途自行車旅行"在東京啟程

經過一系列的準備,日本東京三名學員及來自宇都宮的一名女學員於2001年7月16日上午十一點十分騎自行車從東京中國大使館出發,計劃經過約五天五百公里的自助旅程前往仙台,於20日到達仙台參加當日在仙台的講真象遊行活動。

此行動乃日本學員自發響應全球法輪功SOS緊急救援活動,旨在沿途講清法輪功在中國遭受迫害的真象,並呼籲日本各地政府及人民的支持,引起社會關注。日本法輪大法學會為這次活動向各機構發布了啟程聲明,及緊急呼籲信。

日本法輪大法學員


SOS:緊急救援長途步行悉尼一一坎培拉;州議員特意趕來給學員鼓勁

7月16日(星期一),步行第六天。今天走了34公里。

(一)媒體關注,呼喚正義

步行幾天來,每天都有當地媒體前來,拍照、採訪、報導。今天上午,隊伍正沿著5號高速公路行進。在高速公路上,按澳洲RTA(道路交通管理局)的要求,隊伍前、後必須有汽車護衛。我們前面是一輛麵包車,後面是一輛大卡車,車身上均貼有「SOS:停止在中國的虐殺」和天安門廣場警察抓捕、毆打法輪功學員的圖片。《悉尼晨鋒報》記者在隊伍前面拍攝照片,亦有學員給他們遞上SOS傳單。

中午,一位學員拿來一份7月16日的當地報紙,頭版新聞亦可見步行隊伍及衣服上的醒目SOS緊急救援中國受迫害法輪功學員的照片和專題報導文章。

(二)滿天法輪,壯觀殊勝

下午4點半,結束了今天的步行,大家分乘兩部車,開往宿營地Caravan Camp。坐在前面麵包車上的74歲的老弟子李富英朝車窗前望去,一路上,只見天上到處都是大大小小五顏六色的法輪,大則40多公分,小則20多公分,眼睛看到那,那裏就是一大片、一大片的法輪。從汽車前面望向空中,直到遙遠天際到處都是密布的、轉動的絢麗法輪。太陽正在落山,在夕陽映照下,雲彩全都是金燦燦的色彩。老人家激動的難以用語言形容,她說:「真是大面積的、大面積的,到處都是法輪。我一輩子從來都沒有看見過這麼漂亮、這麼的美。」在同一輛麵包車上,亦有大法弟子看見太陽射出光呈赤、橙、黃、綠、青、藍、紫七彩光,並且在太陽外圍這些七彩光不斷的一層層的向外變幻擴展,雲層則呈現金燦燦的和透亮紫色的色彩。壯觀豔麗、殊勝無比。整個過程持續直至汽車到達宿營地一一Caravan Camp 5點多鐘。

(三) 州議員特意趕來給學員鼓勁

悉尼大法弟子
2001年7月16日


舊金山-華府長途車旅第九日:印第安納州印第安那泊里斯市(Indianapolis)

早晨9點我們來到印第安納大學會議中心(Indiana Unversity Conference Center)對面的草地煉功,靜靜的校園裏,青青的草地上黃色T-恤顯得分外耀眼。悠揚的煉功音樂,舒展流暢的動作引人注目。煉完功,我們開往市中心。這個城市是由古老建築和摩登建築混合而成的。很多花崗石建的政府辦公樓,一個希臘帕台農建築風格的郵局,金色圓屋頂的市府大樓,以及許多的紀念碑混雜在現代化的高樓大廈之中。

市中心的街道橫平豎直,十分寬敞。我們的新聞發布會就在幾條街的匯合處舉行。街中心是一個戰爭紀念碑,為「沉默的勝利者」而造。拾級而上是紀念館。我們在台階上開始布置會場,把圖片展板放在路邊的樹蔭下。很多十分關心的人和我們交談,認真聽著學員在中國被迫害的事實。

像昨天在聖路易斯一樣,今天的活動同樣的成功,實在是太不同尋常了。在我們下午1:00開始以前,兩家媒體都趕來了。一個是電視59台(FOX)的攝影師,另一個是當地主要報紙<<印第安納之星>>的記者。我回答了他們關於中國贏得奧林匹克的問題。我說,現在中國需要遵守改進它的很糟糕的人權記錄的諾言,因為整個世界都在密切的注意著這個問題。

