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談我修煉中的夢


【明慧網2001年7月16日】修煉幾年了,我一直不願對別人談我修煉的感受,也許怕自己說不好干擾別人的修煉,也許怕起各種執著心,但更多的是性格的關係,可能我是師父說的(大意)雖然修煉但講不出甚麼的那種人吧。

我經常看明慧網,無論在任何環境下,只要條件允許,只要我在茫茫的因特網上能夠搜尋到明慧網,我都會非常欣喜地看下去,雖然我隨時都會因此而被邪惡之徒發現。在過去的一年多中,我身邊沒有功友,沒有正義之聲,我生活在官方媒體的虛假的報導之中。也許誰也無法理解當我從網上看到法輪大法幾個字時的欣喜與興奮。在我痛苦彷徨的時候,師父在夢中一次次的慈悲點化,還有明慧網上功友的文章不斷地給我鼓勵,讓我能堅定地走出人來,走入護法的行列中,不再猶豫與彷徨。

記得一次在北京郊區的看守所裏,聽一位絕食了幾天的大娘說「許多功友是冒著生命危險給明慧網投寄文章...」說著她的眼淚馬上流了下來,聲音哽咽了,以至我聽不清她在說些甚麼,哭聲打斷了她的話。這背後不知包含了多少悲壯與感人的事蹟。最近,我越來越覺得應該像其他功友一樣也談一談修煉中的體會。直到今天早上,我做了兩個夢,其實那哪裏是夢,就是真實的經歷。

我的第一個夢是在一個教室裏,有許多同學。老師突然讓我還有其他幾個同學朗誦文章,有詩,有故事,可以選擇。但我好像光玩了,沒有認真去做,以至輪到我時,我手忙腳亂,我拿著書去考試時,發現有一行人正在那排隊,每人手裏拿著一本和我一樣的書,他們似乎都很有把握,唯獨我找不到我本已作好記號的文章。我個人理解向明慧網投寄維護大法的文章就是對正義的支持和對邪惡的打擊,也是修煉過程。而且當我一想寫文章的時候,突然思想中有個聲音馬上對我說,你要是寫文章我就殺死你,於是真正的我馬上把他清除了。

第二個夢,我夢見我爸爸好像變成了賣食品的,他在一個大的室內市場裏烙春餅給我吃。烙著烙著,突然周圍慢慢圍上一大群惡徒,他們知道我是法輪功修煉者,就要來抓我,我看他們要衝上來了,就向大門口走去,但是其中一個惡徒很快衝過來抓我,我馬上給了他一個巴掌,但我立刻後悔了:我是煉法輪功的怎麼能打人呢。後來他怎麼打我,我都不還手,可一會兒大群惡徒馬上就要到我身邊了,我突然想到不能順從邪惡的安排,我飛吧!我身體一個較勁兒,馬上飛了起來。回頭一看我的家人排成一排跟著一起騰雲駕霧呢,而且看見我的二伯父(已去世)也在其中。這哪裏是夢,我能看見地上的車水馬龍,我在白雲上向前飛,我能強烈的感覺到速度感,像坐在飛機裏一樣,我嘴裏不斷的說,快飛!快飛!快飛!高一點兒,高一點兒,我馬上以更快的速度飛著,而且更高,我能明顯的感覺到雲彩像波浪一樣在我腳底下一波兒一波兒地過,有點兒擋腳,後來我發現飛得太快了,就說慢點兒慢點兒因為我稍稍有點兒暈,果真慢了下來。這時我看到地面上的人,還有一輛警車,不過我不怕。我還看見一輛出租車,我想這麼多人為甚麼不打車(人的思想出來了)但馬上想打車幹甚麼?於是我又飛,這時我的二伯有點兒興奮,有點兒晃,我說不要動,要不然就掉下去了,他馬上和大家一樣不動了。我們飛呀飛,飛到快到我家的樓了,我想不用落地直接穿進去,馬上一陣眩暈我們進到屋裏了。隨著我看到一本彩頁書,上面是在勞教所裏的許多弟子,這時仿佛有個聲音在對我說「很多弟子都能飛出來」。我還看到書上勞教所裏的許多弟子都從大圍牆裏飛了出來,擺脫了邪惡的安排。

這個夢給了我很多啟示。我想很有必要把它寫出來,對於身陷囹圄的許多功友也許會有所啟發。其實師父說(大意),我們煉功開始的時候,大周天就通了,就可以起空。老師在《在2001年加拿大法輪大法修煉心得交流會上的講法》中也用大量篇幅說到了「現在科學認為的萬有引力學說是完全錯誤的」和學員飛起來的問題。我想意義是深遠的。當邪惡抓捕大法弟子時,只要念正,除了鏟除另外空間的邪惡外,擺脫這個空間的惡徒,飛離起空,我想也是可能的。

以上為個人所悟,如有不妥請予指正。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