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以德治國",還是"謊言治國"、"恐怖治國"?


【明慧網2001年7月11日】2001年1月10日中共中央總書記江澤民,在全國宣傳部長會議上首次提出"以德治國"的口號。由於提得突然,北京的官方和民間學者普遍感到納悶。後來從高層的內部傳出消息,才知道提這個口號是為了和法輪功對抗,所謂"消除'法輪功'產生的社會條件"。(見"鏡報"2001年,第3期,第36頁,香港親共月刊)

這裏,作者不準備對這個口號作全面分析,只想指出,由於江澤民沒有針對這個口號提出一套在目前中國可操作的程序來,說明他壓根就不想實行甚麼"以德治國",提這種空洞的、無法操作的響亮口號,完全是為了包裝自己,就像他在電視鏡頭前親吻兒童,搖頭晃腦背誦英文"人權宣言"一樣,無非是挖空心思,想「秀一下」,表明自己是個開明的"君王"。

其實,江澤民的"以德治國"口號,在今天的XX黨內根本沒有道德基礎,是典型的缺德口號。

就在新華社剛報導江澤民提出這個口號(比他提口號晚一個多月)的第二天,外電就傳出消息,江澤民政府為了在奧運會的審查代表前,表明北京有高水平的環境質量,綠化草坪,竟弄虛作假,用機器把綠漆噴洒在土地上,冒充綠地,欺騙老外。不料被記者發現,一時在全世界成為笑柄和醜聞。

外電也報導,今年6月,中國政府讓外國記者去北京近郊,參觀一個轉化法輪功學員的勞教場。記者們看到的是一片鳥語花香,法輪功學員在自由活動,可以唱歌、打球、看書、看電視。其中一個學員向外國記者講述,自己活了幾十年,從來沒有享受過這麼幸福的生活。最後,記者們還和法輪功學員圍在一起,挑選各自愛好的北京小吃。可惜,記者們不傻,又一次識破江澤民政府的弄虛作假。這倒不是因為這些記者是打假天才,或有火眼金睛。道理很簡單,就在不遠的天安門廣場,這些記者和中外人士,親眼看見警察對法輪功學員拳打腳踢,拖著婦女的頭髮上汽車……

記者們把這些事實當作醜聞作了報導。不過,江澤民集團倒不覺得怎麼出醜。原因是,謊報成績、弄虛作假是表明是江澤民領導有方的重要手段,已經成為各級工作人員必須學會的基本功,也是許多人升官的重要手段。最要命的是,由於司空見慣,人們對說假話忍耐性提高。因此,在總結工作,對付外來檢查,上報紙作宣傳,說謊、弄虛作假,已經成為常規操作,即便被揭穿,也容易被上級領導、新聞媒體、甚至群眾諒解。

"謊言治國",這是江澤民集團統治中國一個主要手段。

中共官員的普遍說謊,比起中共黨內的貪污、腐敗來說,是小事一樁。

可能有人為江澤民總書記辯解,"以德治國"不是說統治者必須有很高的道德,不是嗎,江澤民說,"法治以其權威性和強制手段規範社會成員的行為,德治以其說服力和勸導力提高社會成員的思想認識和道德覺悟"(見同上月刊)。所以,人家說的是自己的統治術。

好極了!這就是說,法治(強制手段)是針對人的行為,德治(勸說)是針對人的思想問題,包括信仰。這符合毛澤東說的,思想問題只能靠說服,不能靠壓服,更不能使用法律手段。

但是,對於他們,說的比唱的好聽,做的比說的下流,想的比做的更卑鄙。這點從他們對法輪功學員的信仰的所作所為,可以看得十分清楚。先從官方的報導下手。

2月27日新華社有篇報導,題目是"遼寧省馬三家勞動教養院:以親情感化'法輪功'癡迷者"

我們把這篇文章中的水分(假、大、空的話)擠掉後,發現所謂的"親情感化"有下列幾點:

