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助師正法中走向圓滿


【明慧網2001年7月1日】尊敬的師父,各位同修:

大家好。我叫呂罡,1995年7月得法,迄今已修煉將近六年了。師尊普傳大法,救度眾生,法正乾坤的偉大行程已步入了第九個年頭。在這九年當中,師尊披肝瀝膽,承受了人所難以想像的苦難。而大法弟子亦無愧於這部偉大的法,尤其是在近兩年多的邪惡考驗和正法除惡中,顯現出了法輪大法修煉者「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慈悲胸懷,同時也為大法和我們自己樹立了無以倫比的偉大威德。

正法進程的速度是超出人的想像能力的。師尊說:「大法弟子正法,歷史上從沒有過先例。」大法弟子們集體三發正念,這是歷史上所從未有過的偉大壯舉,也是我們大法弟子們的偉大的榮幸。因為我們修的法太大了,也因為師尊的無上慈悲,我們才有可能參與其中。這是在歷史上任何的修煉中都未曾有過的。雖然在這個空間可能看不到甚麼,可是大法弟子的正念威力在另外空間,令人類所有的核武器的總和都黯然失色。

我因為工作忙且不規律,所以無法參加同修們集體發正念的活動。但我並沒有落下。一旦我有時間,哪怕只有一兩分鐘,我就會靜下心發真念除惡。近來大部份魔已被消滅,但少部份剩餘的魔魔力較強,還有一些僥倖逃脫的魔在一些空間尚未除滅。

在一個雷鳴電閃的六月夜晚,我聆聽著師尊的講法,思想與身體中的雜念很快被全部肅清。自然而然的,我又進入了除惡的狀態。我的元神從我躺著的身體中飛出,進入了三界內的一個空間。那個空間比我們的地球略美好一些。天空是明亮的,但卻沒有任何光源,還點綴著點點的繁星。我已經變成了一個中國古代的武將,帶金盔,著金甲,高大無比,手裏多出了一把由兩個法輪演化出的巨劍。

突然,腳下的大地震動起來。一個異型生命,非常著名的異型,出現在我面前。這個異型,頻頻出現在我少年時代的卡通節目中。它們崇尚暴力,好勇鬥狠。常人不知道,這個異型是另外空間中的真實存在。它們為了控制常人,就指使道德敗壞的卡通創作者在人類空間中再造了它們,並且把重點放在兒童身上。目的是給人從小灌輸它們的思想,並逐漸在人體上建造它們的一層身體。

那些沉迷於電腦遊戲的人,大多都已被完全控制。這個異型就是所謂的「變形金剛」。其實,邪惡常人給它的命名都沒有忘記謗佛。它比我高大許多,我身形頓時也高大起來。它一拳向我打來,我一閃躲開。它擊中了地面,出現了一個大坑。周圍的地殼受到擠壓,劇烈隆起,出現了許多高山。其中有許多比珠穆朗瑪峰還高。其實,地球上有些高山就是這樣來的。我回身一劍,恰擊中它的腰部,這個異型立刻被砍作兩段。但它仍不死心,雙眼射出兩束死光。瞬間法輪劍化作兩個法輪,擋住了死光,並發射出黃色的光,將異型生命罩住,把它化作騰空的火燄,四散而去。

