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FI:法國法輪功學員向中國政府遞交請願信

【明慧網2001年6月7日】[編者]2001年5月30日,法國法輪功學員到中國大使館向中國政府遞交請願信,要求釋放在中國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法國國際廣播電台(RFI:法廣)中文部一位記者隨行採訪,目睹了中國使館工作人員不光彩的表演。事後該記者採訪了幾位中西方學員。法廣於今天上午向中國大陸和法國巴黎大區(Region parisienne)播出了部份採訪錄音。整理如下。

[主持人] :各位聽眾朋友好!上個星期三的上午法國的法輪功代表八個人前往坐落在巴黎第八區的喬治五世大街11號中國駐法國大使館,投遞一封請願信,要求中國駐法大使吳建民先生轉告中國共產黨總書記江澤民先生,釋放數以萬計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成員。這八名法國法輪功代表被中國大使館裏邊一名自稱為秘書而氣勢洶洶的人驅趕了出來,當然也拒絕收下那封請願信。那麼在今天的«巴黎華人»節目當中就請各位收聽法國法輪功代表對這次事件所發表的談話。

[學員] :我們今天去中國大使館主要是為了通過中國駐法國大使向中國政府轉交一封公開信,要求釋放所有被捕的法輪功學員,尤其是四名海外法輪功學員。

一名叫滕春燕,她是美國的永久居民。只是因為她揭露了中國政府把精神正常的法輪功學員關進精神病院進行折磨而被判「刺探和泄漏國家機密罪」;還有一名法輪功學員是清華的學生,在愛爾蘭讀碩士。他也是因為堅持修煉法輪功在國內遭到逮捕,被關在北京附近的一個勞教所裏邊受到了殘酷的折磨,一條腿都被打壞了。即使按照中國自己的刑法,趙明今年5月7號刑滿,應該在5月12號被釋放。只是因為他堅持不放棄修煉法輪功,就被無理地延長了半年的勞教;還有一名中國學員,是加拿大的永久居民,叫朱穎。她是在回國探親的時候失蹤,現在已經通過各種渠道證實她是被中國當局逮捕了。加拿大政府外交部已經作出了強烈的反應,要求對此事件進行解釋;還有一名中國學員李天琪是1999年在上海被捕的,到現在也沒有音訊。

我們今天去中國大使館只是遞交一封請願信。中國大使館的工作人員拒絕接見我們。當法國法輪功學員跟使館工作人員講我們是來反映中國法輪功學員的處境、遭遇時,大使館的工作人員馬上蠻橫地問:「你是中國公民嗎?!」我就覺得很奇怪:難道一個人來反映中國公民利益的問題,他還必須是中國公民嗎?作為一個中國政府的官員,應該對自己國家人民的利益有所關心,當別人來反映情況時理應認真聽取。但他卻擺出一副很蠻橫的態度。幸虧我在旁邊,我就拿出我的中國護照來說:「我是中國公民。」他馬上又找另外的藉口說:「你在干擾我們的工作!」我跟他講:「這正是您工作的一部份。我們是中國公民,來反映我們中國公民的權益,您作為中國政府的代表、官員,應該傾聽人民的心聲。」他卻蠻橫地說:「你說了算還是我說了算?!!」我告訴他:「是我說了算,因為我是公民,您是官員。」他馬上又威脅我:「你這樣會對你不好的,你馬上會看到!」說完他就退回去了。」

我現在想補充一下我對他沒有說完的話。他說:「法輪功已經被取締了,你們沒有權利做任何事情、反映甚麼。」我就想跟他講:在文化大革命的時候,政府也說劉少奇是叛徒、內奸、工賊,鐵證如山。一件事情的是非曲直,不是一個政府裏面的少數人說了算的。尤其是鎮壓法輪功,並不是整個中國政府,只是江澤民、曾慶紅、羅幹少數人他們一意孤行,是為了個人的權力。是非曲直不是由這些人來判別的。作為一個中國官員也好,一個普通公民也好,我們要擦亮眼睛,不要被它欺騙。現在江澤民政府它害怕自己丑惡的事情曝光,它逼迫全中國人民,包括駐外使館不許接見法輪功學員,為的是甚麼?為的是不讓他們聽到真理。我們來反映情況,他們拒絕聽法輪功學員的心聲,實際上是真正對他們自己不好。如果將來有一天法輪功平反了,當一切迫害法輪功的真相被揭露出來,他們能不能對得起自己的良心?就像當年文化大革命結束的時候,有多少人自己的良心受到了譴責,有多少人受到了法律的制裁!

[主持人] :將近11點的時候,中國大使館那位態度蠻橫的秘書又招來了一些鎮暴警察。對法國警察處理這件事情的態度和方法你有甚麼感想?

[學員] :警察剛剛到來的時候,我看到他們一副如臨大敵的樣子,很緊張。但是他們一知道是法輪功學員,而且知道我們並不是來示威的,只是來遞交一封請願信的,他們馬上就靜了下來。

我們每個星期都在埃菲爾鐵塔對面的人權廣場進行和平的集體煉功和講清真相的洪法活動,警方對我們非常了解。他們事後跟我們講,他們覺得很不可理解:為甚麼一個國家的大使館連一封他的公民的請願信都不肯接受?而且他們還出面替我們向大使館的工作人員請求接受我們的請願信,還是被拒絕了。我們覺得法國警方對我們法輪功學員和平的行為是了解的,對中國政府的鎮壓、對使館人員對自己公民的態度覺得不可思議。

[主持人] :各位聽眾朋友,以上是«巴黎華人»節目,謝謝收聽。我們下個星期同一時間再會。

(法國學員2001年6月5日整理)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01/6/7/1189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