1.組織做操,搞列隊訓練,唱校歌,學習所規隊紀;
2.嘮家常,談親情、友誼,談人生價值、生活意義;
3.請專家英模作報告;
4.發現和培養轉化典型,從她們打開缺口(就是利用叛徒)。

以上是他們總結出的,法輪功學員的"思想轉化的有效方法"。作者是中共的政治思想工作人員,這些所謂的"有效方法",是XX黨做思想工作的傳統方法。從蘇聯用到中國,據我所知,對現代人來說毫無作用,過去大概也沒有起過作用。試想,如果有用的話,世界上的人被他們這麼一做轉化工作就變成了共產主義者,整個世界早就會被共產主義征服和統治了。

從蘇聯的情況來看,從中國的現狀來看,XX黨的政治思想工作的成果接近於零。我不相信江澤民會比毛澤東更有辦法,也不相信馬三家的那些女獄卒(不過是獄卒)比我們這些受過高等教育的專業人員更高明。

老實說,光憑這些方法,用來對付可塑性很大的學生都不行,更不要說是信仰堅定的法輪功學員!在這些冠冕堂皇的話後,隱藏著現代社會最黑暗的酷刑

且看一位從馬三家死裏逃生的學員講的幾個事例:

第一例:"王滿力,一個三十歲左右的大法女學員,因不肯接受叛徒的邪悟,拒絕寫悔過書。警察先是派幾名叛徒輪番地所謂"開導",不讓其有片刻休息的機會。見徹夜不眠攻心(這就是她們的嘮家常,談親情)不成,便命其"蹶著"或"蹲著"("蹶著"就是兩腿並直站立,用力彎腰至極限,手尖指向地面,頭倒空)。王滿力仍不寫,暴徒便逼迫全室大法學員十多人一同陪蹶,一夜一夜不許停歇,有的嘔吐、有的甚至休克。"

第二例:"王豔霞,因拒絕走操(這就是做操),雙手被銬在床腿上,蹲不得,坐不得。後來,又被施以拳腳,門牙被打掉,頭髮被拽下幾縷,左眼完全充血,血紅血紅的,臉腮鐵青。一場大雪過後,警察命其脫下外衣外褲,棉鞋,只穿襯衣襯褲,一雙單鞋,站在電線桿下雪地中,一站就是兩個多小時。

瀋陽某學院大學教師趙永華和農村的朱慧敏老太太,因拒絕走步(也是做操),時值隆冬,被弄到外面,被警察脫下外衣並逼迫她們在地上來回爬行近一個小時。"

這兩個例子是和她們總結的方法(如做操、嘮家常)對得上號的,還有對不上號的,就更殘忍、更下流。

第三例:"王惠,是一名二十多歲女學員,警察見其始終不屈服,王大隊長和王小隊長每人兩支電棍對其用刑。四支電棍同時放電,而且專電乳房、心臟、手心、腳心、甚至難以啟齒的部位。啪啪擊電聲和淒慘的哭喊聲,夾雜著惡警的喝斥聲:"你給我罵不?你給我罵!你給我罵!"幾十分鐘過去了,王惠終於走了出來。只見她頭髮零亂,目光呆滯,身體不斷抖顫,露出皮肉的脖子、手背腫起一大片,躲得大家遠遠的,連手都不敢讓別人碰。緊接著警察瞪著眼對王惠說:"你說你忠誠,這不也罵了嗎?"緊接著命王惠馬上寫悔過書,王惠說:"我寫的是假的。""假的也要。"然後惡警命人送去紙筆。"(2001年6月28日"明慧每日快訊")

在這裏,我們沒有看到道德,看到的是恐怖,沒有看到"說服力和勸導力",看到的是暴力。

江澤民說的是"以德治國",行的是"謊言治國"、"暴力治國",想的是永遠控制權力,必要時把權力移交給自己的兒子,實在沒有辦法,也要交給自己信得過的人。

所以,他和古今中外的獨裁者一樣,必須牢牢地掌握軍權。一旦失去軍隊的支持,馬上完蛋。

江澤民說的、做的、想的,完全不一致。國內有人把他們稱為"披著羊皮的狼",是很有道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