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為港人憂與愁


【明慧網2001年6月6日】近一段時間以來,來自香港的新聞可真是讓人越看越揪心。先是董特首在北京的強壓和各種政治謊言欺騙下當眾表態,說自己覺得法輪功有點邪,從而引來世界各地的一片指責之聲,也使人們對實質性的「一國兩制」還能維持多久,維持在怎樣一種程度感到擔憂。隨即發生的幾十名海外法輪功學員因上了網絡黑名單而被拒入港的消息,又登滿了全世界大小報的頭版,使人懷疑所謂的港人自治是否不過是一個國際玩笑。可是事情並沒有因全球正義之聲的呼籲、勸戒而好轉,相反卻還在一天天的惡化之中。君不見這邊法國剛有反邪教的立法動作,那邊就有人鞍前馬後的搞所謂的民意調查,為下一步的在香港立法鎮壓法輪功做準備。

眾所周知,法輪功在香港是經註冊的合法團體,幾年來從未在港有過任何的違法舉動,相反卻是一群守法的典範,以現有香港法規而言,他們是受保護的一群。人們當然可以不理解他們的理念、不喜歡他們的做法,但就像我們不能因為不理解別人為甚麼出家就對其橫加指責一樣,大部份曾長期享有民主、自由制度的港人應該清醒的是,只要不危害社會和他人,他們的信仰自由是不容侵犯的,因為這涉及到每一人的信仰安全的問題。

在中國大陸,被大赦國際評為「人權惡棍」的江澤民在掌握著權力,用他控制的宣傳工具愚弄民眾。今天,如果你和那裏的人民講信仰自由這一類的話題時,他們一定會覺得你毫不現實,「大家都一個思想,齊心協力事才好辦嘛,自由了豈不是要天下大亂了?」一切與中央不一至的想法、做法,都被扣上一頂「破壞安定團結」的罪名,從而不計手段的將其滅盡,而大部份的民眾一方面被「人權惡棍」 江澤民的毫無廉恥的謊言宣傳所矇蔽,另一方面又被其穩定藍圖將給自己帶來的切身利益所誘惑,在那樣一個只講利益的國度裏,社會的良知、道義散失殆盡。

今天這種可怕的現象,隨著香港回歸進入第四年,開始在這塊土地上悄悄地顯現,而使人最感恐怖的是,如果在一個文明的、進步的法制社會中,有一天唯利是尊的民眾,去攻擊一群只是信仰與自己不同的人,僅僅是覺得他們得罪了自己的財神,可能會威脅到自己的利益,就立法禁止他們的思想。相信這種事情的出現,只能表明這個社會已開始滑向墮落和毀滅的邊緣。

今天我們還只是在憂慮,就是說可怕的結局並非不可避免,而究竟何去何從,那的的確確是香港人民自己的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