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爾濱市高溫--上天的懲罰?

【明慧網2001年6月7日】新生網6月6日報導 - 當她被幾名男幹警拖出去後按在鐵椅子上,管子插到氣管裏,老人發出聲聲慘叫,玉米麵封住氣管,劉桂香當場昏死過去,昏死後下意識地閉上嘴,醫生的手還在劉桂香口中,一兇手繼續向劉桂香的臉上猛擊幾拳,將她打醒。醒來後,醫生問:你怎麼咬我的手?她說:〝對不起,我不是有意的。〝勞教所醫院當班主任王燕卻恬不知恥地說:〝像狗一樣咬人,她還有沒有人性呀,她還是不是人啊。〝

這是何等的強盜邏輯,忍著劇痛被沒有人性的人灌食,卻被說成是沒有人性。5月4日在哈爾濱市萬家勞教所十二大隊,劉桂香被灌食後,吐了兩天血,便了兩天血,臉被打得青紫。劉桂香已經55歲了,一輩子對工作兢兢業業,多次被評為〝三八〝紅旗手,由於積勞成疾,身體有多種疾病,煉法輪功後完全恢復健康,所以對法輪大法堅信不移。

中國有句老話:人不治天治,罪惡必將遭到惡報。

哈爾濱這個被譽為避暑勝地的北國冰城近日遇到罕見高溫天氣。松花江部份江底裸露,江心沙灘明顯凸出。空調大巴、有空調的出租車、開空調的大商場生意異常火爆;各大醫院的老年患者明顯增多;受降雨少、氣溫高、高溫給市民帶來了不少麻煩。

據當地氣象台測定,6月4日哈爾濱市最高氣溫達到39.2℃。專家介紹,這是哈市有氣象記錄以來的最高極值。哈爾濱太平國際機場一處12平方米的跑道被「烤化」了,拱起了3釐米,機場被迫關閉近10個小時。3日下午,哈爾濱太平國際機場工作人員在檢查跑道時發現,距跑道23端880米處因高溫發生突然性橫向拱起,事故發生地點屬飛機接地地帶,會導致飛機輪胎及起落架受損,威脅飛行安全。機場於3日22時30分至4日8時關閉進行連夜搶修。

一位老人說:「活了大半輩子,從來沒遇過這麼熱的天兒,跟下火了一樣。」氣象資料顯示,哈爾濱市夏季最高氣溫的歷史出現在1949年8月1日,達到37.8℃;而6月份最高氣溫的歷史記錄出現在1997年6月14日,為36.7℃。

由於高溫少雨,5月以來,松花江哈爾濱段水位持續走低,近日已跌落至城市最低保障水位112.3米以下0.59米,目前,水位還在以每天0.03至0.10米的速度下降。持續下降的水位給城市取水造成困難,使城市供水嚴重不足。目前,哈爾濱市日缺水量達32萬立方米。往年在松花江畔消暑納涼的哈爾濱市民只好轉往市區游泳館和公園內的嬉水樂園。江邊的遊船也懶散地擱滯在江灘。

冤有頭,債有主。甚麼事情都不會是無緣無故的,有果就一定有因。哈爾濱的災難也一定有其原因,上我們搜索一下,看看哈爾濱市在近期幹了甚麼不良事。

據海外法網恢恢網站的資料記錄,自從1999年7月江澤民鎮壓法輪功以來,開始哈爾濱市還沒有甚麼大動作,但很快就失去理智,配合江的鎮壓,全市搜捕虐待沒有觸犯任何法律的法輪功學員,並逐漸達到了瘋狂的程度,光抓捕後殘酷虐待法輪功學員的哈市單位就有二十幾個(這還僅僅是已知的資料記錄,未知的還有多少!),加上還有各種非法拘留關押、開所謂「轉化班」監禁學員的哈市單位多得無以計數。

哈爾濱市竟有如此多的人力參與殘酷迫害此多的善良人,實屬罕見,在歷史也是沒有先例的。一個城市如此多的人的良心墮落到這種地步,就不怕遭懲處嗎?俗話說:老天有眼。善惡是一定有報的。我堅信哈爾濱市高溫是上天的懲罰。

哈爾濱市殘酷虐待法輪功學員的單位有:

哈爾濱政府部門
哈爾濱市各公安分局
哈爾濱萬家勞教所
哈爾濱鐵路直屬公安段
哈爾濱市動力區公安分局
哈爾濱工程派出所
哈爾濱第二看守所
哈爾濱市道裏區人民法院
哈爾濱鐵路局
哈爾濱市太平看守所
哈爾濱斯大林派出所
哈爾濱市道裏區公安分局看守所
哈爾濱市動力區看守所
哈爾濱市長林子勞教所
哈市道外公安分局
黑龍江省哈爾濱市省醫院
黑龍江省委
黑龍江省哈爾濱市「鴨子圈」女子看守所
黑龍江省電視台
黑龍江省公安廳
萬家看守所

等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