周圍平靜下來。可是這平靜後,卻隱藏著無限的殺機和哀怨。天空依舊明亮,但星星們卻眨起眼來。我仔細一看,我的四周,天上,地上,都微微泛起紅色。一種紫紅色的蟲子,無限無限多,無限無限長,正在把我包圍起來。等它們靠近了,我不禁微微一驚:這種東西我再熟悉不過了-DNA雙螺旋!瞬間,我明白了,地球上的原始生命是沒有DNA的,這種東西是外星生命強加給變異後的生命的!在那很長的鏈狀結構中隱藏了外星生命妄圖霸佔人體、從而逃脫最後審判的驚人秘密。人類在所謂科學家的帶動下,反而把DNA當作自己生命的物質本質,甚至認為它決定了人生的一切。在人類的敗壞中,外星生命又加裝了自動機制,使得DNA可以自動複製並遺傳給人類後代,以期控制全人類。現在世界上一些魔性大發的人瘋狂的克隆各種動物,甚至人,它們就是外星這些敗壞生命的代言人。在「加拿大講法」中師尊講道:「神要不給克隆人注入人的元神,因為是人在造人,神肯定不承認的,怎麼辦?那個外星人正好乘虛而入,它來做那個人的元神,它就有了人的身體了,它也就佔有了人。」那些克隆出的動物也是一樣,它們的元神都是外星人。那頭轟動一時的號稱第一隻源自體細胞克隆的綿羊多莉的元神就是一個類似章魚的外星生命。這些包圍我的緩慢旋轉的DNA魔鬼沒有任何武器,但我清楚的知道它們的意圖。它們想依靠數量優勢,把我捆綁、窒息。在魔鬼們將要觸及我的時候,從我的劍中飛出無數的法輪,在我的身上形成了一個透明的罩。然後,又有無數的法輪發出,直奔那些雙螺旋而去。法輪十分靈巧,專門拆分雙螺旋,而且法輪過處,魔的魔力盡失。隨後滿天的法輪將無限長的魔砍成了無數小段,化成了一場大雨。

天空中似乎有一顆流星向我急速飛來。我站立凝神,心純念正。很快地,那魔接近了。我清楚的看到它只有頭,包在一個類似宇航員頭盔的面罩裏。它的臉似人非人,布滿了類似大腦皮層的溝回,呈灰色,而眼睛卻是紅色的。神情猙獰而恐怖。在它頭盔上,頂著一個心形物,就像項鏈上帶的雞心。地球上常人常用這個心形圖案示愛,可是沒有人知道這也是外星敗壞生命強加給人類的。在它們的世界裏,這個圖案代表淫亂。它們看到現在道德敗壞的常人所出現的淫亂和亂倫非常高興。此魔孤注一擲,妄圖與我同歸於盡。我一動不動。待魔離我近了,從我的胸部,大概是膻中穴的位置,飄出一個黃色的箭頭。他以逸待勞,慢慢的飛向魔鬼。彈指間魔頭所帶的心形撞到了我的神通。頓時魔化為一團氣體,形狀還依稀可辨,但速度大減。越飛氣體越稀薄,直至全部化為原始之氣。

幾個小時後,我回來了。很疲憊,甚至有些發抖。回想在處理有些魔時,它們在被消滅時仍然傳信息給我說,一定要報復!我體會到這些魔對師尊正法的懼怕,以及各空間殘餘魔的肆虐。魔的報覆在這一個空間亦有所反映。 第二天早上,當我準備上班的時候發現,我的兩個車胎各被捅了一個大窟窿。我微微一笑,因為時間不容我修車,所以勉強把壞車開到加油站,打足了氣,奇蹟般的開到了30公里外的單位。到達時,兩個壞車輪似乎完好如初,但晚上下班時卻一點氣也沒了。這個報復是多麼的蒼白無力。魔是很瘋狂,但也很愚蠢,它們自己也知道即將被夷除的最終命運。它們不知道,為了大法,為了師尊,我隨時準備付出更多,乃至自己的生命而在所不惜。同時,我清楚地知道,我所作的,所看到的,只不過是無邊大法中的一瞬間,永遠不能因此而生出人心。

大法弟子走好每一步,時刻都保持正念十分重要,尤其在當前這一關鍵的歷史時刻。就我所看到的而言,不久的將來將是一個重要的階段。只要我們做得好,魔有望得到全部肅清。其實,一切都是師尊在做和承受,師尊要的只是我們那純正的一念。

我們從亙古的久遠走來,為的就是實現我們聖潔的誓言。師尊講:「作為一個個人修煉來講,你們已經走過了修煉的過程,你們是在為大法而確立的生命,最後的路是在向先天你們各自的最高位置昇華。」師尊已用最正、最美好的一切圓滿了宇宙。精進吧,同修們!在助師正法的進程中,讓我們走好最後的路。

以上為個人之淺見,希望同修們能不吝指正。

(2001年芝加哥法會發言稿)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