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蒼的警告─黑龍江大旱大風冰雹暴雨


【明慧網2001年7月17日】

氣候地理的四十八度 
蟹座的最末 空前的大旱災
海中之魚 河川湖沼
全都進入焦熱地獄
貝亞倫畢哥拉
在天的劫火中哭泣

乾旱的大地日趨加甚
乾旱發生之時
正是洪水肆虐之日

災難慘禍接二連三
當大世紀更新循環
雨 血 牛奶 飢餓 疾病 戰亂
巨物吐著火燄滿天盤旋

─《諸世紀》

黑龍江省中心,正位於北緯48度。

哈爾濱近日遇到罕見高溫天氣。松花江部份江底裸露,江心沙灘明顯凸出。空調大巴、有空調的出租車、開空調的大商場生意異常火爆;各大醫院的老年患者明顯增多;受降雨少、氣溫高、高溫使市民叫苦連天。

6月4日哈爾濱市最高氣溫達到39.2℃。專家介紹,這是哈市有氣象記錄以來的最高極值。哈爾濱太平國際機場一處12平方米的跑道被「烤化」了,拱起了3釐米,機場被迫關閉近10個小時。

一位老人說:「活了大半輩子,從來沒遇過這麼熱的天兒,跟下火了一樣。」氣象資料顯示,哈爾濱市夏季最高氣溫的歷史出現在1949年8月1日,達到37.8℃;而6月份最高氣溫的歷史記錄出現在1997年6月14日,為36.7℃。

由於高溫少雨,5月以來,松花江哈爾濱段水位持續走低,近日已跌落至城市最低保障水位112.3米以下0.59米,持續下降的水位使城市供水嚴重不足。目前,哈爾濱市日缺水量達32萬立方米。往年在松花江畔消暑納涼的哈爾濱市民只好轉往市區游泳館和公園內的嬉水樂園。江邊的遊船也懶散地擱滯在江灘。

星島日報7月11日報導:今年6月以來,哈爾濱出現了歷史上罕見的旱情,負責供應三百五十萬哈爾濱城市用水的松花江哈爾濱段水位直線下降,幾次降至歷史最底點。市內幾個主要取水口已經露出水面。

新華社哈爾濱報導:七月九日,望奎縣出現大風天氣,最大風力達十級。下午兩時半,大風,冰雹,暴雨多管齊下,整整持續了五個半小時,致使民房倒塌,並造成數人死亡,二,三人重傷其中災情較重的先鋒縣,民房屋頂被掀翻,電線桿被颳倒,大樹攔腰折斷,此次災害性天氣致使全縣經濟損失重大。

黑龍江省接二連三的天災絕非偶然。全省在鎮壓法輪功上已達到人性皆無,登峰造極的地步。

◆孔曉海,黑龍江省哈爾濱市動力區委政研所幹部,於2001年2月16日被警察抓捕,五日後的2月21日凌晨死亡。目擊者表示,關押期間警察對他進行了多次的長時間的毒打及強行灌食,並死在去醫院的途中。

◆任鵬武,黑龍江省哈爾濱市第三火力發電廠技術員,他於2001年2月16日被警察抓捕,關入呼蘭縣第二看守所。五日後的2月21日凌晨死亡。目擊者表示,關押期間警察對他進行了多次的長時間的毒打及強行灌食。任鵬武死在去醫院的途中。 官方聲稱任鵬武死於心臟病。

警察禁止任鵬武的家屬對其屍體拍照,並在未經家屬的同意下,將任鵬武遺體從咽喉處至小便處的所有身體器官全部摘除之後強行火化。

◆劉桂香,5月4日在哈爾濱市萬家勞教所十二大隊被幾名男幹警拖出去後按在鐵椅子上,管子插到氣管裏,老人發出聲聲慘叫,玉米麵封住氣管,劉桂香當場昏死過去,昏死後下意識地閉上嘴,醫生的手還在劉桂香口中,一兇手繼續向劉桂香的臉上猛擊幾拳,將她打醒。她被灌食後,吐了兩天血,便了兩天血,臉被打得青紫。

劉桂香已經55歲了,一輩子對工作兢兢業業,多次被評為」三八」紅旗手,由於積勞成疾,身體有多種疾病,煉法輪功後完全恢復健康。

◆六月,黑龍江哈爾濱萬家勞教所發生震驚世界的「萬家慘案」─十五名女大法弟子被勞教所殘害致死。

◆七月,黑龍江哈爾濱長林子勞教所,又有10餘名法輪功男學員被虐殺。

◆更有甚者,哈爾濱萬家勞教所女大法弟子被警察投入男監遭輪姦。

……

黑龍江省緊隨政治流氓江澤民,喪失人性地迫害善良的法輪功學員,罪惡累累,罄竹難書,所造下的惡業無邊。古往今來,惡人在大規模行惡的時候,無不招致上蒼的告誡與懲罰,暴君酷吏統治下的百姓也無不跟著遭殃。竇娥一人冤屈尚有六月雪,無數法輪功學員橫遭虐殺,上蒼怎能無動於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