作為修煉者,我覺得我們應該提醒自己,所有一切都是因大法而存在,師父在主宰著一切。我們需要堅定一個信念,即制止中國江澤民集團對法輪功的迫害。

<<印第安納之星>>刊登了一篇文章報導了我們的活動。

在新聞發布會上我們宣讀了一份聲明,兩份來自政府的褒獎,一份李洪志日的褒獎,一份印第安那泊里斯市褒獎,還有一位大學生關於他的母親在中國被關押的陳述。整個會議期間,學員們一直在打坐。

活動結束後,我們開往辛辛那提(Cincinnati),鄉野間蔥鬱的草木令人感到和加州的風景渾然迥異。兩個小時後,我們開到了學員珊妮的家,已是晚上8點,由於時差,我們失去了一個小時。在珊妮家附近安靜的街區裏開過,我們感到十分愉快。安適的房子和剪的整整齊齊的草坪似乎和中國發生的事情宛若隔世。晚間,當我們在街上散步時,一起交談著這也許就是在美國我們所面臨的挑戰。住在這麼舒適的環境中,會嚴重的分散我們對所面臨的根本問題的注意力。這使我想到師父在最近的經文<<不政治>>中指出的,「人類社會是修煉的好場所,是因為這裏的一切都會使人執著,因此而能走出來、去除一切對人類社會的執著,才偉大、才能圓滿。」

晚上,我們讀了法,並簡短的商量了第二天的活動。又一個充滿意義的,助師正法,救度眾生的日子,完美的結束了。


緊急救援北行記(13)

7月13日,他們經常暗自慶幸,這一行一直天和日麗。雖然,遇到過兩次暴雨,但都是前一腳落地,後一腳雨就下來的有驚無險的奇蹟。

今天早上拉開窗簾,窗外稀里嘩啦地下著大雨。看來真是九九八十一難,缺一難也不行。一個學員問,下這麼大的雨怎麼辦?另一個學員說,上路。他們早已各自準備了雨具,於是連披帶掛準備完畢。

可是上天有意,他們剛一推開旅館的門,便已經變成連綿細雨了。有人說,決心一定,天大的難也會變成像芝麻粒一樣。也許是這樣吧。

上路後不久,他們跨過了北卡和弗吉尼亞州的交界。這是他們此行所經的最後一個州了。進了弗吉尼亞州,連綿的山顛雖高,但已經不像前幾天接的那麼緊了。到了中午,溫和的太陽也露著笑臉出來了。

他們騎過了城市,沒有可以吃飯的地方,要想找地方吃飯就得往回返一點,有的弟子想,中國的學員們在被追捕關押的情況下,沒吃沒喝,沿路乞討,卻仍然前仆後繼,進京上訪,為大法鳴冤。我們為甚麼不可以簡單一點哪。就這樣,他們又繼續上路了。

到了下午,一個學員的騎車速度越來越慢。平時有說有笑的樣子,現在也啞口無言了。大家以為他是餓的。後來才知道,他瀉肚了兩天,又開始便血。每天10幾個小時坐在自行車上非常痛苦。經常用半邊坐在車上。便血在車隊裏是普遍現象,只是輕重程度不一樣。


他們一路騎車一路洪法。半晚,他們來到一個店前停下來,幾個人聽說是從佛州來的車隊非常吃驚。當他們知道了原因之後,他們說,你們很偉大,你們做了一件非常偉大的事情。

今天他們騎了95英里,近14小時。


緊急救援北行記(14)

7月14日,上午天晴日朗,學員們騎了近4個小時,到達了弗吉尼亞州的裏士滿(Richmond)市。下午他們和當地的學員一起在就近的一個公園裏煉功洪法。

晚上北上自行車隊員們出席了當地的法輪功之友Sam先生在他的家裏舉辦的歡迎晚會。來參加晚會的除了兩個當地的學員和4個車隊隊員之外,其餘的都是美國人。這些美國人非常友好善良,他們對學員們的長途自行車旅行非常感興趣。學員們給他們講法輪功學員在中國被殘酷殺害和虐待的情況和中國江澤民集團派間諜來美國甚至到法輪功學員家裏進行騷擾和破壞的故事。很多客人對法輪功所遭受的這一切而感到震怒。

