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中國大陸正在發生的殘酷迫害:誰在伸張正義?誰在「裝聾扮啞」?

香港法輪大法修煉者給議員和官員們的公開信

【明慧網2001年7月12日】律政司司長梁愛詩女士7月5日在一個聚會演講時為行政長官董建華毀謗法輪功的言論辯護,宣稱行政長官的聲明是以法輪功創始人的「教義」與「內地所報導的法輪功學員身心受傷、死亡及自毀事件」作根據。她並且以法輪功學員的共同信仰作「合理推論」,將法輪功與「濫用毒品、狂野派對、吸煙危害健康」等相提並論,辯稱政府不能「裝聾扮啞」,有責任「提醒市民小心防備」並「警告這些組織不得擾亂本港的社會秩序」云云。

對於法輪功的真實情況,行政長官與某些政府高官真的沒有「裝聾扮啞」嗎?

法輪功健身修心、提升社會道德的果效,在實行鎮壓前的中國大陸受到充份肯定,在全球多個開放國家與地區受到褒獎與讚揚,這是不爭的事實,為甚麼他們沒有看到?法輪大法的「真、善、忍」法理(他們所稱的「教義」),系統地表述於《轉法輪》一書,他們真的看了沒有,還是只懂得斷章取義隨手拈來一兩句蓄意曲解、誣陷?許許多多不帶偏見去讀過《轉法輪》這本書的人,儘管他們後來沒有走入修煉,都覺得這是本教人做好人的書,那個當權者戴上了甚麼偏見的眼鏡就沒看到?法輪功明確要求修煉者慈悲待人,禁止包括自殺在內的任何形式的殺生,為甚麼他們一提起法輪功就要與內地鎮壓者編造的自殘、自殺、自焚假案或海外聳人聽聞的事例連在一起?億萬人學煉法輪功後百病全消,為此感激不已,他們煉好了身體就是為了自殘、自殺嗎?法輪功明確要求學員放下執著,不要吸煙喝酒,明確把吸毒、性解放、的士高的狂野表現等等形容為人類道德敗壞的魔性表現,正是需要歸正過來的,為甚麼還要別有用心地將法輪功與這些現象扯在一起?為甚麼有些人只懂得對大陸鎮壓者炮製出來的負面報導照單全收,對嚴密封鎖下仍能透露出來的獨立查證提供的實情與疑點卻不予一顧?法輪功學員一貫平和守法,舉止文明,連請願都是靜靜地煉功,這是舉世皆知的事實,為甚麼特區政府高官不去著力改善連串暴力案件下正在惡化的社會治安,卻要警告法輪功不得擾亂社會秩序?

不論梁司長們如何閃爍其詞,對「X教」如何定義或不定義,如何「合理推論」,董特首等個別人對法輪功慈悲眾生的法理與利國利民的表現「裝聾扮啞」,卻以帶有如此濃厚負面色彩的字眼來形容法輪功、醜化法輪功,是對法輪功無可置疑的誹謗。直到今天,這些高層決策者一方面口口聲聲要對我們「密切注視」,一方面卻一再迴避與我們直接溝通對話,這不是一個負責任的政府應有的表現。我們期望特區政府改弦易轍,停止對法輪功誣蔑的言論與壓制的做法,實事求是地了解法輪功。

當我們看到梁司長等一再吹噓特區政府維護法治人權不遺餘力時,我們痛心地看到他們對於發生在大陸對法輪功的殘酷迫害同樣「裝聾扮啞」。這場史無前例的鎮壓當前正在以令人震驚的速度惡化,不單數以千萬計的無辜修煉者基本人權被剝奪,國家主席江澤民帶領的鎮壓集團還加強了旨在消滅法輪功的種種手段,包括在「肉體上消滅」。越來越多的婦女、老人成為受害者,甚至殘疾人士和幼小的嬰孩也不能倖免。然而,在國際社會嚴厲的譴責聲中,鎮壓集團非但不知改悔,反而一概否認,加倍掩蓋對法輪功的嚴重人權侵犯──目前已知有至少252名修煉者被迫害致死,比起「6.26反酷刑日」時又增加了19人!而前後相隔只有半個月。學員遭受的酷刑折磨包括強姦、性虐待、水下窒息、灼傷、電擊、強迫灌濃鹽水、強迫服用和注射傷害中樞神經的藥物、精神摧殘、剝奪睡眠、毒打、懸吊和更加惡劣的肉體折磨。大陸當局宣稱他們的死亡理由,不是「自殺」就是「自然死亡」。6月20日前後哈爾濱萬家勞教所發生的特大慘案中15名女學員被虐殺,官方宣稱是「集體自殺」,然而家屬與知情者看到的是傷痕累累卻被阻止進行合法檢驗的屍體,或為了掩蓋真相匆匆火化而成的骨灰。以致美國《華盛頓時報》7月6日一篇評論對當局作出有力的嘲諷:「給‘自殺’加上引號是很有必要的,因為在中國,自殺竟能成為一種富於想像力的運動:許多囚犯將他們自己毒打致死。」在大陸許多地方,公安對學員和他們的家屬說過:「對法輪功再過份也不過份」、「打死算自殺」。所有跡象顯示,這些指令來自高層領導:有計劃的屠殺正在進行中!苦難的法輪功學員在水深火熱中亟待救援!

善心的官員和議員們,請您們細閱我們提供的真相材料,然後作出良心的抉擇。讓我們緊記「善惡有報」的古訓,這是亙古不變的天理。我們相信,您們的善心善行必將為自己生命的永遠開創美好的未來。

我們呼籲所有善良人士和團體給予緊急援助,幫助我們營救在大陸受迫害的法輪功學員。緊急行動刻不容緩。

法輪大法香港修煉者
2001年7月1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