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籲緊急救援,我穿上SOS T恤衫


【明慧網2001年7月11日】修煉的路是一條改變了的人生的路。我在中國得法,卻轉到國外定居,和國外的功友一起學法、煉功、進而洪法,參與正法,講清真相,救渡世人。這其中必有其背後的意義吧。

難忘1993年的冬天,我在寒風中得到了健康博覽會上李洪志師父的報告會的票,第一次見到了師父,聽師父講法,萌生了學煉法輪功的心,接著參加了九講學習班。雖然那時對於大法的理解實在是懵懂幼稚,可是後來每每讀到《轉法輪》第二頁中的:「將來你會知道,你會覺得這段時間是非常可喜的。」我都感到幸福和感慨,我都會回想起在濟南第一期學習班上,那個簡陋的禮堂裏,衣著簡樸的師父親自為學員們糾正動作,回答聽眾的問題;我都會想起國內煉功點集體煉功洪法的感人場面。那時,不少海外學員都組織交流團到中國學習,中外學員一起煉功、談心。我還曾參加過青年學法小組的學習,一群二十多歲的年青人,因為學煉了法輪功,不再沉迷於名利之中,認真對照大法,檢查自己的言行,努力工作,做好人。那是多麼純潔的一個場啊!師父曾在一個場合提過神佛是要能夠為宇宙付出生命的。(大意),當時我真是無法理解,現在才明白一切早已安排好,師父早已看到這場嚴肅的考驗。

1999年7月,已身在國外的我與當地功友一起開始了護法講清真相的路程。網上得到的國內功友慘遭迫害的消息令我悲痛,國內的朋友也漸漸失去了聯繫,曾經一起學法煉功的同修啊,他們是不是已流離失所?是不是在勞教所裏受著非人的折磨?父母也因為拒絕參加洗腦班而被迫離家出走。那一切都只是寶貴的回憶了嗎?真是「風雲突變天欲墜 排山搗海翻惡浪」。(師父《心自明》)兩年來,我參加過一些海外的法會和正法活動,在本地也做各種洪法工作,可是,我覺得,我沒能很好地跟上師父的正法進程,在不少情況下沒能在法上理解法。由於學法不夠,各種常人心常常出來影響到對法的理解和做大法工作上。私心、怕心都是正法中的障礙。甚至對於網上國內的消息產生過麻木的反應,覺得有心無力。師父在「致北歐法會全體學員」中說:「在講清真相中,不要等,不要靠,不要指望外在因素的變化。我們每個人都是給未來創造歷史,所以,每個人除了參加集體活動外都在主動地找工作去做,只要對大法有利,都要主動去做、主動去幹。」我感到非常慚愧。感到自己與大法對一個粒子的要求的差距,看到了自己與其他學員的差距。

6月26日,全球緊急救援中國受迫害的法輪功學員行動在一些國家陸續展開了。我只是從感性上認識到作為大法的一粒子,應該積極配合這次行動的重要性。在反覆閱讀師父新經文和明慧網上「致同修」等文章,看到其他國家學員的迅速行動後,我漸漸在理性上認識到了它的重要性。幾個功友想到了印製SOS T恤衫,因為這是一個比較方便快捷地引起人們注意的方法。我們做了幾件樣品,前面是中文:「緊急救援中國受迫害法輪功學員」,中間是大大的彩色SOS,背後是英文:「SOS: Stop The Killing」印好後,我們當場穿上各自回家。我在去商場的路上車上都穿著它,效果很好。 一般在車上向後走時已坐在車上的人或等車時排在我後面的人看到後都是大吃一驚。一次我在過馬路時一位女士特地走來離我非常近要看清楚上面寫的字。還有一次在商場買東西付款時收款員正好來自中國,她一面與我搭話,眼睛卻看著我的衣服,並主動地與我聊起來,我就給她講真相。穿上這件衣服,我覺得沒甚麼不好意思,也沒甚麼可擔心的,因為國內的同修在承受著生死考驗,我們有義務把真相告訴每一個國家的人民,這是真正的善與慈悲,而不是去附和常人的變異了的甚麼概念。修煉是每一個人的權利,這不是政治,是光明坦蕩的,是最正的。在做工作、想辦法的同時,在閱讀明慧網的文章中,也真正地不斷地找到了自己的差距。各國學員們傾全力講真相、救渡眾生、支持國內弟子的行為深深地打動著我,國內千萬弟子置生死於度外,驚天地、泣鬼神的壯舉就是在創造歷史。前天看到那位在中國使館前連續靜坐的加拿大弟子的公開信,聽到他用心發出的呼聲,真地感到了震撼。我身邊的學員也在克服著種種困難不懈地進行著洪法正法的努力。師父說:「難,體現出威德;難,這才是樹立威德的好機會。」我要遵照師父的教導,做得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