晚會期間,有的學員向客人們介紹功法,有的學員介紹他們修煉法輪功以後的變化。有的學員講人的肌體造成疾病的原因。美國客人們也給學員們講他們的人生經歷和他們想要做的事情。

Sam先生說,他出生在一個基督教家庭,他本人也曾經是基督教徒。後來他改信了佛教。他很相信陰陽學說。他說,很多年以前,他有一個女性智慧從他的小腹部位上升並給他靈感,使他創作出了很多極富有藝術性的家具工藝並在世界上產生了影響。他還給學員看了他的作品的照片。這些作品確實很有創造力。一個學員問他為甚麼停止了創作。他說,後來他的女性智慧消失了,再也沒有創作靈感了。他說,現在我已上了年紀,我的佛性出來了,我很想為人們做好事。一個學員說,看起來您有很多朋友。Sam先生說,我認識很多人,但真正的朋友是要互相信任,心心相通的。他有說,我很信任法輪功的人,他們都是好人。我願意幫助他們做任何事情。最後,他還開了一句玩笑說,法輪功的學員都像是軍人,不會幽默和玩笑。無論人們把話題扯到哪裏,他們都會把話題拉回到法輪功上來,而且態度非常嚴肅。

一個美國客人對長途自行車旅行非常感興趣,因為他也要參加一個為貧困兒童募集的為時三天的長途自行車旅行。當他聽說北上車隊的學員們在沒有任何援助和資助的情況下完成這次旅行,他感到非常吃驚。他說,我們有車隊負責送水送飯和醫療保護,每隔一個半小時騎車的人要停下來,有專人負責作肌肉按摩。學員笑了起來。他看到學員身上的水泡已經破裂,乾燥,皮正在脫落。


穿越荷蘭大地

為紀念悲壯的7.20,為祭奠獻身於正法中的英靈

為了證實法輪大法好,為了討還師父的清白,我們有253位堅強的大法弟子,他們承受了邪惡施加的慘無人道的肉體的折磨和滅絕人性的精神摧殘。然而,邪惡們無恥的淫威和最後的瘋狂絲毫動搖不了大法弟子的堅強意志。直至他們獻出了他們在人間所擁有的一切。法輪大法弟子們悲壯的正法歷程震撼天地,泣鬼神。激勵著我們在正法的路上勇往直前。痛定思痛,我們應該做甚麼?我們想到了以不同的方式去正法,去說明真相。讓「法輪大法好「的種子在善良人的心中萌生。這樣,我們4個荷蘭大法弟子開始了「穿越荷蘭大地」的計劃。幸逢北歐法會,師父的「致北歐法會全體學員」的經文給我們極大的鼓舞和信心。

自日內瓦法會歸來,我們就籌備印刷介紹法輪大法和說明真相的荷文報紙。5月24日報紙印刷出版。25日,我們就開始向荷蘭各大城市傳送和散發〈法輪大法〉報刊。在2個月內,我們從西部的荷蘭角到東部的安斯科德,從南部的馬斯垂科特到北端的哥洛寧根,穿越了荷蘭12個省份,42個大,中城市。到7月14日,在荷蘭的大,中城市的圖書館裏都擺放了〈法輪大法〉荷語報。幾乎所有的圖書館都接收了500-1000份,並分發到下屬的分圖書館。其中也有5個城市的圖書館只接受100份左右,那麼,我們就去市中心散發並收集簽名。我們只希望善良的荷蘭人都能了解法輪大法的真相。然而,在南部地區某城市圖書館裏,大法報章擺放不到一週,就有5位荷蘭人來學功和詢問信息。在荷比邊界的洛森達爾市,也有人讀過了報紙找到了比利時學員。我們相信:通過大法報章知道大法真相的人會很多。

