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輪功發言人應邀參加座談會,中國大使館施壓企圖取消遭失敗

【明慧網2001年6月5日】意大利Avvenire報5月18日報導,位於都靈的新宗教研究中心舉辦了一場關於法輪功的座談會,法輪功國際發言人張而平應邀出席。

報導說,數字清楚地表明:自從1999年7月法輪功被宣布為非法以來,50000多追隨者被送入勞改營,至少1000人被送入精神病院,600多人被判刑(最高達18年刑期),至少 202人在關押期間死去。在這些全面戰爭式的數據上,還要加上對其追隨者使用的無法描述的酷刑。中國政權對法輪功的迫害已經成為了一種著魔的行為,這正和這些外表看起來平和的人們形成了鮮明的對比,這些人一般在公園練習中國傳統的鍛煉活動。

報導說,天主教使團神父兼中國問題專家泊立提也參加了這次座談會。會上,該中心主任因特維尼,也是該類問題的國際專家,首先提出了一些關於法輪功運動還不明瞭的問題及其與中國(江澤民)政權的關係等問題,但是都不能夠對政府的鎮壓行為做出解釋。

報導提到,中國(江澤民)政府害怕法輪功而且對其如影隨形,這一點是毫無疑問的。張而平在週三參加由新宗教研究中心舉辦的座談會,他被追蹤直至都靈。週二下午,新宗教研究中心的大門被特意從米蘭趕來的中華人民共和國總領事敲開,他要求取消該座談會。幸運的是新宗教研究中心不像某些政府那樣容易被要脅,座談會照常舉行。

以下是該報導中關於問答的部份:

問:為甚麼中國(江澤民)政權跟你們這樣過不去?
答:(江澤民)政府是從1998年底發現法輪功修煉者的人數大約是七千萬到一億人,比XX黨的人數還多,他們開始害怕。

問:但是(江澤民)政府說你們實際上只有兩百萬人。
答:他們現在這樣說是為了宣傳的目的。在1999年初時政府說有一億人修煉法輪功,並鼓勵這個功法。

問:甚麼?您的意思是說直到1999年政府一直是站在你們一邊的?
答:當然了。一家美國權威性刊物US News and World Report 1999年2月刊登的文章談到法輪功在健身方面的好處。而且一位高層官員說:"法輪功和其他氣功可以使每人每年節省醫藥費1000元。如果煉功人是一億,就可以節省一千億元。朱鎔基對此非常高興。國家可以更好地使用這筆錢"。

問:那麼1999年初發生了甚麼事使得(江澤民)政府如此大的改變了政策呢?我想只是修煉人數多這一點無法解釋吧。
答:我認為(江澤民)政府害怕不能控制人們的思想。通過修煉法輪功,人們體驗到了內心的自由。XX黨不相信更高層次的東西,所以那些相信這些的人在他們眼裏就變得無法控制。

問:有些人認為中國政府的害怕還來自於你們的運動和那些過去的秘密組織類似,比如1900年的義和拳暴動曾動搖了中國。
答:但是我們不是秘密組織。氣功是一種古老的東西,法輪功的活動自1992年以來一直都是公開的。

問:你們的和其他氣功有甚麼差別?
答:除了傳統的身體運動以外,法輪功還結合了精神方面的原則,即真善忍,我們認為這些原則是宇宙的原則。這些原則要每個人自己修煉的。事實上,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大師說只是進行身體的鍛煉而沒有精神方面的鍛煉效果不夠好。

問:你們的運動還有一個方面令政府害怕。在 1999年4月25日那天,你們有一萬多人聚集中南海,中國政府和黨的領導所在地,並且在此之後成功地發動了全中國各地的人來進行抗議活動。這在XX黨中國是唯一的例子。這證明了你們的組織非常有效。
答:絕對沒有。法輪功沒有組織,我們的是個人的修煉行為。4月25日那天是自發的抗議行為,因為幾天前在天津發生了暴力鎮壓行為,那是第一次針對法輪功修煉者的。那些人們都是為了說明情況來的,他們那是自發的反應,因為他們不明白為甚麼要使用那樣的暴力來對待他們。當時有一萬人,如果有甚麼人組織和策劃的話,那光是北京就可能有十萬人。

問:在1989年發生了天安門事件之後,政府當然了非常害怕了。
答:但是這裏有一個不同。當時抗議的一般是學生和知識分子,是中國人口中比較有限的一個群體。但是法輪功修煉者有農民,工人,知識分子,科學家,學者,甚至有很多XX黨員和軍人。所有的中國人口都在內了。如果政府攻擊這群人不就等於攻擊中國自己的根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