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翠英:環球國畫義賣義展在波蘭點滴見聞


【明慧網2001年6月30日】繼瑞典國畫義賣義展後,我於6月27日來到波蘭首府華沙再次舉辦個人畫展並同時參加了為「緊急營救中國法輪功學員」的記者招待會。其中包括當地的電台,電視台,各大報紙及中國的人民日報和新華社記者共30多人。

當我、波蘭學員瑪麗亞及德國學員彼德向記者們講述了中國法輪功學員受迫害和緊急營救活動的情況時,電視台和各大報紙紛紛拍照和記錄。在記者答問時,一位中國官員問,「波蘭人權組織說法輪功女學員在獄中受侮辱和強姦,試問你受到侮辱沒有?」

我當即回答,「有。在獄中因我堅持煉功中國公安曾兩次強行把我投入男區牢房。當我在獄中用僅有的一個水龍頭擦洗身上時,男犯人和男獄警都能看到。這難道不是對婦女的人身侮辱嗎?後來因澳洲領事館的交涉,才不得不把我送入女牢房」。然而中國官員卻說,「我們不是對每一個婦女都進行侮辱和強姦的」。這種連畜生都不如的行為,中國不但不去制止,還強調不是每一個婦女的遭遇。

一位中國官員看到我的畫時可笑地說,「這些畫不是你畫的,用了四、五種手法、格調。畫得這麼好。」我說,「我可以當場畫給你看。」他瞪著眼睛說不出話來。另一位中國官員說,「你澳洲公民為甚麼關押在中國監獄?」我回答說,「這一切都是江澤民造成的。99年7月,當我一聽到江澤民集團侮辱我們慈悲偉大的師父和大法時我就去了悉尼的中國領館,請中國官員轉交我給江澤民的信。無論烈日、颳風、下雨我每天在領館門口從早上9時等到下午5時。我懷著巨大的忍和善整整等待了5個月,可是領館官員不但連一封信都不轉交,還對我進行恐嚇,辱罵,暗殺等等,使盡了流氓的手段。在這種情況下,我只能親自去中國表達心聲,可是我得到的卻是四個監獄、8個月地獄般的牢獄生活。」聽後這位中國官員無趣地離開了。

也有一些良心尚存的中國記者,被我們大法弟子的巨大慈悲感動了,他們留下名片,握住我們的手說,「祝你們成功,下次有活動再通知我們。」