我們傳送大法報章主要依靠火車,每人每次要攜帶700-1000份報紙。我們也曾借助自行車向鄰近城市的分圖書館發送,我們也曾背著700份報紙從一個車站步行到另一個車站。我們也遇到過難關,經受過考驗。可是,當我們含著眼淚想到獄中承受著無名苦難的弟子們時,就沒有甚麼關可難倒我們了。在傳送過程中,我們時時感受到師父在保護著我們,在幫助我們。師父在以無量的慈悲等待著我們在正法中圓融我們自己。然而,與在正法中獻身的大法弟子相比,總覺得自己做的太少。

我們把在做這件事的過程中自己的經歷和心得寫出來,供同修們參考。

穿越荷蘭大地

(一)一張傳單的啟示

5月份的一天,我給一個朋友打電話,想向她洪法。在電話中我只談了幾句,她就打斷了我的話說:「我這有一張精製的傳單,是法輪大法在台灣。大家都在傳著看,我也不知到傳過了多少人,現在傳到了我這裏。我讀過後覺得法輪功用真,善,忍的法理教人做好人,有甚麼不對。我們國家應該有信仰自由。這張傳單又精美,內容又容易接受。你說的有點深,我有些聽不懂。」

我放下電話後,心中久久不能平靜。記得去年聖誕節前,我從台灣法會帶回一些傳單。在這個群體中,我只發給幾份。可是,這張傳單從01年1月一直傳到5月。而且,還在傳著。我們不知道有多少人讀後了解了法輪功,有多少人讀後清除了由於江澤民集團對法輪功的誣陷而種在心中的惡果,又有多少人讀後說法輪功好了。雖然,我們不知道這些,但是,我們已經深深體會到一張傳單在正法中的作用。此時重溫師父在北美大湖區講法:「看上去我們把一個傳單給了一個常人,看上去我們把一個真象講給了常人,我告訴大家,如果在正法這件事情結束之後,人類將要進入下一步的事,頭腦中裝了「宇宙大法不好」的這個人、這個生命,就是第一被淘汰的對像,因為他比宇宙中再壞的生命都壞,因為他反的是宇宙的法。那麼我們在講清真象的時候,清除了一些人對大法邪惡的念頭,最起碼在這一件事情上不是救了他嗎?因為在大家講清真象過程中有人得法,不只是去了他們的罪,同時還度了他。這不是說明你們做了更慈悲的事嗎?做了更大的好事了嗎?大家在極其艱難的情況下,在最邪惡的表現最猖獗的時候,我們還能夠這樣慈悲,這是最偉大的神的表現,在我們最痛苦的時候,還能夠挽救別人。」我們對法理的理解就更深了。

不要想常人接不接我們的傳單,不要考慮發出的傳單有多少,我們以慈悲之心遞上一張傳單給過往行人的時候,這張傳單就在拯救著迷中的人們。自此我們更堅定了把〔法輪大法〕報章送遍全荷蘭的決心。


徒步請願到多倫多

(三) 途經密西索佳市(Mississauga)

第5天,7月15日,晴。我們和當地學員一起沿著較為繁忙的安大略湖濱大道橫穿擁有六、七十萬人口的密西索佳市。皮膚被火辣辣的太陽乾烤著,但是學員身上貼近背包和小展板的衣服卻被汗水濕透了。大家輪流舉著橫幅標語面向著過往車輛。其他學員向行人及路邊的店鋪餐廳或信箱派發傳單。

看到我們堅忍的步伐,熱情、和祥的言談舉止,特別是看到了橫幅、傳單上那震撼良心的呼籲,多數行人都很樂意地接受捧給他們的大法真相,並向我們表達了感謝、尊敬和美好祝福。路上行駛的車輛也經常向我們鳴笛助威,有的從車中伸出大拇指致敬或打出祝願成功的手勢。我們每經過大的十字路口,就特意停一下,好讓停下的車輛看得清楚,同時還能不失時機地給那些稍作停留的匆匆過客派發傳單。祝福他們,同時真心為他們感到喜悅。他們雖然與大法擦肩而過,可卻是帶著宇宙中萬古難尋的正法於人間的偉大真相離開的。學員們感受到大法的慈悲一次次地為眾生未來的無限美好開創著機緣。

一輛公共汽車剛停在紅燈前,司機先生就迅速打開車門,一邊走下車,一邊從兜裏取出錢夾,要出錢贊助法輪功。學員感動地告訴他:「非常謝謝您的好意,但是我們不收錢。我們是要把真相獻給廣大人民。您能夠認真地讀我們的傳單,甚至還能幫助把這些真相傳給親朋好友,就是對我們的最大支持。」司機聽後開心地點頭笑著說:「一定!一定!」綠燈亮了,他把傳單收藏好,然後用那雙粗壯的大手與學員相握,「謝謝你們,祝你們好運!」車緩緩經過身前,車上的乘客紛紛伸出手來利用最後的機會索要傳單,並向我們揮別。

世人要主動幫助我們,像這樣類似的例子一天就碰到過好幾回。記得當經過路邊的一位風塵僕僕的中年漢子時,學員猜測他可能是一般路邊討要咖啡小錢兒的窮人,覺得給他多少錢都不如給他大法真相好,就遞給他一份傳單。他認真地讀著,並問甚麼是法輪功?中國為甚麼要鎮壓?當聽到學員的簡單介紹後,他二話沒說,上下翻遍衣褲兜兒,湊出一把硬幣,就要塞到學員手中。學員又一次被深深感動了。一個常人,用他那在大法真相面前所激發出的善念和善舉,再一次向我們證實著大法的無量慈悲。

一路的辛苦中,我們在全面講清真相,洪法救度世人的同時,也在「真善忍」實踐中修煉了自己。一位學員從外地趕來,雖然只跟著大家走了一個下午,就已經深深體會到正法修煉中持之以恆之不易,深深佩服同修的壯舉,更對國內弟子在長期酷刑折磨下表現出來的堅不可摧無限崇敬,深深體會到將業力滿身的常人度成「金剛不破的偉大的神」的師父之偉大。

我們決心在正法中走出來的同時,將更盡心盡力,希望對得起自己,也對得起無數同修的偉大付出,不辜負師尊的苦苦期待。


愛爾蘭學員展開「穿越愛爾蘭自行車環遊」行動出發前的演講

女士們,先生們:

法輪大法自1992年傳出以來,至今已遍及全世界40多個國家和地區,有數以億計的人在修煉法輪大法。在許多國家法輪大法受到了當地政府和民眾越來越多的褒獎和讚譽,並有越來越多的人加入了大法的修煉中。

然而,自1999年7月20日中國江澤民集團開始非法鎮壓法輪功以來,上百人被判刑、上千人被送到精神病院迫害、上萬人被勞教,千百萬人被監禁,數十萬人被迫流離失所、無家可歸,無數的美好家庭被拆散,支離破碎、境況悲涼。而數千萬的大法修煉者更時時面臨著從天而降的迫害、甚至死亡。至今,有確切名址的被酷刑折磨致死的人數已達250多人,這個數字幾乎每天都在增加。

趙明,都柏林三聖大學計算機系研究生,因1999年聖誕節回國探親,至今未能歸還繼續他的學業。只因為他堅持他對法輪功的信仰。他先後關在北京團河勞教所和北京長安勞教所,受盡酷刑折磨。今年5月他在長安勞教所被警察帶走後,至今無人知其下落。

為了制止這滅絕人性的慘劇,為喚起更多的善良人關注廣大中國法輪功修煉者的安危,我們在愛爾蘭的大法弟子,決定加入「SOS:緊急救援中國被迫害的法輪功學員」的世界大救援,從今天開始展開「穿越愛爾蘭自行車環遊」行動,旨在讓更多善良的愛爾蘭人民知道在一個遙遠的東方古國正在發生的慘劇,並共同呼籲制止。

我們呼籲中國政府:立即制止江澤民集團迫害法輪功學員的犯罪行為,立即釋放所有被無理關押的法輪大法弟子,特別包括愛爾蘭留學生趙明;撤銷對法輪功的禁令,恢復其創始人李洪志先生的名譽。

我們呼籲世界各國政府和人民:敦促中國政府遵守其簽署的聯合國人權公約,遵守中國憲法賦予公民的信仰、言論、集會的自由,通過和平對話解決法輪功問題。

愛爾蘭法輪大法學員
2001年7月1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